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万古神帝 > 第644章 尊主
    紫霞半圣虽然只是一尊石像,却依旧活灵活现,脸上露出笑容,道:“紫霞灵山能够再添一位圣传弟子,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大家没必要这么紧张。”

    “当然,在册封圣传弟子之前,本座有一件事,必须要弄清楚。林岳,黑市一品堂的幽蓝半圣,真的是被你杀死?”

    张若尘十分淡然,道:“没错,的确是弟子出手,杀死幽蓝星使。”

    幽蓝星使本就是被张若尘和红欲星使联手杀死,因此,张若尘说得相当自然,没有一丝别扭。

    紫霞半圣又道:“你的修为,虽然突破到鱼龙境,但是,应该还不具备杀死幽蓝星使的能力。你可知道,欺瞒尊主的下场?”

    隐隐间,张若尘又感觉到,一股比先前更加强大的圣威,落到他的身上。

    张若尘的脸色不变,道:“弟子不敢欺瞒尊主,其实,杀死幽蓝星使,的确有一些隐情。”

    “哦!什么隐情?”紫霞半圣问道。

    为了留在两仪宗,张若尘只得编造出一个谎言。

    当然,这个谎言,其实也不算是由他编造,而是林岳在活着的时候就已经编好,张若尘顶多只能算是借用和转述。

    张若尘挺直了胸膛,努力调整心态,暗自告诉自己想要留在两仪宗,就必须要像林岳那样不要脸。

    他道:“其实,那一日,幽蓝星使是在与两仪宗的一位前辈战斗,两人都已经是两败俱伤。因此,弟子才捡了一个便宜,顺手杀死身受重伤的幽蓝星使。”

    若是“林岳”还是天极境大圆满的修为,就算他这样说出来,也肯定没有人会相信。

    现在却不同,“林岳”已经突破到鱼龙境,实力比天极境大圆满的武者不知强大多少倍,的确有可能杀死受了重伤的幽蓝星使。

    张若尘又道:“正是因为,弟子救了那一位两仪宗的前辈,所以,才得到了一次大机缘,使修为突破到了鱼龙境。”

    紫霞半圣笑道:“你不仅杀了幽蓝星使,还救了一位两仪宗的前辈?”

    “没错。当时情况危急,弟子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才将受了重伤的宗门前辈救下。弟子带着那一位前辈,一直逃了六百里,幽蓝星使在后面穷追不舍,逼不得已弟子才拼死一搏,杀死了受重伤的幽蓝星使。”张若尘不缓不急的道。

    紫霞半圣道:“那一位前辈,现在在何处?有没有告诉你,他的名讳?”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前辈伤势痊愈,就已经离开,并没有透露他的姓名。但是,他为了报答恩情,却送给了弟子一枚鱼龙丹。”

    听到“林岳”的一番话,在场的内门弟子,全部都羡慕不已。

    难怪“林岳”能够突破到鱼龙境,原来是因为吞服了鱼龙丹。他的运气未免也太好,居然能够得到如此珍贵的丹药。

    “原来是服用鱼龙丹,才突破到鱼龙境,也没什么了不起。”赵义丙冷冷的道。

    林岳的师尊站了出来,道:“赵师弟,话不能这么说,就算吞服鱼龙丹,也仅仅只是增加突破的机会。若是林岳没有真才实学,就算服下鱼龙丹,也不可能突破到鱼龙境。”

    林岳的师尊,就是那一个白老道,名叫王贤。

    本来,王贤听了赵义丙的一面之词,心中是相当愤怒,很想教训林岳这个逆徒。

    但是现在,王贤却现,林岳似乎并不像赵义丙说的那么不堪,而且他还突破到鱼龙境,将要成为圣传弟子。

    能够教出一个圣传弟子,那是何等荣耀?

    王贤怎么可能,继续责罚“林岳”,当然要多帮“林岳”说话。

    其实,王贤说的也是事实,鱼龙丹的确只能增加突破到鱼龙境的概率,若是没有真才实学,就算服下鱼龙丹也是白搭。

    紫霞半圣的目光,盯向赵义丙,道:“林岳已经将他的事,解释清楚。赵义丙,你是不是也应该解释一下,紫霞灵山的寻宝罗盘为何会被一个邪道修士夺走?”

    整个紫霞灵山,也就只有三个圣传弟子。因此,紫霞灵山在长生院的四座灵山排在最后一位。

    好不容易诞生出第四个圣传弟子林岳,正是紫霞灵山扬眉吐气的时候,紫霞半圣怎么可能会处罚林岳?

    就算林岳真的有一些污点,紫霞半圣也更愿意相信,那是他不得已而为之。

    赵义丙也是聪明人,能够看出,紫霞半圣有意在庇护林岳,自然就不敢继续狡辩。继续为自己辩解,今天就可能性命不保。

    “咚!”

    赵义丙双腿一软,顿时跪在地上,啪的一声,一巴掌扇在自己的脸上,泪流满面的道:“都是弟子的错,是弟子贪图圣石,所以才会招惹上那一位邪道修士,导致寻宝罗盘遗失。”

    紫霞半圣见赵义丙主动认罪,顿时冷哼一声,道:“寻宝罗盘丢失,虽然是你的过错,却也不算什么大罪。可你为何要逃避责任,将罪责安置到林岳的身上?你知不知,就因为你的一己私欲,差一点让紫霞灵山损失了一位圣传弟子?”

