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1018章 驯服(二更)
    张封平瞥一眼黄虎,淡淡道:“阵法你不知道?”

    “不知道。”黄虎摇头。

    他的层次根本没听说过阵法这东西。

    张封平道:“看着平平无奇,用起来就知道厉害了。”

    “真能保命?”黄虎道。

    “嗯,差不多吧,就看阵法的好坏了。”张封平道:“这位赵爷年纪轻轻,刚进光明圣教没多久,估计阵法也不是什么厉害阵法,粗通一些皮毛吧,有总比没有强。”

    “这么说咱们白忙活?”黄虎不忿的道:“就这么折腾咱们?”

    “闲着也是闲着吧。”张封平淡淡说道。

    他对什么事都不在意,生无可恋,一切都索然无味,即使这般困难的训练,他挨了两鞭子,疼痛难当,仍没办法让他的心起波澜。

    黄虎哼道:“他们根本不把咱们当人!”

    “咱们马上就是死人。”张封平道。

    “老张,你就甘心成死人?”黄虎压低声音:“咱们难道就没办法搏一搏?”

    “没听说过锋锐营能活命的。”张封平淡淡道:“今天不死明天死,总有一天得死。”

    “唉……,老张你这人忒没趣。”黄虎无奈摇摇头。

    张封平看他一眼不再说话。

    忽然有脚步声,一个身形魁梧,饼子脸的青年进来,压低声音:“老张,老黄。”

    两人扭头,黄虎笑道:“许大兴,你小子够滋润的!”

    许大兴呵呵笑道:“怎么样,伤势如何?”

    “死不了。”黄虎悻悻的道:“我不像你这般聪明,一鞭子也没挨。”

    “唉……,徐什长也太狠了!”许大兴道:“往死里打呀,根本不把大伙当人看,他喜欢打人折磨人,越打越兴奋!”

    “对对!”黄虎忙点头。

    张封平看一眼许大兴,没说话。

    许大兴道:“我是看不过眼,大伙都怨声载道!”

    “可不是嘛!”黄虎道:“再这么下去,就要被打烂了,没上阵杀敌呢,先被自己人打死了!”

    “所以咱们不能坐以待毙!”许大兴道:“得让徐什长知道,咱们不是认人打骂的羔羊,咱们也是人!”

    “就是!”黄虎用力点头。

    张封平淡淡道:“老许你想干什么?”

    “咱们大伙一块抵制徐什长的训练!”许大兴道:“大伙只要心齐,他拿咱们无可奈何,法不则众!……就怕有人意志不坚,半途被他一吓唬就退出!”

    “这个……”黄虎怔了怔,顿时有些心虚:“这闹得太大了吧?”

    “一点儿不大!”许大兴道:“咱们又不是啸变,又不会围攻他,就是不听他的,明天早晨,大伙都不要出去!”

    黄虎看向张封平:“这样真行?”

    “肯定没问题!”许大兴笑道:“出问题也是我的问题,大伙都是听我的,有事我扛着!”

    “……也行。”黄虎笑道:“咱们也让他看看厉害,知道咱们不是任人揉捏的,也是有脾气的,让他不能乱来!”

    “就是就是!”许大兴呵呵笑道:“那就说好了,明天早晨不要起来,他再怎么威胁,都不起来!”

    “没问题!”黄虎道。

    许大兴抱抱拳:“我还要跟其他人说,先走了。”

    “快去快去。”黄虎兴奋的道。

    待许大兴离开,黄虎笑道:“这回有好戏看了,老张,这次徐什长会不会服软?”

    “不会。”张封平道。

    黄虎道:“即使不服软,有顾忌也行啊。”

    张封平淡淡道:“看看吧。”

    ——

    第二天清晨,众人没听到徐慈航的呼喝声。

    徐慈航与范阳正呆在楚离的帐篷内,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依我说,一人二十军棍,看他们老不老实,胆大包天,还敢私下串连!”徐慈航狠狠咬一口馒头,用力的咀嚼:“不治得他们服服帖帖才怪!”

    楚离道:“老徐,不能硬来,反而激起他们的反抗之意,要是平时,可以这么干,可现在时间不等人,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就是就是。”范阳喝着粥,笑呵呵的道:“软硬兼施才好,总之是要他们老老实实训练,其他的都可以放到一边!”

    “那这个许大兴怎么处置?”徐慈航道。

    楚离道:“老徐你认为呢?”

    “打个半死,以儆效尤!”徐慈航哼道:“胆大包天的家伙,不自量力!”

    范阳笑道:“那倒不至于,不安份嘛,教训一顿就算了。”

    楚离道:“装作不知道就是,关键还是大伙对阵法没信心,看来得让他们知道这套阵法的威力。”

    他看一眼两人。

    徐慈航与范阳也是半信半疑的,他们也没见识到阵法之威,只因为自己光明圣教弟子的身份,还有远胜他们的武功,才让他们信服,死心塌地的训练众人。

    “怎么办?”

    “再训练三天。”楚离沉吟道:“然后找些人过来试一试威力。”

    ——

    清晨时分,许大兴他们兴奋的竖起耳朵,个个趴在床上,盼着徐慈航的声音响起,然后他们默然不动,给他点儿颜色瞧瞧,出一口恶气。

    但一直趴在床上等到中午,累得浑身难受,还没听到徐慈航的声音。

    早晨的饭没吃,肚子饿得咕噜噜叫个不停,他们强忍饥饿,可中午之后,还是没有动静,徐慈航不说话,也没饭过来。

    他们都忍不住了,纷纷起床来到校武场,却见徐慈航正踩着桩子疾走,身形奇快,流畅自如。

    他天外天高手,又在晚上暗中练过,所以身法飘逸自然,远非常人可比。

    “徐什长,咱们不吃饭了吗?”有人问道。

    徐慈航疾走着回答:“不训练就没饭吃!”

    “怎么不训练啦,徐什长你没招呼咱们啊。”

    “你们的小九九我还不知道?”徐慈航冷笑道:“好啊,既然大伙都不想训练,那就闲着!”

    “可不能饿着咱们啊。”

    “你们有志气不训练,那就别吃饭!”

    徐慈航冷电般目光扫过众人:“想要吃饭,就老老实实训练!”

    许大兴扬声叫道:“咱们宁肯饿死也不会任人鱼肉!”

    “好得很。”徐慈航哼一声,脚步不停,不再理会众人。

    众人到了晚上,已经前胸贴后背,仍咬牙坚持,一晚上饿得没睡好。

    第二天早晨。

    “起床!起床!过来!过来!”天刚蒙蒙亮,徐慈航的声音响起:“五个数不到者,二十军棍!”

    除了许大兴,所有人都在五个数内跑到徐慈航跟前。

    许大兴迟疑了一下,看众人都跑过去,知道大势不可违,只能也跑过去。(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