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万古神帝 > 第740章 东域圣王府的继承人
    整个昆仑界,只有一百零八个人,可以坐上王者座,只是想一想,就能知道竞争是何等激烈。

    即便圣体,想要坐那一百零八个位置,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修为境界是否足够。

    王者座的上面,也就是书山的山顶,那是九个“界子座”。

    只有坐稳那九个位置的人,才能成为“界子”,同时,也能和圣书才女平起平坐。

    九个界子座,不仅仅只是九个座位,更是一种无上的荣耀,一种至高无上的身份的象征,让无数人都趋之若鹜。

    书山下方,不知有多少年轻修士,全部都盯着那九个座位,所有人的眼睛都在放光。若是能够在那座位上面坐一下,哪怕只是一小会儿,他们也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

    敖心颜道:“界子宴必定将是一场规模宏大的年轻英杰之间的征战,总感觉抢了论剑大会的风头?”

    论剑大会是在一个月后举行,只有用剑者才能参加,论规模,论年轻高手的数量,完全无法和今晚的界子宴相比。

    经历了界子宴,论剑大会估计也会暗淡失色。

    “不一样。”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界子宴的赴宴者,主要针对的是年轻修士。论剑大会主要针对的是老一辈的剑修,他们参悟《无字剑谱》,相互交流剑道,才是大会的宗旨。”

    “至于鱼龙境的剑修,在论剑大会上的争斗,完全就是恰逢其会。对于老一辈的剑修来说,他们就像是在看一群小孩子剑道表演而已,只是让论剑大会变得热闹一些。”

    “恐怕也只有太极道、两仪宗、四象宗、八卦宗,才会真正重视,鱼龙境剑修在剑道大会上的表现。”

    “毕竟,四大势力年轻一代的争斗,将会决定剑阁的归属。这是一件大事!”

    敖心颜恍然大悟,随即,又问道:“有了界子宴,岂不是鱼龙境剑修在论剑大会上的表现,也就没有什么意义?”

    张若尘点了点头,慎重的道:“对于你们来说,的确是这样。对于我们两仪宗的弟子而言,论剑大会的胜负,比界子宴的胜负更重要。”

    “当然,每一届的论剑大会,都不缺乏捣乱者。八百年前,年轻时候的剑帝,就是在论剑大会上,以强势的姿态,击败了太极道和三大道宗所有的年轻剑修,使得太极道和三大道宗颜面无存。”

    敖心颜道:“这一届的论剑大会,应该不会出现捣乱者。真正有实力的人,今天晚上,肯定就会现身。毕竟,成为界子,比去论剑大会成名,来得更加直接。”

    “的确是这个道理。”

    张若尘的眼睛闪烁,盯着眼前的书山,心中暗叹:“今晚的界子宴,必定是要载入史册,象征着一个前所未有的武道盛世已经到来。”

    书山的下方,只有一条三丈宽的路,用书册堆成阶梯,可以通往山顶。

    此刻,山脚下的路口,一片混乱,成千上万人在拼斗,各种真武宝器相互碰撞,偶尔甚至还有圣器打了出来,将一大片修士打飞出去。

    眼前的景象,犹如是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可谓是相当宏大。

    混战中,很多人,还没有到达登山的通道口,就已经被打趴下。

    每隔一刻钟,才能有寥寥几人,从混战中冲出去,踏上登山的道路。而这些能够杀出重围的人,没有一个是弱者,全部都是成名已久的高手。

    即便是登山书山的修士,也不断被人打下来,很少有人能够坐稳座位。

    只听见两声惨叫,司行空和常戚戚同时从书山上摔落下来,全身都是血污,受了很重的伤势。

    黄烟尘立即派遣东域圣王府的侍卫,将他们两人抬了下来。

    很显然,以司行空和常戚戚两人的实力,根本没有资格参加界子宴,哪怕只是第四等的座位“人杰座”,也没有他们的位置。

    “他们两个的修为,还是差了一些。”张若尘取出两枚六品疗伤丹药,分别递给常戚戚和司行空。

    “多谢。”

    司行空躺在担架上面,咳出了两口鲜血,随后,将疗伤丹药服下,就闭上眼睛,开始疗伤。

    常戚戚也躺在担架上面,脸色苍白。他接过了疗伤丹药,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随后,目光又向黄烟尘看过去,道:“黄师妹,想要登上书山,就必须要与人结盟。单靠一个人的力量,很快就会被人打下去。”

