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万古神帝 > 第663章 第二重山
    张若尘追上高瘦男子,站到他的身旁,并肩而行,颇为好奇的问道:“刚才,你说你和我不一样,到底是什么意思?”

    高瘦男子的目光,一直盯着前方,没有要和张若尘说话的意思。

    张若尘又道:“你若是告诉我原因,我就告诉你原因。”

    或许是因为,张若尘是长生院的弟子。又或许是因为,高瘦男子的确很好奇张若尘反常的做法。最终,他开口说道:“我的修为,已经达到鱼龙第八变,就算吞服圣泉,也不可能突破到鱼龙第九变。”

    张若尘恍然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道:“所以,你打算等到突破鱼龙第九变,再服用圣泉,使用圣泉的力量参悟圣道,从而冲击半圣的境界。”

    “不错。”

    高瘦男子的目光,盯向张若尘:“你别告诉我,你也达到了鱼龙第八变?我虽然看不透你的修为,却知道,你的境界离鱼龙第八变还有不小的差距。”

    “厉害,不愧是鱼龙第八变的强者。”

    张若尘笑道:“告诉你也无妨,我之所以不留在第一条圣泉提升修为,那是因为,我想去第二重山的山顶装取第二条圣泉中的圣水,若是有机会,我还想去第三重山的山顶看一看。一个月才一天的时间,我为何要在第一重山浪费时间?”

    高瘦男子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仔细打量了张若尘一眼,道:“真没想到,长生院居然出了一个如此狂妄的人。就凭你的修为,能够闯过第二重山的第一关,便足以轰动两仪宗。”

    很显然,高瘦男子并不相信张若尘能够到达第二重山的山顶,只觉得张若尘是一个不自量力的狂徒。

    先前,他见张若尘救了那位坠崖的圣传弟子,觉得张若尘颇有人情味,而且,他们又同是长生院的弟子,所以想要与张若尘交一个朋友。

    但是就因张若尘刚才说的那句话,让他对张若尘仅有的一丝好感,也荡然无存。

    高瘦男子径直向前行去,再也没有与张若尘说过一句话。

    说出的话,能够做到,叫做自信。

    说出的话,却做不到,叫做狂妄。

    张若尘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自信的人,一个人如果连自信都没有,那还能够做成什么事?

    见高瘦男子头也不回的离开,张若尘只是摇头笑了笑,倒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背着双手,一直走到第二重山的山脚下。

    在他们两人到来前,山脚下,已经有数十位圣传弟子聚集在此处。

    能够来到第二重山的修士,自然都不是简单人物,他们在圣传弟子里面全部都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前方是一面百丈高的青色石壁,石壁上,全是一个个用剑劈出的文字。

    与第一重山山脚下的文字相比,此处的文字,蕴含更加强大的剑道力量。

    只是站在石壁下方,修士就能够感觉到皮肤一阵阵刺疼,就像是有无形的剑气击在他们的身上。

    而且,石壁上的文字,相当晦涩,极难看懂。

    甚至有一些文字,从来没有在书卷上出现过,乃是两仪宗的先贤们自创出来的字体和字形。

    这样的字,被称为“圣文”。

    人群中,张若尘看到许长生和盖昊的身影。此刻,盖昊正在与一个半透明的人影交手,两人战得难分难舍,四周全是剑气。

    大概交手了三十多招,盖昊被半透明人影的剑击中胸口,撕裂出一道半尺长的血口,顿时败下阵来。

    “闯关失败。”

    半透明的人影,化为一个文字,重新飞回石壁。

    盖昊终究还是没能闯过第二重山的第一关。

    不过,他的战绩,却得到在场所有人的肯定。仅仅以鱼龙第三变的修为,就能和第二重山第一关的守关人对战三十多招,也只有圣体,才有这么强大。

    盖昊败下阵来,立即服下疗伤丹药,退到了一旁。

    “不愧是圣体,如此年轻剑道修为就已经达到这一步,最多三年,盖昊应该就能闯过第二重山的第一关。”一位鱼龙第九变的圣传弟子说道。

    这位圣传弟子,已经有八十五岁的年龄,看上去却只是中年人的模样。他的修为,自然是相当深厚,一步踏出去,就给人一种大地塌陷的感觉。

    他走到石壁的下方,选中了其中一个文字,随后,文字脱落下来,凝聚成守关人的身形。

    “嘭嘭。”

    一连交手十六招,这位鱼龙第九变的圣传弟子,被守关人打飞出去。

    挑战失败。

    这位鱼龙第九变的圣传弟子虽然修为深厚,但是,他对剑道的理解,却比不上鱼龙第三变的盖昊,因此只挡住了守关人十六招。

    由此也能看出,第二重山的考验是何等变态,即便是圣体和鱼龙第九变的圣传弟子,也很难通过第一关。

    有人注意到张若尘和高瘦男子,顿时惊讶的道:“咦!又有两个新人冲过第一重山的三关,来到了这里。”

    “有点意思,两个都是长生院的圣传弟子,什么时候长生院变得这么强?”

    “最近三十年,每一次宗门大比,长生院的排名几乎都是垫底。怎么可能一次性出现两位天骄?”

