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万古神帝 > 第一百零二章 欺人太甚
    聂玄被张若尘刚才的那一手给镇住,竟然不敢接话。

    三阶真武宝器级别的战剑,用稀有的真铁炼造而成,何等坚韧,却被张若尘两根手指夹断。

    既然如此,张若尘的两根手指,也一定能够夹断他的脖子。

    张若尘的目光从聂玄的身上移开,又向着别的那些四方郡国的学员望去,道:“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上吧!我倒要看看,你们四方郡国的学员有多少本事?”

    聂玄、谢昭武,还有别的那些四方郡国的学员,全部都微微后退,被张若尘的气势镇住。

    半晌之后。

    “张若尘,你真当我们奈何不了你?”短暂的惊惧之后,聂玄这才想起,张若尘不过只是玄极境中期的修为,自己为何要怕他?

    他对张若尘恨之入骨,向前跨出一步,想要与张若尘一战,一雪前耻。

    张若尘看了聂玄一眼,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与我一战,你必败无疑。”

    聂玄冷笑一声,道:“上一次我会败在你的手中,只是因为我太大意。若是我使用出真正的力量,足以将你镇压。”

    张若尘知道,聂玄说的真正力量,指的是“血气凝兽”和“血气凝兵”。

    达到小极位,可以“血气凝兽”。

    达到中极位,可以“血气凝兵”。

    张若尘淡淡的道:“我可以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但若是你还是败了呢?”

    聂玄道:“我向大威大德女圣皇誓,若是我再次败在你的手中,今后,绝对不会再找你和张少初的麻烦。凡是你们在的地方,我一定退避三舍。”

    这个誓言,还是很有分量。

    因为,他是向大威大德女圣皇的誓,若是违背誓言,就等于是对大威大德女圣皇不敬。抄家灭门是必然的事。

    大威大德女圣皇是谁?

    正是现在昆仑界的主宰,池瑶女皇。

    张若尘道:“既然如此,那就战吧!”

    聂玄并不是蠢货,之所以坚持与张若尘一战,其实也是在帮风知林提前试探张若尘的虚实。

    若是张若尘真的很强,那么明天风知林与张若尘的决战就不能再轻敌,肯定会全力以赴。

    张若尘却没有想那么多。无论是聂玄,还是风知林。皆是小角色,根本不用在他们的身上废那么多心机。

    “血气凝兽!”

    聂玄的全身上下的所有毛孔全部张开,溢出一缕缕血气。浓密的血气,在身后凝聚出一条七米多长的蟒蛇虚影,虽然虚影还很淡,却依旧能够看清蟒蛇狰狞的形态。

    一股蛮兽一般的血气,向着张若尘涌过去。

    聂玄的手指变成金色,施展出全身力量,一指点向张若尘的眉心。

    在旁边的学员看来。聂玄点出手指的时候,身后的蟒蛇虚影也跟着飞出去。两股力量,叠加在一起。

    张若尘也伸出一根手指,将玉净真气凝在指尖,手指变成玉白色。

    一指点了出去,一道剑气从指间飞出去,犹如一道白色的剑虹。撞击在聂玄的指尖。

    两道指力撞击在一起,就像是针尖对麦芒。

    “嘭!”

    蟒蛇虚影破碎,化为一缕缕血气。

    聂玄猛然后退,手指被剑气划破,淌出一滴滴鲜血。

    刚才张若尘使用的并不是武技,只是随意的一指。以他现在剑随心走巅峰的剑道境界。随手一指,也能打出强大的剑波。

    “好强!”聂玄暗叫一声。

    相比于一个月之前,张若尘的修为强大了太多,让聂玄感到难以置信。

    “血气凝兵!”

    聂玄决定施展出最强招数,若是依旧无法击败张若尘,那就立即认输。

    体内的血气不断汇聚到头顶,凝聚成一柄三尺血剑。剑尖向下,缓缓的旋转。

    “哗!”

    手指一点,那一柄血剑虚影,出一声剑啸声,向着张若尘刺去。

    聂玄一而再的欺辱张少初,张若尘哪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

    这一次,张若尘主动出手,身体向右一闪,横移半米,躲过了血剑。

    眼前一花,一道人影闪过,在聂玄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张若尘一掌击在他的胸口。

    嘭的一声,聂玄感觉张若尘的手掌像是有万斤重,肋骨都像是要被打断,五脏六腑都像是炸开,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

    “噗!”

    聂玄飞在半空,喉咙一舔,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他身体将宿舍的大门撞出一个人形打洞,从宿舍二楼摔到一楼的乱石堆里面。

    “嘭!”

    因为伤得太重,聂玄瘫在石堆里面,晕死了过去。

    张若尘收回手掌,轻轻的弹了弹衣袖,目光看向别的那些四方郡国的武者,道:“谁还要与我交手?”

    聂玄可是玄极境中极位的修为,在张若尘的面前都完全不够看,别的那些学员谁还敢与他交手?