    很显然,常戚戚是在暗示黄烟尘与林岳结盟,毕竟,林岳的实力,有目共睹,的确是相当强大。

    黄烟尘点了点头,随即挥了挥手,示意东域圣王府的侍卫将他们两人抬下去。

    黄烟尘向书山看了一眼,叹息了一声,道:“东域圣院有很多实力强大的天才,只可惜,缺乏一个灵魂人物,将他们整合起来。现在,他们只能如同散兵游勇一般向上冲,能够坐稳一个座位的人,少之又少。”

    顿了顿,她又道:“若是,张若尘还活着,东域圣院的圣徒,在今晚的界子宴,也不至于没有竞争力。”

    黄烟尘的双眸,颇为迷离,似乎是在回忆什么事情。

    听到“张若尘”三个字,张若尘略微有些动容,道:“无法借助东域圣院的力量,难道你不能借助东域圣王府的力量。据我所知,东域圣王府的英杰也不少吧?”

    黄烟尘的双眉微微一蹙,摇了摇头,道:“东域圣王府的四位继承人,相互之间也在内斗,谁都想登上更高的位置。”

    “界子宴上,谁若是能够为东域圣王府争得荣誉,今后在圣王府,就有更多的话语权。”

    “我在圣王府的确是有一些势力,只可惜,这些人的修为,还没有成长起来,根本派不上用途。”

    黄烟尘既是东域圣院的圣徒,也是东域圣王府的继承人之一。

    不过,黄烟尘成为继承人的时间还很短,在圣王府中的根基,相当薄弱,完全无法与另外三位继承人相提并论。

    而且,黄烟尘在四位继承人里面,年龄最小,修为也就相对弱一些。另外三位继承人,哪怕最弱的一人,也比她高出一个境界。

    “轰隆隆。”

    远处,一辆麒麟战车,从远处行来,三丈高的车辕,在地面上,碾压出两道深深的轨痕,使得地面也在轻轻的震动。

    拉车的玄冰麒麟,乃是六阶上等蛮兽,身躯上,散出来的冰冷寒气,让方圆数十丈的地面,完全被寒冰冻结。

    麒麟战车中,走出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他穿着一身金色的战甲,手持一杆圣器级别的青铜战戈。

    此人,名叫陈天鹏,乃是东域圣王府的继承人之一,实力相当强横,修为达到了鱼龙第九变。

    陈天鹏站在战车的上方,目光向下俯视,向黄烟尘看了一眼,冷笑了一声:“界子宴这么重要的盛会,烟尘表妹的身边,怎么没有几个像样的战将?”

    随后,陈天鹏的眼中,露出得意的神色,向麒麟战车的后方看了一眼。

    张若尘向陈天鹏所看的方向望过去,只见,麒麟战车的下方,一共跟有八位鱼龙第九变的战将。

    八位战将,全部都装着金色的战甲,露在战甲外的皮肤,却是散出明亮的琉璃宝光。

    八团强横的圣气云,从他们的身上爆了出来,将周围的修士,全部都逼得向后退去,无人敢靠近一步。

    很显然,这八位战将,全部都是陈天鹏精心挑选出来,要跟随他一起征战界子宴。

    黄烟尘面不改色,显得颇为平静,却也并不示弱,道:“每一位宾客,只能带两个侍卫赴宴。天鹏表哥,你就算带那么多人,又有什么用?”

    陈天鹏大笑一声,从麒麟战车上面走了下来,道:“我的确只带了两个侍卫,另外六人,只是跟我一起登书山,并不是我的侍卫。”

    圣书才女有规定,每一位赴宴的宾客,只能携带两位侍卫。她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大势力的传人,将界子宴的位置全部霸占。

    陈天鹏却找到了规则的破绽,看似只带了两位侍卫,实际上,却还有另外六位侍卫,在前面帮他清理道路,助他坐上更高的位置。

    等他坐在座位上,另外六位侍卫就不能再帮助他。

    陈天鹏想要坐稳座位,只能凭借他自身的实力和两位侍卫的力量。

    当然,能够成为东域圣王府的继承人,陈天鹏的实力,自然不弱,只要能够坐在位置上面,他就有信心,将位置坐稳。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