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1066章 被擒(六更)
    ps:更新完毕。

    “宗主,哲英这小子已成气候,咱们是制不住了,而且事关重大,关乎天魔功与天魔噬灵术的奥秘,关乎宗门根基,只能打扰宗主清修!”杜长老无奈的叹道:“据说他已经踏上第八层巅峰,甚至可能到了第九层,咱们再派人过去,只会让他变得更强,甚至过咱们。”

    “哲英……”青衫中年若有所思。

    杜长老道:“是哲华的儿子。”

    “哲华呢?”

    “十五年前,几个弟子被几大门派围剿,他们夫妇为了掩护咱们,负责断后,双双身亡。”杜长老苦笑道:“咱们惭愧,没能养好他的儿子,落到现在的局面。”

    “你们是宠得太甚!”青衫中年哼道:“好了,事到如今说这些无益,让余宣石与江子文过来,我要感应一下他们气息。”

    “是。”白长老忙去通传。

    余宣石与江子文很快过来,恭敬的抱拳:“见过宗主!”

    青衫中年扫一眼两人,摇摇头。

    堂堂的八层高手落到这个局面,想想也让人扼腕。

    但这便是武林,谁让他们大意了,武功不敌呢,最少他们还是留了一条命,慢慢修炼回来就是。

    他伸手感应了一下他们的气息,然后分别拍了一掌在他们心口。

    两人的天魔珠瞬间吸纳了这股掌力。

    两人的天魔珠迅变小,从篮球大小变成了拳头大小,一下进境三层,奇快无伦,这一切完全得益于天魔宗宗主傅青崖的醇厚拳劲。

    傅青崖道:“你们几个帮他俩一把,多给他们几掌,让他们尽快恢复修为,重修起来不受心境束缚,快得很!”

    “是。”白长老四人抱拳。

    傅青崖淡淡道:“我会带哲英回来。”

    “宗主,要处死他吗?”杜长老忙问。

    傅青崖道:“他没害同门性命,虽说违了禁律,罪不至死,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那就好……”众人舒一口气。

    傅青崖笑笑,身形一闪消失。

    众人知道他的大自在诀出神入化,近乎神通,仍旧难免羡慕之意,若有这般轻功与修为,何至于让哲英如此放肆。

    ——

    楚离心头一紧,忽然出现警兆,忙横挪一尺避开身后的一掌,不转身便扭头一拳捣出,度奇快。

    他现在的度越来越快,这一拳变成一串拳影击向蓦然出现的青衫中年,正是天魔宗主傅青崖。

    “砰!”傅青崖接住他一掌,身形稳稳不动。

    楚离身子直直倒飞出去,他只觉一股浩荡力量撞来,霸道无比的钻进五脏六腑,宛如刀子切割五脏六腑,要把他千刀万剐。

    他看到这青衫中年便知道不妙,是天魔宗的宗主傅青崖!

    傅青崖来得太快,远比自己想象快得多。

    他心思一动便要施展神通离开,如此人物还是避开为妙,顾不得神足通暴露,宁肯现在暴露,也比现在被捉住强。

    他神足通动,却现周身竟被无形的力量束缚,无法离开。

    “嗤嗤嗤嗤!”他双手齐挥射出刀气,阻挡傅青崖靠近。

    傅青崖一闪消失,下一刻出现在楚离后背。

    楚离仿佛预料到他出现,两刀射出。

    傅青崖身形闪烁了一下,身形不变,一拳击中楚离后背。

    楚离飞起来,“哇”一口血在空中喷出,撞破了窗户落向大街。

    他皱眉不已,傅青崖的身法已经乎身法之上,与神足通差不多,更重要的是,他用的什么秘术竟然束缚住了空间,无法施展神通离开。

    看来天魔功还有很多秘术,自己该学一学的。

    他大圆镜智观照下,一切一览无遗。

    傅青崖身上弥漫出奇异的气息,宛如一团浓雾弥漫,又如一片海水铺陈,形成了一片漩涡,把楚离包裹住。

    而在这一片范围内,傅青崖身形突破虚实,虚实转换只在他一念间,飞刀击中他根本没用,只击到一片影子上。

    楚离想催动秘术,天魔珠却沉眠不听使唤,于是顾不得隐瞒,大光明诀的秘术便要催动,身后忽然又一疼,青衫中年一拳打中他背心。

    楚离看清楚了青衫中年的动作,也知道如何闪避,万象归宗也能施展,但心有余而力不足,被他无形的气息笼罩,如陷入泥沼中,动作变得迟缓,与思维不能同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击中自己。

    傅青崖的身法越来越快,而且劲力奇异,钻进身体后肆无忌惮的破坏,无所阻碍,楚离的内力好像被冻住,迟疑而缓慢。

    “砰砰砰砰……”楚离一口气挨了数拳,在空中飞来飞去,却总不能飞出天傅青崖气息笼罩范围之外。

    楚离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马上要碎裂,若非强横的身体,已经被打死了。

    “啪啪啪……”青衫中年忽然在他身上拍了数掌,然后一甩手,九根金针射进楚离身体,接着提着僵硬的他一闪即逝。

    此时两人从窗户往下落,还没有落地,已然消失。

    说来话长,其实只是短短的一瞬,兔起鹘落,还没等众人看清已然消失,若非落在大街的窗户已成碎片,人们会觉得刚才只是眼花,从没生过。

    楚离感觉眼前光线扭曲,宛如自己施展神足通一般,心下却苦笑,万没想到自己一身本事,在傅青崖跟前竟施展不出。

    傅青崖最可怕的就是身上弥漫的气场,身处气场之中,根本就打不着他,自己却被束缚削弱,只能被动挨打,最终只有一个结局,像自己这样!

    大圆镜智还能运转,却看不清傅青崖的心思,他宛如身处一片迷雾中,若隐若现。

    照理说,自己罪不至死,毕竟没有杀人,只是吞功。

    但谁知道这个宗主会不会为了杀鸡儆猴,遏止天魔噬灵术的修炼,把他在众人跟前杀了。

    却若斩了自己脑袋,有枯荣经也没用,自己难道就要交待在天魔宗?

    他的心不停的下沉,思绪翩翩,想着脱身之计。

    现在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因为头脑清醒,只要头脑清醒就能用神通,在天魔宗主跟前不能用神足通,他一旦离开,自己未必不能离开。

    他刚这般想,忽然脑袋一疼,然后黑暗袭来,昏迷过去。(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