    张少初也没有想到张若尘竟然如此厉害,也不再惧怕四方郡国的那些学员,挺着圆滚滚大肚子,走到张若尘的身边,道:“九弟,你可一定要为我报仇。你还没有来西院的时候,王朗、青海天就经常欺负我,不仅抢夺我的修炼资源,而且还经常扒光我的衣服,让我在西院丢尽了脸面。”

    张少初指着其中两个学员,愤愤然的说道。

    若是以前,他绝对不敢将自己受的委屈说出来,甚至都不敢向学宫长老告状。

    可是现在却不同,九弟有如此大的本事,绝对可以在西院罩着他。只要有九弟在,谁还敢欺负他?

    既然有人撑腰,他的胆子也就大了!

    张若尘的心头暗叹一声,看来这个四哥在西院是真的吃不了不少苦头,要不然一位尊贵王子怎么会变得如此怯弱?

    没错,就是怯弱,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张少初心中的胆怯和恐惧。

    必须要让四哥重新找回信心。

    张若尘的目光向着王朗和青海天看去,道:“王朗、青海天,你们真当我们云武郡国的王室无人了吗?你们羞辱我四哥。我现在找你们讨回公道,应该合情合理吧?”

    王朗和青海天都是玄极境中极位的修为,算得上是武道高手。

    虽然刚才张若尘击败了聂玄,可是他们却没有露出任何惧色。

    王朗的眉毛浓密,眼神如剑,冷峭的道:“张若尘,你得意什么?你活得过明天吗?”

    张若尘就算再强。却没有人相信他能击败风知林。

    张若尘微微一笑,道:“无论明天的胜负如何。至少今天我还可以教训你们。让你们学会,尊重自己的同学。”

    王朗和青海天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血气凝兵!”

    王朗和青海天同时施展出最强招数,激出血脉的力量,在头顶凝聚出一道战兵的虚影。

    对付张若尘,他们不敢轻敌。

    王朗头顶的虚影是一柄弯刀,青海天头顶的虚影是一根短戟。

    两人从左右两个方向,同时向着张若尘攻击过去。

    王朗调动真气,将弯刀虚影斩了出去。劈向张若尘的头顶。一缕缕血气在刀影上穿梭,出呼啸的声音。

    青海天的手掌一拍,头顶上方的短戟虚影飞出去,化为一道血色的光柱,撞击向张若尘的心口。

    就在这时,所有人都吃惊的现,张若尘的身体竟然一分为二。同时向着王朗和青海天迎击了上去。

    “嘭!”

    “嘭!”

    血刀虚影和血戟虚影,同时破碎。

    王朗和青海天被张若尘打飞,从二楼上面摔下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头破血流,摔得相当凄惨。

    宿舍外。聚集了很多学员,全部都是来看热闹,其中还有很多是年轻貌美的女学员。

    聂玄从二楼上面摔下来的时候,众人还仅仅只是略微的心惊。毕竟聂玄断了一条手臂,实力肯定有所下降,就算被张若尘击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随后。王朗和青海天居然也被张若尘打飞出来,众人就相当震惊了!

    “张若尘只是一个新生,怎么这么厉害?”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女子,穿着白色学袍,望着宿舍二楼的方向,很想知道张若尘到底长什么模样?

    同时击败两位高手,很少有新生能够如此强势。

    “聂玄、王朗、青海天都是玄极境中极位的修为,居然全部被他击败,真是不得了!”

    “若是张若尘真的如此强大,那么明天在生死台的决战会很有看头。”

    “快看,快看,张若尘出来了!”

    那些女性学员都叫了起来,一双双美丽的眼睛,全部向着站在二楼上面的张若尘望去。

    “哇!他好年轻,估计还不到二十岁。”

    “新生第一,气质就是不一样。若是他明天能够击败风知林,我就下定决心去追他,若是能够成为王子妃,也很不错哦!呵呵!”一位修为达到玄极境大圆满的貌美女学员如此说道。她似乎对张若尘很感兴趣,美眸涟涟,仔细的打量着张若尘。

    张若尘纵身一跃,从二楼上面飞起,就像是一片树叶一样,轻飘飘的落到地面,向着趴在地上的王朗和青海天看了一眼,道:“既然你们曾经扒光四哥的衣服,让他在西院丢尽脸面。那么现在,你们也自己脱光衣服,围着西院跑三圈,我就考虑放过你们。”

    王朗和青海天有些惊惧的盯着张若尘,没想到张若尘已经强大到如此程度。以他现在的修为,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和风知林抗衡。

    “张若尘,你不要欺人太甚?”王朗紧咬着牙齿,狠狠的道。

    柳乘风冲了出来,一脚踢着王朗的胸口,踢得王朗满嘴吐血,大骂道:“谁欺人太甚?居然说九王子殿下欺人太甚?你们欺辱我们云武郡国的学员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欺人太甚?”

    “啪!”

    柳乘风充分挥恶少的本性,又是一巴掌扇在青海天的脸上,打得青海天半张脸都肿了起来,狠狠的道:“欺人太甚怎么了?本少爷今天就欺你了,你敢怎么样?四王子殿下、霍少、司徒少,你们都过来,将这个两个王八蛋狠狠的揍一顿,不打他们,他们不长记性。”

    柳乘风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对着人群中的几个云武郡国的学员招手,示意他们过来,一起揍王朗和青海天。

    反正有张若尘撑腰,柳乘风是什么都不怕。

    ……

    今天推荐票达到一千多票,大家努力一点,说不定这周真能达到一万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