    “弟子已经知错,恳请尊主责罚?”赵义丙道。

    紫霞半圣的目光,盯向张若尘,道:“林岳,你觉得该如何处置你的赵师叔?”

    张若尘自然是看不惯赵义丙的所作所为,当然希望紫霞半圣能够重处他,以免他以后继续与张若尘作对。

    但是,紫霞半圣是何等人物,处罚一个鱼龙第五变的修士,还需要征求他的意见?

    张若尘立即明白过来,紫霞半圣是在试探他。

    因为,紫霞半圣并不知道,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只能试探“林岳”,想要借此观察“林岳”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张若尘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向紫霞半圣一拜,道:“弟子恳请尊主,饶过赵师叔。”

    道观中的众人,再次惊住。

    先前,紫霞半圣显圣的时候,他也没有跪地。此刻,他为了替赵义丙求情,居然单膝下跪。

    赵义丙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要将他逼死。

    他为何还要替赵义丙求情?

    赵涵儿更是心中一震,原来林岳师兄的品行竟然如此高尚,不仅牺牲了自己的名誉,救他们的性命。而且,他对赵师叔也是以怨报德。

    但是,他们不仅没有感恩,反而还不能理解他,看不起他,排挤他,挖苦他。林岳师兄得多么伤心?

    赵涵儿向张若尘盯过去,眼泪婆娑的样子,露出一个歉意、懊悔的眼神,不停的抹泪。

    突然之间,她觉得林岳师兄的身影,变得更加高大,让她只能仰望。

    紫霞半圣也露出一丝诧异,问道:“林岳,你为何要替赵义丙求情?你可知道,他刚才差一点杀了你。”

    张若尘叹了一声,道:“赵师叔虽然有错,可他毕竟是我的师叔。以前,在紫霞灵山,赵师叔也多有照顾弟子。弟子只记得赵师叔曾经的恩情,至于,以前的仇怨,就让它随风而去。弟子再次恳求尊主,你就饶过赵师叔这一次。”

    紫霞半圣的目光变得更加明亮,越喜欢林岳,满意的笑道:“若是人人都能像你这样想,宗门的内部,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争斗。也罢!赵义丙,既然林岳替你求情,本座便饶你不死。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明天开始,你就去深渊古矿劳作十年,算是对你的处罚。”

    “多谢尊主。”

    赵义丙连忙磕头拜谢,就在他的脸触及到地面的时候,谁都没有看见,他的眼神变得十分冰冷,充满了杀机。

    别人以为,林岳真的是对他以怨报德。只有赵义丙才清楚,林岳根本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高尚,他完全就是以退为进,故意在众人的面前作秀。

    若不是林岳,他也不会被贬去深渊古矿挖矿。

    赵义丙暗下决心,在去深渊古矿之前,无论如何也要报仇,最好是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林岳。

    紫霞半圣道:“林岳,既然你突破到鱼龙境,自然是要成为圣传弟子。三天后,本座会亲自出关,主持圣传弟子的加冕仪式。两仪宗是以剑道立宗,加冕仪式的当天,将会有一个关于剑道天赋的测试,对你相当重要,最近三天,你要好好的准备一下。”

    “弟子明白。”张若尘道。

    紫霞半圣点了点头,人形石像上的圣光,完全收敛了回去,再次变得静止不动。

    道观中,庞大的圣威,也跟着逐渐消散,恢复了平静。

    张若尘站起身来,向依旧跪在地上的赵义丙盯了一眼,摇了摇头,随后,便走出紫霞观。

    “林……林岳……师兄,等一等。”

    身后,一个人影冲了出来,来到张若尘的身前,咚的一声跪了下去。

    正是徐晨。

    张若尘向徐晨盯了一眼,手指摸了摸下巴,似笑非笑的道:“徐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晨浑身都在不停颤抖,脸色苍白得就像一个死人,哆哆嗦嗦的道:“林岳……岳师兄,先前都是师弟的错,求……求你饶我一条狗命。”

    “嘭嘭!”

    说完之后,徐晨就不停磕头,将地上的石板都要磕破。

    徐晨也是一个聪明人,当然明白现在是什么局势。

    今天,他算是将“林岳”彻底得罪,若是“林岳”有心想要报复。以“林岳”的现在修为,加上圣传弟子的身份,只需要动一根小指头就能将他弄死。

    为了保住性命,徐晨哪还在乎什么颜面?

    此刻,他就如一条哈巴狗一般,跪在“林岳”的面前,祈求得到原谅。

    张若尘颇为鄙夷的盯了他一眼,道:“先前,你不是说,我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孬种?”

    徐晨一巴掌扇在自己的脸上,道:“不,不,我……我才是孬种,我就是一个王八蛋,我罪该万死,我禽兽不如。”

    为了保命,徐晨使劲力气扇在自己的脸上,每一巴掌落下,脸上就会出现一道血印子。

    对于这种跳梁小丑,张若尘都懒得跟他计较,摇了摇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扇自己的脸,那就跪在这里继续扇,扇足一万次,就立即滚出两仪宗,别再让我看见你。记得用力扇,不够用力,后果自负。”

    张若尘轻飘飘的说了一句,看也不看徐晨一眼,径直走下山去。

    “多谢林岳师兄,多谢林岳师兄不杀之恩。”徐晨的脸上露出喜色,知道他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不停向张若尘离开的方向磕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