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万古神帝 > 第564章 剑一
    璇玑老人看到张若尘苦恼的神情,以为自己打压得太过,正想出言安慰张若尘。

    张若尘的神情凝重,叹了一声:“《剑一》的内容,相当晦涩,弟子资质愚钝,只能看懂十分之三。”

    璇玑老人一愣。

    什么?

    仅仅只看了一遍,就能看懂十分之三的内容?

    要知道,当初璇玑老人第一次看《剑一》的时候,连十分之一的内容,都没看懂。

    看懂了十分之三,还敢说自己资质愚钝,这不是欠抽吗?

    璇玑老人仔细的打量着张若尘,有些不信,问道:“你确定能够看懂十分之三?”

    张若尘道:“只是看懂了十分之三的内容,师尊为何如此惊讶?”

    璇玑老人知道张若尘不会说谎,心中也只能感叹,这一个小弟子在剑道上的资质,果真是高得惊人。

    璇玑老人捋了捋白须,笑道:“能够看懂《剑一》十分之三的内容,说明你对剑道的理解,已经过了一些半圣。”

    “不过,也只能说明,你在剑道上面,很有资质,能不能将《剑一》修炼成功,还是未知数。”

    “看懂,只是第一步。能够修炼成功《剑一》,才算是剑修入门。”

    张若尘直到此刻,才大致明白,原来自己能够看懂《剑一》十分之三的内容,竟然就已经相当了不起。

    不过,师尊说得也很有道理,就算完全看懂,也没有什么大不了。能够修炼成功,才算是真正的本事。

    张若尘道:“师尊说,很多半圣,也无法看懂《剑一》。莫非,只有达到半圣境界,才能够将《剑一》修炼成功?”

    璇玑老人道:“也不一定。若是你的资质足够的高,在鱼龙境,也有可能将《剑一》修炼成功。达到半圣境界,就能开始修炼《剑二》。”

    张若尘好奇的问道:“还有《剑二》?”

    “当然。”

    璇玑老人点了点头,道:“《剑一》代表的是‘自我’,《剑二》代表的是‘阴阳’,在此之上,还有《剑三》,《剑四》……,每修炼一篇剑谱,修士对剑道的理解,就会提升到一个崭新的天地。”

    张若尘犹如一个学童,继续问道:“如何理解‘自我’?如何理解‘阴阳’?”

    璇玑老人摇头道:“无法传授,只能你自己去理解。为师只能告诉你,只有将《剑一》修炼成功,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剑修。”

    “你的五师姐,在剑道上的天赋也是极高。但是,她修炼了数十年,现在也才勉强达到《剑二》的入门。所以说,现阶段,你就不要贪图更高,先将《剑一》修炼成功,就足以让你的实力大增。”

    张若尘想起了五师姐在玄武墟界,击败地火麒麟施展的剑诀,于是念道:“阴阳二气分天地,剑道自然万法终。”

    当时,五师姐念出的就是这一句口诀。

    璇玑老人道:“没错。正是《剑二》里面,其中一句口诀。”

    张若尘将手中的《剑一》情不自禁的捏紧了几分,道:“弟子一定会在鱼龙境,就将《剑一》修炼成功。”

    璇玑老人笑道:“你要知道,近千年来,只有三十四人,在鱼龙境,将《剑一》修炼成功。”

    张若尘问道:“师尊也是其中之一?”

    “没错。”

    璇玑老人显得颇为自傲,毕竟,在鱼龙境将《剑一》修炼成功,的确是相当了不起的事。

    但是,璇玑老人又道:“不过,三十四人之中,还有两人,在鱼龙境,将《剑二》也修炼成功。”

    张若尘看过《剑一》的内容,当然知道,《剑一》是何等的玄奥。

    由此可见,《剑二》肯定更加了不得。

    想要将《剑一》修炼成功,就已经无比艰难。居然,还有人能够在鱼龙境,修炼成《剑二》。

    难道……是他。

    张若尘的脑海中,想到了一个八百年前那一个人。

    那人,乃是九帝之一。

    果然,璇玑老人接下来的话,肯定了张若尘的猜想。

    璇玑老人道:“那两人,就是剑帝和池瑶女皇。”

    “为师不求你能够比得过他们二人,你若是能够在鱼龙境,将《剑一》修炼成功,为师就已经相当欣慰。”

    剑帝的名字,对张若尘来说,可以说是如雷贯耳。

    剑帝,名叫“雪红尘”,乃是万香城城主之子,天资无双,剑法通玄,风流如玉,年仅三十六岁,就越其父万香城主,成为名满天下的红尘剑圣。

    后来,雪红尘在剑道上的境界,越来越高,最终达到无人可以越之境,成为那个时代的剑中帝皇。

    同时,雪红尘,也是九帝之中,最年轻的一位。

    明帝之所以给自己的儿子取“张若尘”的名字,其实,就是希望张若尘能够如剑帝雪红尘一样的优秀。

    当时,在昆仑界流传着一句话——“红尘剑圣戏红尘,生子当如雪红尘”。

    张若尘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剑帝,但是,从小却都是以剑帝为榜样。

    所以,此刻听到璇玑老人第二次提起剑帝之名,张若尘就忍不住问道:“师尊,剑帝当年达到了何等境界?”

