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922章 暗斗(六更)
    ps:更新完毕。

    他阴沉下脸,猛的一挣落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瓷,把一瓶培元丹全都倒进嘴里,然后一道道刀气射向至善和尚。

    至善和尚日轮挡在心口与喉咙,还有其余位置。

    “叮叮叮叮……”一道道清鸣声不绝于耳,闻之心静神宁,俗念俱消。

    楚离刀气纵横,至善和尚巍然不动,双手各执一日轮,一一挡住刀气,两人间隔不过五步。

    楚离有些绝望,想着是不是要恢复修为,化为楚离来收拾掉这个至善和尚。

    恰在此时,莫千军飘至,一道大光明神拳捣向至善和尚。

    至善和尚飘身避开。

    他此时在全神贯注盯着楚离的飞刀,无瑕分心,只能避开这一拳。

    楚离扬声道:“莫坛主,助我一臂之力!”

    莫千军道:“怎么做?”

    “借我内力一用!”楚离一边挥刀一边说道。

    莫千军飘身来到他近前,小心翼翼防备着至善和尚,至善和尚全神贯注于飞刀,没有理他。

    “把内力渡给我!”楚离从墙上飘落,转身背对莫千军,毫不戒备,似乎他们不是仇人。

    莫千军毫不犹豫的双掌按上楚离背心。

    顿时奇大无比的力量从楚离后背涌出,一口吞噬了他大半内力,让他吃了一惊。

    楚离精神一振,冷笑道:“至善和尚,倒要看看你能挡多少刀!”

    至善和尚道:“贫僧要看看赵施主到底能多少刀!”

    “好!”楚离说着话,刀气越凝练与迅,压得至善和尚再次全神贯注,没有理会李若兰扶起6珍。

    两女各服下了灵丹,坐在榻上调息。

    她们明白自己帮不上忙,只能静观其变。

    莫千军只觉得内力迅消失在楚离身体,楚离身体好像一个无底洞,自己的内力怎么也添不满,支撑不了太久时间。

    他咬了咬牙,猛的一抽右手,非常吃力的抽出来,楚离后背好像有无穷的粘力,不容他手掌离开。

    莫千军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大拇指弹开塞子,将瓶内的灵丹一口气倒进嘴里,补充自己消耗的内力,没有灵丹帮忙,自己坚持不了太久。

    至善和尚慢慢后退,楚离刀气威力越来越强,度也真来越快,过至善和尚的反应,而且刀上蕴含的力量太庞大,也不宜太靠近。

    “李师妹,再给我一瓶培元丹!”莫千军叫道。

    李若兰从怀里掏出一瓶培元丹,带着淡淡幽香来到楚离跟前,倒出一把在手心,塞到了楚离嘴里。

    至善和尚忽然一飘身,避开飞刀,然后一道白光从日轮射到楚离身上。

    “砰!”楚离不闪不避,手上寒光一闪,一把飞刀射进至善和尚胸口。

    至善和尚低头看了一眼,好奇看了看深陷胸口的飞刀,小巧精致,宛如艺术品无异,忍不住想拿在手里赏玩。

    “噗!”楚离被白光结结实实击中,吐出一口血来,后退一步。

    莫千军身子一震,感受到了汹涌的力量从双掌灌注而来,凝练如实质,如刃如刀,几乎要把他割成几块。

    日轮射出的力量坚固得像一块石头,楚离硬生生的转化了一丝,转到了莫千军身上。

    莫千军看楚离吐血,没怀疑楚离使坏,看至善胸口插着一把刀,精神不由的一振。

    这是至善和尚第一次受重伤,上一次6珍拼着受伤也给了她一剑,却没能刺破他胸口。

    他身上蕴着奇异的力量,把力量带偏,6珍那一剑原本十拿九稳,关键时候却偏向别处,几乎仅是刺破了一点皮,6珍却断了一臂,想起来就让人恨。

    莫千军只觉庞大的吸力再次传来,将周身所有内力吞噬一空。

    楚离“噗”的吐出一口血箭,随着血箭而去的还有一柄飞刀,奇快无伦。

    “嗤!”至善和尚的日轮刚要挡住心口,飞刀已至。

    “南无阿弥陀佛……”至善和尚宣一声佛号,一步跨出,再跨出一步消失在众人眼前。

    “噗!”楚离又喷一道血箭。

    “噗!”莫千军也吐出一口血来,脸色迅灰白。

    莫千军在至善和尚离开之际忽然出手,想震断楚离心脉。

    但他内力几乎成空,一丝内力马上被楚离转化为他的力量,转头攻击莫千军心脉。

    莫千军体内空荡荡毫无防备,心脉顿时剧烈疼痛,眼前一阵阵黑,暗自咬牙不已。

    “赵师弟!”李若兰忙过来扶住楚离。

    楚离长舒一口气,软绵绵的坐到地上,扭头瞪莫千军:“莫坛主好手段!”

    莫千军抹一把嘴角的血,摇摇头:“彼此彼此!”

    他们都下了暗手,可惜最终是两败俱伤。

    “亏得莫师兄!”李若兰道:“若不是莫师兄相助,咱们都要死在至善手上!”

    楚离哼道:“不错!”

    两人说话的功夫,白凤他们出现。

    6珍秀脸如金纸,呼吸急促,恨恨瞪他们一眼。

    莫坛主喘息着道:“6师妹,怨不得大伙,人越多越麻烦,对至善越和尚越有利,大伙不动手是对的!”

    “正是正是……”众人忙道。

    朱文瀚死死瞪着楚离。

    楚离瞥他一眼:“我又没杀荆归年!”

    “你虽没杀他,却也没救他!”朱文瀚冷冷道。

    楚离道:“我该救他吗?”

    “老朱,你别无理咬三分!”白凤道:“当时赵公子只能救一个,救我还是救荆归年,这还用说吗?”

    “公报私仇,心胸狭窄!”朱文瀚冷冷道:“比莫坛主差远了!”

    楚离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我比不得莫坛主大公无私,大伙的命都是莫坛主救的,没有莫坛主出手,我们都要死在至善和尚手上!”

    “哪里哪里……”莫千军摆手笑道:“我只不过帮忙,功臣还是赵大河你,咱们一把年纪都白活,最终还是要靠你!”

    “行了你们!”白凤哼道:“现在想想,至善和尚下次来的话,怎么应付?”

    “咱们有了赵大河,总算有把握全身而退!”莫千军笑道:“只要他敢来,就得挨光明刀!”

    李若兰忙道:“莫师兄,赵大河还得回去,不能一直呆这边的。”

    她听莫千军的意思是要把赵大河留下,觉得不妥。

    莫坛主用意怕是没这么简单,并不只是为了对付至善和尚,恐怕还有别的目的,再大公无私的人,也不可能不报侄女之仇。

    “赵大河一走,咱们真要交待这里了!”莫千军叹道。

    “不能走!”朱文瀚哼道。

    一直没说话的赤阳宗两个中年人也点头,赵大河是对抗至善和尚唯一的希望,一旦走了,他们凶多吉少。(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