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1030章 大悲(二更)
    楚离缓缓点头。

    他如今见识了天下英雄,自然不会以为自己天下无敌,自己还差得远呐,安王的气运极强,数次挫折,不但没把他打垮,反而是越挫越勇,当真让人赞叹不已。

    不过若非他是王爷,有皇上护着,早就被自己宰了无数次,容不得他活到现在。

    皇上身为天神高手太可怕,他亲眼见识到厉害,自己中一掌必死无疑,即使是枯荣经也活不了,枯荣经再厉害,身子四分五裂也无法复活。

    他一直觉得,为安王这么一个家伙赔上自己的小命,委实不值得,安王即使为恶也伤害有限,不需要与他同归于尽,找办法收拾他就是了。

    他骨子里并没有把安王当成对手,只是视为一个随时可以打压的人物,随自己的心情,有太多办法收拾他。

    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天下英雄,小瞧了这位安王殿下,安王竟然再练成了神功。

    他仰天看着繁星遍布的夜空,无奈的叹一口气,不成天神,活着当真是束手束脚,一个安王都不能杀,他忽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冲动,杀了安王!

    但想杀安王,就要面临皇上的追杀,一个天神高手的追杀,他实在没有把握逃得掉。

    但并非没有一丝办法。

    他想到一个办法,就是让赵大河来刺杀安王,或者让杜风来刺杀,然后逃到大离,皇上再生气,也不敢跑到大离去追杀自己。

    只要自己能逃到大光明峰,皇上就无可奈何。

    但这样有一个前提,他不能认出自己的真正身份,否则国公府就会跟着倒霉,自己身边所有人都会成为皇上迁怒的目标,没有好日子过,甚至有性命之忧。

    他自忖若自己为天神,心性会异于常人,会更肆无忌惮,即使只有一点点怀疑,就能让自己的朋友们万劫不复。

    即使有天条束缚不能亲自动手,以皇上之尊,一句话吩咐下去,也会有无数人代劳。

    逸国公府再强也只是一家,不可能抗得住皇上之势,况且皇上可以派人暗中出手,让国公府有苦说不出,甚至冒充武林人物找麻烦报仇,国公府觉察不到是皇上所为。

    所以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安王,惹怒了皇上没什么,却不能让他知道杀安王的是自己。

    这便要求自己的天魔经练到足够深的火候,他有一种感觉,只要天魔经练到足够火候就能做得到。

    可天魔功修炼看似容易,却艰难无比,他脑海虚空四经同练,天魔经一直在精进,却偏偏遥遥无期,好像漫长得看不到下一个台阶在哪里。

    他一直也没想着修炼天魔功,有了大日如来不动经,他对天魔功没那么戒备,却也没有特意的去修炼,只是任由它缓慢的精进,水到渠成。

    安王的事让他下定决心,得赶紧提升天魔经,依他现在的境界,怕是天神高手能够察觉自己的伪装。

    “你在想什么呢?”萧诗问道:“是不是还在想着收拾他?”

    楚离笑道:“难道任由他如此肆无忌惮?”

    “看他如何疯狂吧。”萧诗哼一声道:“他如此刚愎自用,早晚要完蛋,即使是王爷也没用,在神都内没有人能够肆无忌惮!”

    楚离轻轻点头,萧诗见事明白。

    萧琪淡淡道:“二姐不如回国公府,晚上可以来这边玩。”

    “过来玩就算了。”萧诗轻笑一声:“我可不做那讨厌的,碍你们的眼!”

    她视男女之情为无物,毫无渴望,否则也不会选择嫁给安王。

    她与死亡为伴多年,让她对男女之情也看得极淡,对男女之情的事说起来毫无顾忌,没有女人常见的矜持羞涩。

    萧琪嗔道:“二姐!”

    萧诗道:“你们两个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我在这边太碍事,呆在国公府就好!”

    “……也好。”楚离道:“在国公府呆着也让人放心。”

    “其实大可放心,再怎么着,他也不敢拿我怎样的!”萧诗道。

    楚离哼一声道:“你别小瞧了安王的无耻,他可是个不择手段的人,你真以为他会恪守诺言,绝不踏入天枢院?”

    “他会破坏诺言?”

    “这是当然!”楚离哼道:“他一直装模作样,只为了最后一步!……所以要提前离开!”

    “好吧,那我明天就动身。”萧诗点头。

    楚离松一口气。

    萧琪道:“离开也得小心,不能被他知道。”

    “在这里玩两天,直接回国公府就是。”楚离道。

    他担心萧诗他们真要离开,半路会被安王派人刺杀。

    “好,依你。”萧诗笑道。

    夜色已深,楚离没送她离开,她跟萧琪睡西厢房,聊了聊两人的近况。

    第二天傍晚时分,夕阳西下,余晖照红了小院。

    楚离正在小院里练功,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

    萧琪与萧诗正在小亭里说话,听到敲门两女望过来。

    楚离笑着摆摆手,过去拉开门。

    法圆站在门外,一袭灰色僧袍,平静的站在外面,合什一礼:“楚兄。”

    “法圆,咱们出去说话。”

    “请——”

    两人出了宅子,来到湖边跳上了一只小船。

    小船飘荡荡离开岸边,来到了河中央,随着微微晃动的河水而飘荡。

    法圆站在小船头,灰色僧袍飘飘,有出尘之气质,合什一礼道:“楚兄召我来此,不知有何贵干?”

    楚离站在小船另一头,叹道:“安王练成一门新的神功,是什么神功?”

    法圆微笑道:“大悲神功。”

    “你们大雷音寺的?”楚离哼一声道。

    法圆轻轻点头道:“安王殿下悟性过人,竟然悟透此神功,从而一举修成,当真是奇才。”

    “哼,你们大雷音寺到底要干什么!”楚离道。

    法圆微笑摇头。

    楚离道:“你们是要借他的手除去我?”

    法圆笑道:“楚兄你想到哪里去了!”

    楚离道:“你们大雷音寺就是喜欢搅风搅雨!”

    “唉……”法圆叹息,他也不明白寺内的做法,但身为大雷音寺弟子只能遵从。

    小船轻轻飘动,一会儿功夫飘离了楚离的宅子。

    半晌后,楚离道:“大悲神功很厉害?”

    法圆轻轻点头:“是顿悟的武学,一旦契合心境,便突飞猛进,但只有一桩坏处,很难再有进境,但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修为,楚兄你与我都不是安王殿下的对手。”

    楚离皱眉不语。(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