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1133章 起心(一更)
    6玉蓉飘飘离开,无声无息,安王府的护卫们甚至没能现。文学迷Ww W.『WenXUEMi.COM

    楚离的武功突飞猛进,一日千里,6玉蓉也没停滞不前,埋头努力勇猛精进,一直想追上楚离,如今一身武功远胜从前,安王府的诸护卫在她跟前不值一提。

    楚离坐在小亭里沉思。

    他要想清楚自己到底要干什么,不能兴之所致而为,看平王可怜就帮他,视天下如坦途,平王一旦成为皇上,昔日的交情可未必管用,反而会成祸根。

    夺嫡固然惊喜刺激,却是危险重重,一个不好就是杀身之祸甚至死无葬身之地,甚至连累到国公府与秋叶寺。

    既然这般危险,就不该为他人做嫁衣裳,平王再好也只是平王,将来自己影响不了平王,付出与收获难成正比。

    脚步声响起,萧琪一袭白色睡袍,轻轻走进来,轻盈曼妙。

    楚离抬头冲她笑笑。

    萧琪披散的秀又黑又亮,在月光下宛如黑缎,衬得脸如白玉,明眸清澈盈盈:“谁过来了?”

    “6玉蓉。”楚离道。

    萧琪明眸闪了闪。

    楚离笑道:“她是过来质问我,平王妃的侍女竟然是光明圣教弟子,外面大伙都传平王与光明圣教有勾结,对平王大肆捣毁,6玉蓉怀疑是我传的谣言。”

    “平王妃的侍女竟然是光明圣教弟子?”萧琪讶然。

    她明眸扫过周围,看没有人,摇头淡淡道:“不会是真的吧?光明圣教要干什么?”

    她知道楚离赵大河的身份。

    “或者刺杀或者探听消息。”楚离道:“能藏这么久也算本事。”

    “你没认出来?”萧琪道。

    楚离摇头:“可能当时还没问题,……6玉蓉要离开神都了。”

    “她要离开?”萧琪蹙眉道:“难道太子的事尘埃落定了?”

    楚离缓缓点头:“平王的事会帮皇上下决心,快刀斩乱麻,再耽搁下去会有更大的乱子!”

    “这样……”萧琪坐到他对面,沉吟道:“那倒是好事。”

    楚离点头。

    萧琪打量着他:“你有什么心事?”

    “我在想夺皇位的事。”楚离皱眉沉吟道:“到底要不要参与。”

    “你要帮平王?”萧琪道。

    楚离摇头:“我想帮虚安。”

    萧琪一怔,随即道:“虚安隔着一辈,怕是没希望,帮平王还有一分希望,但希望也不大,景王几乎是大局已定。”

    天下所有人都知道景王是下一位的皇上。

    “事在人为。”楚离微笑道:“若是景王与平王都不成,甚至成王也不行,那为什么不能是虚安?”

    “那太难了。”萧琪道:“而且太危险,夺皇位可是你死我活,你真要跟景王平王做对?”

    楚离摇头:“一步一步来,怎么能想个办法无声无息的完成,不大张旗鼓。”

    “那更难。”萧琪道。

    楚离微笑道:“不难岂不是无趣,活着有些挑战才有趣,否则一天到晚坐在府里太无聊,咱们的寿命漫长着呢。”

    萧琪道:“你要跟6玉蓉做对,那可不容易,她太精明。”

    楚离笑了笑:“要是能想办法拉她过来就好了,我们联手,胜算大增。”

    “要把她拉拢过来,其实对你是件很容易的事。”萧琪似笑非笑。

    楚离道:“有什么办法?”

    “你知道的。”萧琪露出一抹笑意,宛如雪后初霁,灿烂夺目。

    楚离失笑道:“哈哈,你也会吃醋!”

    “这可不是吃醋。”萧琪抿嘴笑道:“我不信她对你没有情意。”

    “你真想歪了。”楚离道。

    萧琪道:“不用解释,我明白你们是惺惺相惜,心智相当,算是知己。”

    楚离伸手把她揽过来,让她坐到自己大腿上,感受着她腿臀的惊人弹性,嗅着她身上的清冽幽香:“有你在,我哪有这份心思!”

    萧琪道:“你们男人的本性与女人不同,喜欢一个也能同时喜欢另一个。”

    楚离转开话题,笑道:“国公府有没有祖训,不能参与到夺嫡之中?”

    萧琪道:“国公府没有必要去做这些,吃力不讨好,无论谁做皇上,国公府都是国公府,流水的皇上铁打的国公府!”

    楚离道:“那就好,我决定让虚安当皇上。”

    “难。”萧琪道。

    “事在人为。”楚离道:“免得给他人做嫁衣裳,不过此事不能急,得等虚安再长几岁才成。”

    “皇位可不等人。”萧琪道。

    楚离微笑道:“现在先把水搅浑,还要跟平王说一声。”

    “平王也想夺皇位的,岂能答应!”萧琪蹙眉道。

    楚离道:“平王的心思我了解,他本无当皇上的心思,只想报仇!”

    “他不会把报仇的希望寄于你身。”萧琪道。

    楚离微笑:“我会试着说服他。”

    ——

    第二天清晨时分,楚离离开安王府,出现在平王府外。

    平王府护卫通传之后,楚离进了府内,平王亲自相迎,两人来到了后花园的湖上。

    楚离看他的脸色,平静从容,没有受到谣言的影响。

    两人坐在湖上的小亭里,待端茶上来的丫环退下后,平王淡淡道:“你是过来安慰我的吧?”

    楚离摇头:“这件事无关大碍,不出意外的话,皇上这两天就会策立景王爷为太子。”

    平王点点头,静静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

    楚离道:“王爷,我想让虚安争夺皇位。”

    平王一怔,扭头讶然看他。

    楚离道:“我不想再受制于人,处处受皇上的束缚。”

    “你不助本王夺位?”平王道。

    楚离叹一口气道:“王爷你的胜算太小。”

    他先前一直没想清楚,为什么皇上不传位于平王,只单纯以为是个人喜好,如今慢慢了解,更了解了皇上的无奈。

    “虚安的胜算更小吧?”平王皱眉道。

    他心下有些恼火,觉得受了到背叛,楚离原本要帮自己夺皇位的。

    楚离叹道:“虚安年纪虽小,继位的希望却比王爷你大,皇上要是真想让你继承皇位,也不会这么多年仍坚持立景王,说起对大季的功劳,景王比你差得太远,说起父子之情,皇上更喜欢你。”

    平王皱眉点头。

    楚离道:“你也该知道皇上的顾虑。”

    “唉……”平王叹一口气,苦笑摇摇头。

    “虚安则不然。”楚离微笑道:“金刚寺佛子,圆润灵动,对大傅的存在不会有太大抵触,无为而治对大季反而最妙。”

    平王道:“但虚安差了一辈,与六弟相比也没有优势。”

    楚离淡淡道:“虚安若能得王爷你支持,则比景王爷更有优势。”

    “我——?”平王皱眉不语。(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