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1015章 添丁(四更)
    楚离打量一眼这帐篷,颇为满意。

    帐篷很宽敞,丝毫没有想象的那般狭窄,一共两张床,两个柜子还有两个轩案,干净整齐,一丝不乱。

    “这里住两人?”

    “原本是两人,现在就你一个。”

    “原来的人都死了?”

    “对。”老范不在意的道:“全都走光啦,整个锋锐营只剩下咱们哥俩儿,现在又加你一个!”

    徐慈航道:“前天还有六个人,回来的只有咱们两个。”

    “最开始的时候,咱们营里三十个人。”老范指了指周围的帐篷:“还是挺热闹的,这大战一起,咱们锋锐营就像下饺子似的,哗啦啦全都进锅,很快被吃掉了!”

    “老范你这是什么话。”徐慈航没好气的道:“还想不想吃饺子了!……来来小赵,跟咱们继续说说,到底怎么混得这么惨,这么大起大落,也太刺激了!”

    楚离坐到一张床上,盘膝坐着,把大概说了一遍。

    没说细节,只说了自己怎么进的光明圣教,然后自己的引路人被害,自己便杀了下绊子的坛主,然后便被教规处置,来到这里。

    “干得漂亮!”老范拍拍他肩膀,赞叹道:“有情有义,好男儿就当如此!”

    “没必要这么干。”徐慈航撇撇嘴不以为然的道:“要是我,先不吱声,埋头猛干,等当了法王再收拾这个坛主,也让他尝尝被使绊子害死的滋味。”

    楚离道:“他就在落秋城,这次大战过后,很可能会成为法王。”

    “唉……,这就没办法了。”徐慈航点点头:“那只能趁早下手,你的命不好啊。”

    楚离笑了笑:“没办法的事,摊上了只能这么干。”

    他看得出来自己这般举动让他们很敬佩,也有了结交之心,谁都喜欢重情重义的人。

    “咱哥三个估计也活不了多久。”范阳笑呵呵的道:“你也很快就能见着心上人了,我最可怜,还没心上人呐!”

    正说话间,先前那披甲士兵又回来,一手提一把带鞘的长刀,一手提着一套铠甲,进来后扔到地上:“齐了!”

    他说罢转身便走,生怕沾上霉运似的。

    徐慈航盯着披甲士兵的背影哼一声,眼中凶光一闪。

    范阳呵呵笑道:“来来,试试合不合身,铠甲可是保命的东西。”

    他上前拿起铠甲递给楚离。

    楚离在手上一提,轻飘飘的,似乎是布甲,敲了敲,这铠甲很结实,虽远不如自己的浮天蚕宝衣,在战场上也能挡一挡刀枪。

    又拿起长刀,拔刀出鞘,刀身雪亮,散着寒气,是一把利刃,虽不是宝刀,也是难得的锋利。

    他满意的点点头。

    “怎么样,还能入你的眼吧?”范阳呵呵笑道:“比不得你们光明圣教的兵刃。”

    楚离道:“不比光明圣教的差。”

    范阳笑道:“真有这般好?”

    楚离点头:“光明圣教有神兵堂,所制的兵刃跟这个差不多,不过再上一层的宝刀当然比这个好。”

    “唉……,据说大秋武林有一个阙刀宫,多是宝刀啊。”范阳叹道:“要是能有一把宝刀,上阵可就如虎添翼。”

    “老范你就别白日做梦了!”徐慈航哼道。

    楚离把长刀放到手边,铠甲套到身上。

    “走,咱们去比划比划。”范阳呵呵笑道:“往后咱们就是一队,也知道底细。”

    他们也想领教一下光明圣教弟子的武功,要是能打倒光明圣教弟子,那也是一件兴奋的事。

    三人来到校武场,每人拿了一把铁木刀,与真刀的重量无异,砍在身上也足够疼。

    楚离成心立威,一刀就把他们制住。

    两人这一下算是心服口服,赞叹不愧是光明圣教弟子。

    楚离暗叹身份的重要,自己光明圣教的身份先压了他们一头,再一展示厉害武功,两人顿时就甘拜下风,心服口服,根本不费什么力气。

    他也了解了二人的出身,老范是武林中人,杀了一个朝廷官员,被配来锋锐营,在锋锐营十年,因为没什么大战,所以活得很滋润。

    徐慈航原本是一个百夫长,后来与另一个百夫长打起来,失手杀了对方,于是被配到这里,来了四年。

    两人都是天外天高手,在他眼里不值一提,不堪一击,但对旁人来说已经是难得的高手,毕竟天外天高手罕见得很,也是他们能活到现在的原因。

    随后的几日,锋锐营好像被遗忘了。

    鹰扬军不时的出动,却没锋锐营什么事,一者人少,再者是杨平之故,不想给楚离立功的机会。

    楚离白天在锋锐营里练功,晚上回附城自己的宅子内,与萧琪说说话,或者游逛河边,在河上泛舟,他已经买了一条小船,随时能乘坐游玩。

    白天时候,他在练功的同时,也会用大圆镜智观照整个鹰扬军,看他们如何练兵,如何配合,论骑兵之利,大离不如大秋,大季不如大离,归根到底还是训练方法的问题。

    ——

    七天之后的中午,外面忽然传来一片脚步声,他大圆镜智看到一群人在一名披甲士兵的带领下来到了锋锐营的校武场上。

    这披甲士兵正是先前带楚离过来的那个,姓蒋,蒋劲夫,将军近身侍卫。

    范阳笑呵呵的迎上去。

    “老范,他们就交给你了,是这次从朝廷要来的死囚犯,没一个好东西!”蒋劲夫扬声道。

    范阳笑呵呵的点头:“交给我就是!”

    “好好整训一下他们,要不然到了战场,纯粹就是送命!”蒋劲夫道。

    “没问题!”范阳笑道。

    蒋劲夫扬声喝道:“新来的那个赵大河,跟我一块去拿兵甲!”

    楚离坐在床榻上没动,仿佛没听到。

    范阳忙道:“不用老赵,我跟小徐就行!”

    “嗯——?”蒋劲夫皱眉看他。

    范阳笑呵呵的道:“他这几天正抓紧时间练功呢。”

    蒋劲夫沉下脸:“看来我指使不动他!”

    范阳笑道:“他忙,咱们就好!”

    军中也是强者为尊,两人对楚离的武功佩服得五体投地,再加上楚离也指点他们,让他们武功大进。

    这种跑腿的小事,当然不能劳烦他。

    蒋劲夫冷笑:“不愧是光明圣教弟子,架子就是大!……今天我还非让他去!”(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