    璇玑老人望着远处,露出前所未有的神往的神情,道:“剑帝已经很多年没有在昆仑界出现过,谁都不知道他达到了何等境界。只是听说,八百年前,他就已经将《剑十》修炼成功,也有人说,他参悟出了《剑十一》。传言很多,但是,谁都不知道剑帝的真正境界。”

    张若尘又问道:“那么,修炼到什么境界,才能称为剑圣?”

    “至少,也要将《剑七》修炼成功,才可封为剑圣。”

    张若尘有些惊讶,道:“整个东域,只有三人将《剑七》修炼成功?”

    “正是如此。”

    璇玑老人叹了一声,道:“所以说,在鱼龙境,你就算没能修炼成《剑一》,也千万不要灰心,那只是为师的一个期望。”

    张若尘和璇玑老人继续探讨《无字剑谱》。

    直到夜幕降临,张若尘才带着《剑一》的剑谱,离开了灵鹤梨园,走出圣院,向着名王大街行去。

    孔兰攸送给他的那一座半圣府邸,就坐落名王大街。

    张若尘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中央,脑海中,依旧在参悟《剑一》,达到如痴如醉的程度。

    他的双眼,空洞的盯着前方,思绪全部都聚集在脑海之中。

    不知不觉,他已经来到府邸外面,推开门,走了进去。

    “唰!”

    刚刚走进门,突然,一道剑鸣声响起。

    锋锐的剑气,破空而来,在张若尘的眼睛上面,映出一道两指宽的白色剑光。

    剑光相当刺眼,让张若尘情不自禁的闭上双目。

    “铮!”

    察觉到危险,沉渊古剑自动从剑鞘中飞出。

    张若尘几乎本能的做出反应,手指一指,沉渊古剑划出一个弧形的轨迹,向着大门左侧的树荫下方斩去。

    “啪”的一声。

    随着沉渊古剑落下,对方的剑,立即应声而断,变成了两截。

    张若尘睁开双眼,就要再次出剑斩过去,却见刚才向他出剑的人,竟然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

    正是寒雪。

    此时,寒雪站在树荫下方,手捏一柄断剑,白嫩的小手上全是鲜血,忍住手腕的疼痛,急向后退去。

    刹那间,张若尘立即惊醒过来,连忙控制剑意之心,将沉渊古剑收回剑鞘。

    “寒雪,怎么会是你?”

    张若尘立即冲了过去,查看寒雪的伤势。

    刚才那一剑,张若尘虽然只是随手一击,但是蕴含的力量却非同小可。

    寒雪才多大的年纪,哪能承受住张若尘的一剑。

    幸好,沉渊古剑只是斩断了寒雪的剑,将她的右手虎口震得裂开,受了一些轻伤,倒也并不严重。

    寒雪倒也没哭,只是努力的抿着嘴唇,可怜巴巴的道:“师尊,你刚才在想什么事情?你下手也太重,差一点就杀了寒雪。”

    “对不起,师尊刚才在悟剑,没想到出手的人是你。对了,你为何要伏击师尊?”

    张若尘伸出宽大的手掌,按在寒雪的手腕上面,将一股真气,注入她的手臂经脉,想要帮她疗伤。

    但是张若尘却现,他的真气,还没有注入寒雪的经脉,寒雪手上的伤势,就开始自动愈合。

    咦!

    怎么会这样?

    张若尘的体内,拥有龙珠,也没有她这样强大的自愈能力。

    只是片刻时间,寒雪的右手虎口,就重新愈合,连疤痕都没有留下一道。

    更让张若尘吃惊的是,先前他斩出的那一剑,虽然劈断了寒雪的佩剑,但是,却没有将她的剑震掉。

    她的手中,依旧紧紧的捏着断剑。

    要知道,寒雪现在也才不到六岁的年龄,修为之强,简直有些骇人听闻。

    “不愧是千骨体质,果然非同凡响。”张若尘暗道。

    寒雪露出雪白的牙齿,眼睛一闪一闪,道:“先前,烟尘姐姐来到府上,她告诉我,师尊已经回到了东域圣城。于是,我就想着,在师尊回来的时候,让师尊见识一下我最近修炼的成果。所以,我才故意偷袭师尊,却没想到自己的修为太差,完全不是师尊的对手。师尊,你是不是觉得寒雪很没有用?”

    说着,寒雪就低下头,相当苦恼的样子。

    张若尘笑着摇了摇头,伸出一只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道:“你若是都没有用,天下间还有有用的人吗?对了!你的烟尘姐姐来这里干什么?”

    寒雪叫张若尘为师尊,却叫黄烟尘为姐姐,实在有些怪异。

    不过,张若尘却没有问,其中的原因。

    他更加好奇,黄烟尘来的目的?

    寒雪摇了摇小脑袋,一边扳手指,一边说道:“不知道,我只看见烟尘姐姐是和一个中年伯伯一起前来,我在身旁,依稀听到他们在说什么聘礼……做客……还有什么婚约……反正,我不太懂。”

    张若尘的神情一肃,大概明白黄烟尘来的目的,于是,他牵着寒雪的小手,向着内院走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