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阴鬼医道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火海
    听着路远的惨叫声,我心头一沉,赶紧挥舞着燃着金光符的桃木剑一边走一边驱赶着四面的鬼脸。一张张鬼脸在符火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狰狞,我冷声道:“你们再不离开,休怪我用八方地火,烧的你们全部魂飞魄散。”说着我拿出两张八方地火符就要念咒,吓得这些鬼魂全都面露恐惧之色,接着消失的无隐无踪。

    当然这只是吓吓它们,八方地火一旦用出,虽然可以在顷刻之间让这么多的厉鬼化为青烟,但是我自己也会因为杀太多的鬼而欠下阴债,没多久就得被地府收走。

    “嘿嘿,小子不错,居然会我们巫族的八方地火。”黑暗中响起黑羽道人嘿嘿的冷笑声,紧跟着刮来阵阵寒风,金光符的符火被阴风吹的摇摆不定,差点就灭了。我赶紧拿出火灵符念下火铃咒给金光符补充符火。就现在这情况,要是金光符符火灭了,哥们我也就差不多归位了。

    “知道八方地火厉害那你就识相地把我的朋友给放了,不然我让你见识见识八方地火的威力。”我冷冷说道。

    “嘿嘿,八方地火虽然厉害,可是老道我还是没有把它给放在眼里的。”说着忽的刮起一阵猛烈大风,在猝不及防之下,金光符火被彻底吹灭。我赶紧准备念大金光咒,接着只感觉有一个冰冷的手顺着脖子摸进我的衣领里,一股刺骨的寒意传遍全身,我浑身一颤,赶紧回身听着桃木剑就是一刺,正好后面那家伙的胸口。胸口有些凸起,不会是具女尸吧?

    就在我转身的同时,我感觉握住桃木剑的那只手手臂不知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口,紧接着整只手变得十分无力,手里头的桃木剑脱手掉落到了地上。

    我心说不好,这个黑羽道人曾经是草鬼一族的族长,刚刚我一定是中了什么蛊虫。听说被那些毒性很猛的蛊虫给咬住,不出一刻钟的时间便会全身溃烂而死。

    想想卫原老前辈的死状,我就不由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我感觉有什么东西顺着我的右手手臂爬向我的心脏。我头皮一麻,想想左右都是个死,于是我一把从摸出八方地火符,大声念起了八方地火咒。

    “轰”的一声,明亮的火焰燃起,紧跟着满地紫色的火焰熊熊燃起。周围飘散的阴魂顿时发出了一阵阵惊恐的叫声。

    阴魂越多,八方地火的燃烧就会愈加猛烈,不出一会儿的功夫,整个房间都变得如同陷入一片火海一般。

    黑羽道人微微吃惊:“你还真的敢用八方地火!”说着,又是一阵冷风袭来,同时八方地火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居然硬生生将阴风拦下。空气中浓郁的厉鬼煞气居然在片刻之间被八方地火给驱散的无隐无踪。

    黑暗全部被散开,我清楚的看见,筱雪和路远无力的倒在火海里头,黑羽道人这个老杂碎漂浮在空中,一脸震惊的看着满地的火焰。在猛烈的火海中,不时有惨烈的惨叫声发出,听得我们头皮发麻。

    黑羽道人估计也没想到,我的八方地火的威力居然会这么大。我知道,只要这里被困住的阴魂全部被烧死,八方地火就会熄灭。到时候我们还是死路一条,我赶紧跑去摇醒昏迷的路远和筱雪,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逃出无人村。

    “怎么了?”路远刚刚睁眼就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呆了。

    “赶紧走,黑羽道人被我给困住了。”我吃力的说,说完我感觉从手臂上传来一阵阵酥麻感,我整个人无力的跪倒在地上,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我的额头上落下。

    “你中了银蛇蛊?”筱雪一见我的反应不对,连忙过来将我扶起。我摇摇头,想要推开她却又没有力气。这时候筱雪已经伸手在她的衣服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拿出一根发钗,二话不说对着我的胳膊就是猛力一插。

    一阵刺痛传遍全身,不过瞬间又被酥麻的感觉给代替了。我喘着粗气,无力的说:“小玲就在门外,你们赶紧带着她离开。不然一会儿八方地火灭了,我们就都完了···”

    筱雪没有理会我,接着专心帮我挤出浓郁的毒血,接着又拿出一块儿肥皂一般的东西涂抹在我的伤口上,疼的我一咧嘴,浑身酥麻的感觉消失的无隐无踪。

    “快把这个吃了。”筱雪把“肥皂”撕下一小块塞进我嘴巴里头,我去,这玩样儿绝对是我吃过最苦的东西,我想吐了,可有一想卫原的死状,一咬牙忍着苦把这玩样给吞下去。

    筱雪盯着我的手臂,在我吞下“肥皂”的时候,我感觉有个东西一直在我的手臂上头蠕动着,我看见我的手臂上平白凸出一条小蛇一般的东西,一直顺着被筱雪插出的伤口处爬出来。待银蛇爬出,筱雪一把抓住蛇的七寸,一把丢进火海之中,银蛇小蛇被火海吞噬,还没挣扎几下就化为青烟消散开来。

    “没事了。”筱雪说着,重重的松了口气。

    “什么没事,我不是叫你们走吗?”银蛇蛊被祛除,我感觉恢复了些力气,赶紧从包里拿出两张天雷地火符和太一使者咒符,将太一使者咒符给路远,说:“我现在应该还可以用一次天雷地火,一会儿八方地火灭了,我就用天雷地火挡着黑羽道人,你们趁着那时候赶紧跑。”

    路远这时候也恢复了些力气,他一把打开我的手,没好气的说:“你说的什么话,要是你死在这里,那谁和我公平竞争小玲呢!”

    “对,要死一起死,我筱雪也不走。”筱雪跟着坚定的说。

    我喘了两口气,听了他们的话,我的眼泪有些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对,路远,我们还没有分出胜负呢,我们谁都不能死在这里!”

    “嘿嘿,你们几个的感情还真是挺深的嘛。”火海中响着黑羽道人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阵阴风袭来,烧的黑夜通红的八方地火居然熄灭了。

    我们不禁骇然,不过随即明白,阴灵越多,八方地火的威力越猛,这一会儿阴灵基本都被八方地火给烧死了。威力自然减弱,也就被黑羽道人给破了。

    黑羽道人从黑烟中走出,这老杂碎也伤的不轻,雪白的胡子被烟熏得漆黑,身上的道袍被烧的一个洞一个洞的,身上都是随处可见烧伤。

    我高举起手中的天雷符和地火符就要念起天雷地火咒,忽然一个人挡在了我的前面,这家伙没好气的说:“你小子又是八方地火又是天雷地火,别到时候没把这个老道士给干掉,先把我给干掉了。”

    谁啊,居然是我先前碰见的鬼差,范无解。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