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1016章 对策(五更)
    ps:更新完毕,状态慢慢恢复了。

    范阳笑道:“小蒋,我去拿就好,何必非要老赵呢。”

    “我倒要看看,他架子有多大!”蒋劲夫冷笑道:“这里不是大光明峰,是鹰扬军!”

    “是是是。”范阳呵呵笑道:“是鹰扬军,不过小蒋,你今天是了什么疯,非要找老赵的别扭?”

    “老范,你也想跟我犯浑是不是?”蒋劲夫觉出他的语气不对。

    范阳呵呵笑着摆手:“我哪能呐,就是奇怪,想问问。”

    二十个死囚多是青年与中年,没有老人,他们好奇的看着范阳与蒋劲夫。

    他们本是死囚,忽然被告知有活命的机会,只要能在锋锐营呆足一年,就能活命。

    这对于他们来说可谓天大的喜事,即使坚持不足一年,能多活一些日子也是好的。

    他们这些人就不怕热闹,不怕事大,兴奋的看着蒋劲夫与范阳,巴不得他们打起来。

    蒋劲夫脸色越阴沉,他长得清秀,个子不也高,但有一身好武功,身为将军的随身侍卫,平日里在军中颐指气使,没受过顶撞。

    徐慈航懒洋洋的走过来,斜眼看着蒋劲夫:“怎么,来咱们锋锐营里耍威风?”

    范阳忙摆手道:“小徐,没啥大事,你别掺和了。”

    徐慈航斜睨着蒋劲夫:“再找事儿,扭断你脖子!”

    他看着惺忪懒洋洋,脾气却最暴躁,与范阳截然相反。

    “好啦好啦,别动不动就扭断脖子。”范阳忙推他一把,呵呵笑道:“小蒋,别跟他一般见识,走走,咱们去拿兵甲去!”

    蒋劲夫冷冷瞪着徐慈航。

    他知道徐慈航的事,看着削瘦,却是力大无穷,当初就是把同僚一个百夫长扭断了脖子,才被配到锋锐营,要是惹恼了他,真能扭断自己脖子。

    “走吧。”他悻悻哼一声,扭头便走。

    徐慈航来到楚离帐篷内,一屁股坐到另一张床上:“猖狂小人!”

    “这种这伙容易坏事,该直接宰了的。”楚离摇头道:“要不然,就像老范那样不得罪。”

    身中军中,若是讲仁恕,只能被视为软弱,况且这是大离军中,他保持着然心态。

    “给他脸,他得寸进尺,还以为真怕他!”徐慈航撇撇嘴:“他要是敢使坏,我就找机会弄死他!”

    楚离点点头:“这些新来的都不成气候。”

    他已经看过了这二十个人,没有天外天高手,最厉害的也不过先天圆满。

    这些人扔到锋锐营,结果不必多说,纯粹是送死的。

    “有人总比没人好。”徐慈航道:“好好练一练他们的骑术,到时候打个前哨就行。”

    “得好好用他们。”楚离摇头:“我粗通阵法,他们既然武功不行,就那练阵法吧,总比单打独斗得好。”

    “军阵之术?”徐慈航讶然。

    楚离道:“略通一点儿。”

    “不愧是光明圣教弟子!”徐慈航笑道。

    楚离笑笑,光明圣教弟子极少有通阵法的,他却懒得多解释:“先得把他们收拾一顿,磨磨锐气,才能老老实实的练。”

    “交给我就行!”徐慈航拍拍胸脯。

    这时候范阳与蒋劲夫背着二十套铠甲与二十把刀回来,一一放给众人。

    蒋劲夫恨恨瞪一眼楚离所在的帐篷,扭头匆匆离开。

    他回到军中帅帐,来到杨平身前,抱拳一礼:“将军,锋锐营的人已经安置下来了。”

    杨平正盯着一张地图看,漫不经心的点点头。

    蒋劲夫深吸一口气:“将军,我有一事不明。”

    杨平头也不抬,盯着地图:“说。”

    蒋劲夫道:“为何不派出那赵大河,留着他干什么?”

    杨平抬起头,上下打量着他。

    蒋劲夫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怎么,他得罪你了?”杨平起身来到他近前。

    蒋劲夫尴尬的笑笑:“那倒没有,就是看不惯他摆臭架子,一到锋锐营,马上就成了老大!”

    他想着自己当初一身武功进了军营,受了多少欺压,最终得蒙将军青睐,提拔成为近身侍卫。

    自己可是世家子弟,而赵大河不过是被废了武功的弃徒,凭什么如此容易站住脚,那里可是锋锐营!

    杨平点点头,拍拍他肩膀:“你去惹他了吧?”

    “就是指使他帮忙拿兵甲,结果他理也不理!”蒋劲夫哼道。

    杨平道:“光明圣教的弟子啊,驴倒,架子不倒,难免的。”

    “他现在是鹰扬军的兵,可不是光明圣教弟子!”蒋劲夫哼一声。

    杨平笑了:“你是嫉妒人家了吧。”

    蒋劲夫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瞒不过将军。”

    杨平指指他:“你呀……,不成气候!”

    蒋劲夫不服气的道:“将军,我就是气不过,想灭灭他的嚣张气焰!”

    “他的气焰是光明圣教的气焰,你能灭得?”杨平摆手道:“好了,别再自取其辱,干你的正事!”

    “将军,难道就这么闲着他,不让他们出兵?”蒋劲夫道:“干脆让他们出兵,灭了他们就是!”

    灭掉锋锐营的人太容易不过,只要一句话下去,他们去执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就是绝境,纵使是武功绝顶也活不了,在军阵面前,个人的力量太微弱。

    杨平道:“此事我自有安排,不急。”

    “……是。”蒋劲夫看他脸色沉下来,不敢再说:“将军,是属下妄为了。”

    杨平沉声道:“下次不准惹他!”

    “是!”蒋劲夫无奈的答应。

    怏怏退出了大帐。

    杨平盯着他的背影,负手在案几前踱步,脸色阴晴不定。

    他何尝不想直接让赵大河去送死,但却有顾虑。

    赵大河是光明圣教弟子,而且犯事前是舵主,那可不是寻常弟子。

    一个寻常弟子尚且死不得,何况是一个舵主,他若敢拿他当寻常锋锐营的兵来用,真要死在锋锐营,其余的光明圣教弟子岂能饶了自己?

    别看他是犯了教规,但没被逐出光明圣教,还是光明圣教弟子。

    光明圣教弟子在军中、朝中不知有多深的势力,他虽强硬反对光明圣教渗透军中,却不是全面反对光明圣教,他深知厉害,自己在光明圣教跟前就是一只蚂蚁。

    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赵大河晾起来,想立功,没门儿!但也不让他出什么意外,不让他死在鹰扬军。(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