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929章 抢轮(一更)
    ps:村里的网线断了,一直在修,结果还没修好,终于忍不住,找地方表上来。

    至善和尚合什一礼道:“拜赵施主所赐,伤刚养好,不知赵施主的伤势如何?”

    “还好。”楚离静静坐在蒲团上。

    至善和尚摇头:“我看赵施主的修为又弱了一筹,可惜可惜!”

    赵大河的修为远不如上一次,很显然自己伤了他,让他修为大损,看到这般情形,他大是欣喜。

    楚离道:“至善和尚,听说你破了胎中之谜,那你便知道上一世的自己了,上一世你是男是女?”

    “哼!”至善和尚脸色瞬间阴沉。

    楚离呵呵笑道:“原来你上一世是女子,怪不得呢!”

    至善和尚冷冷道:“赵施主不觉得自己的话太多了吗?”

    楚离道:“我对胎中之谜很好奇,上一世是女子的话,感觉会很奇妙吧?是不是有一种错乱之感,莫辨雌雄,很苦恼吧?”

    至善和尚冷冷道:“赵施主是想等援手来吧?”

    “自然不需援手。”楚离摇头道:“对付至善和尚你,援手无用,况且我自己便足够!”

    “看来赵施主要施展杀手锏!”至善和尚哼道。

    楚离伸手虚提,一半红彤彤的黑石飞出炉底,他一边说道:“是有杀手锏,这一次你难逃一死!……不过我还是很好奇胎中之谜,这是什么样的感觉,若是上一世是男人,那还罢了,只会觉得世事沧海桑田,上一世是女人,是什么感觉真的想象不出,至善和尚你说一说呗?”

    至善和尚眼中闪过寒光,随即又隐了下来,平静的道:“赵施主这般激怒贫僧,看来是真有杀手锏,那贫僧倒要领教一二!”

    楚离打量着他:“至善和尚觉得做女人好还是做男人好?”

    至善和尚打量着丹炉:“赵施主不知炼的什么丹?”

    楚离笑道:“养颜美容的,是给女人用的,难道至善和尚也喜欢,受前一世的影响吧?”

    “南无阿弥陀佛……”至善和尚深吸一口气,将汹涌的怒火与杀机压下,长宣一声佛号,响彻整个夜空,城守府上下莫不听闻:“贫僧助赵施主一臂之力如何?”

    一只黝黑泛光泽的月轮从宽大袖中飞出,“呜呜”呼啸着旋向楚离。

    楚离一低头。

    “当当当当……”月轮撞上丹炉。

    丹炉越是阻拦,它旋转越快,想要把丹炉切割一般,火星四溅,声音刺耳。

    它好像与丹炉较上劲,拼命的加,在丹炉上留下了一道道痕迹,可惜丹炉厚实,它只能割至指甲盖般深度,就无力为继。

    楚离探手一捉。

    至善和尚也招手。

    月轮正要飞回至善和尚宽大袖子里,刚一往回飞,楚离的手到了。

    他捉住了月轮,触手冷冽,一股奇异寒气瞬间进入身体,几乎要把他冻僵,乾坤一刀的刀气原本雌伏于丹田,此时被这寒气惊醒,顿时一道刀气刺出,消融了寒气。

    小小的月轮却沉重非常,是两桶水的重量,若非他神力,猝不及防之下怕是要脱手。

    月轮上除了寒气,还蕴着一股奇异的气息,隐约是一股细微的精神力量。

    楚离上下打量,月轮上雕着的花纹仿佛活过来一般,轻轻颤动着想脱离他的手掌。

    至善和尚见招不回月轮,也不着急,另一只月轮“呜呜”呼啸着飞出宽大袖子,射向楚离。

    楚离依旧低头,月轮陡然一旋,擦着丹炉再次飞向他。

    “叮……”楚离把手上的月轮击飞另一枚月轮,第二枚月轮在空中旋转着,却没有了杀伤,至善和尚挥手,袖中的日轮射出一团白光。

    楚离身子一飘,平平移开。

    “砰!”丹炉晃动一下。

    月轮落下,楚离又拿手里的月轮击出,另一枚月轮顿时撞上了丹炉。

    “当当当当……”月轮再次与丹炉较劲。

    至善和尚摇头道:“赵施主,月轮落到你手上也没用,终究是我的,你无法施展。”

    楚离道:“我宁肯把它们投到湖底!”

    “没用的。”至善和尚笃定的摇头。

    楚离探手将陷住的月轮拿回来,一手一枚月轮,沉重非常。

    至善和尚冷哼一声,一枚日轮化为一道白光射出。

    楚离低头避开。

    “嗤!”宛如刀入豆腐,日轮悄无声息的穿过了丹炉,嵌进了院墙内。

    顿时浓郁的药香汹涌而出,溢满了小院。

    “啊……”周锦春趴在屋顶,惨叫一声。

    这一炉断续丹可是6师妹的希望所在,竟然被该杀一百次的至善秃驴破坏,丹炉坏了,断续丹自然炼不成,彻底完了!

    他拼着不要命也要杀了至善和尚拼命!

    刚一动作,又颓然不动,体内空空荡荡,施展轻功上屋顶已经用尽了所有内力,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楚离没有看丹炉,冷冷瞪着至善和尚。

    “南无阿弥陀佛……”至善和尚合什宣了一声佛号,脸露悲悯:“众生多苦,还是早归极乐世界吧!”

    楚离道:“至善和尚,你该死!”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至善和尚合什道:“赵施主,贫僧告辞,先去度了两位女施主!”

    “嗤!嗤!”两声轻啸同时响起,楚离的刀气终于射出。

    “叮……”至善和尚起两枚日轮,分别挡在心口与喉咙,微笑道:“赵施主不会以为贫僧只有两枚日轮吧?”

    他早看出楚离的想法,要下掉自己的日月轮,于是将计就计,此时看着楚离阴沉的脸色,心口大畅,美爽难言。

    楚离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好本事!”

    “告辞!”至善和尚收起两枚日轮,飘身上墙。

    “嗤嗤嗤嗤!”楚离一跃到了墙下,双手齐挥,十几道刀气几乎同时射出,经脉疼痛宛如刀割。

    “哞!”至善和尚掐手印断喝一声,宛如一声狮子怒吼,响彻夜空。

    宽大红袍猛的涨起如皮球,奇异气息在身体周围流转,正是地藏转轮经的气息,身体顿时化为转轮,无滞无碍,不沾不粘,所有力量会被反弹卸去。

    一直隐在他背后,若隐若现的巨大佛像陡的凝聚,乍显出真容便扑进至善和尚身体。

    至善和尚瞬间如高山般雄峻,俯看众生的气势扑面而来。

    屋顶的周锦春几乎下意识的想叩拜,本能的屈服。(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