    张若尘和高瘦男子的到来,在第二重山,引起了不小的躁动。毕竟,能够来到第二重山的修士,哪一个不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在场的圣传弟子,纷纷转过头,望了过去。

    许长生看到张若尘的时候,嘴里出一声轻轻的冷哼。很显然,张若尘能够来到第二重山,让他感到相当不屑。

    终于,有人将高瘦男子的身份认出来,脸色略微一变,立即传音告诉在场的所有圣传弟子。

    “原来是他。”

    得知高瘦男子的身份,其余的圣传弟子,也都露出惊疑不定的神情,立即左右退开,给高瘦男子让出了一条道。

    唯独只有三个人,依旧显得气定神闲,并没有因为高瘦男子的到来,而有丝毫的惊慌。

    第一个是许长生。

    第二个是站在石壁下方的秦宇凡。

    最后一个人,站在远处的崖边。她的娇躯,被一层白色云雾遮挡了起来,身材十分纤细,双腿笔直而又修长,虽然看不清脸上的五官,却能看见身材轮廓的柔美曲线。

    张若尘远远的向她瞥了一眼,大致能够猜出她的身份,应该就是那位刚一出生就达到剑心通明的天之骄女,齐霏雨。

    许长生向高瘦男子盯了一眼,道:“蚕冬,你终于舍得回宗门,我还以为,你要在墟界战场厮杀一辈子。”

    高瘦男子道:“若非论剑大会在即,我也是不会回来。”

    “既然回来,就战一场吧!”

    许长生的声音,蕴含一股强劲的音波,滂湃的圣气从体内涌出来,刹那间,在他的身后,凝聚出一尊十三丈高的巨大武魂虚影。

    “沙沙!”

    顿时,第二重山的山脚下飞沙走石,狂风呼啸了起来,如同数百道风刃在空气中穿梭。

    张若尘站在远处,静静的观望,自言自语的道:“原来他就是血剑蚕冬,果然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虽然,张若尘没有与蚕冬交过手,却依旧能够感知到此人的强大,简直是有些深不可测。

    随后,张若尘的目光,又向许长生盯过去。

    许长生要比蚕冬年轻一些,看似一副战意滂湃的样子,实际上,张若尘却现许长生的眼神相当平静。由此可见,此人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而是一个有勇有谋的人。

    又是一个厉害人物。

    就连张若尘也有些迫切,想要看一看许长生和蚕冬交手,将会是何等场景?

    面对许长生的挑战,蚕冬显得格外平静,道:“我是来闯第二重山,不想在山脚下浪费力气,只要你足够强大,剑道比武的时候,我们一定会有交手的机会。”

    许长生将身上的战意收敛回去,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来比一比,谁能在古神山走得更远。”

    许长生先一步走到石壁的下方,扬起头颅,目光在石壁上扫视了一眼,道:“虽然我早就已经闯过第二重山的第一关,不过,这一次,我想挑战两个字。”

    周围的圣传弟子,全部都震动不已,谁都没有料到,许长生居然敢一次性挑战两个字。

    两个字,就相当于他要独自对战两位守关人,与挑战一位守关人相比,提升的难度,绝不止一倍。

    “许长生对自己的剑道,会不会太过自信?”

    “一次性挑战两个字,对他来说,应该也是极大的挑战。”

    “哗!”

    石壁上,两个字同时脱离下来,化为两个半透明的人影,同时向许长生攻了过去。

    三道人影战在一起,激烈交锋,除了秦宇凡、蚕冬、齐霏雨之外,其余人全部都远远的退开,害怕被剑气误伤。

    张若尘手托下巴,观察了片刻,自言自语的道:“想要通过这一关,剑道境界至少也要达到剑心通明的初阶,还要将剑一修炼到第三层境界。”

    根据张若尘的判断,许长生差不多将剑一修炼到第四层境界,以他的实力,同时与两位守关人交手,还是有一定的胜算。

    半个时辰之后,许长生施展出一种鬼级中品的剑法,将两位守关人击败,闯过了这一关。

    不知何时,韩湫无声无息的站到张若尘的身后,一双水淋淋的美眸,盯着远处的许长生,唇红齿白的笑道:“挑战两个字,居然也能取得胜利,许长生应该是已经将剑一修炼到第四层境界,真是厉害。”

    韩湫能够闯过第一重山的三关,张若尘一点也不意外。

    张若尘目不斜视的道:“韩湫师妹,你最好离我稍微远一点。”

    韩湫用着幽怨的眼神,盯了他一眼,道:“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我,怎么我主动靠近你,你又开始排斥我。难道你已经不是那只喜欢偷腥的猫?”

    “难道你没有听过‘红颜祸水’四个字?你的那位许师兄,若是看到我和你靠得这么近,恐怕又要说我在调戏你。如此一来,我岂不是无缘无故就要成他的情敌?”张若尘道。

    突然,张若尘感觉到一双锐利的眼神盯在他的身上,于是顺着眼神望过去,正好与许长生四目相对。

    张若尘苦笑一下,道:“看吧!每次与你离得太近,总要被人敌视。”

    韩湫微微眯眼,浅浅的一笑,在张若尘的耳边低声说道:“本来,我都已经决定,给你一个追求我的机会,却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胆小鬼。莫非被许长生盯了一眼,你就害怕了?”

    许长生站在石壁下方,看到远处张若尘和韩湫不仅靠得很近,而且还有说有笑的样子,心中就生出一股嫉恨的情绪。

    不过,他并没有将那股情绪表露出来,脸上反而露出优雅的笑容,远远的道:“林岳师弟,听说你在加冕仪式上一连融合三道祖师剑意,开创了两仪宗史无前例的壮举,想来你在剑道上的天赋一定相当惊人。今天,你准备挑战几个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