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868章 要胁(四更)
    秦淮川脸色一下阴沉下来,冷冷瞪着他。

    楚离笑道:“秦师兄,你不会介意吧?只不过是馒头,又不是我的口水,不脏。”

    秦淮川看着楚离的手,脸色越阴沉难看。

    楚离的皮肤黝黑,在秦淮川看来就是脏乎乎的,不知道洗没洗手。

    楚离得意洋洋的道:“哦,我上午在灵药圃里种灵草,没来得及洗手,不过灵药圃也不脏,所以秦师兄不必在意,尽管吃就是了,没毒。”

    “姓赵的,你什么意思?!”孟洛大吼一声。

    楚离笑眯眯的道:“原本是扔到我嘴里的,哪知道手一歪,落到秦师兄菜里,秦师兄不会介意的吧?”

    “你是故意找茬,是不是!”孟洛看秦淮川阴沉着脸压压手,知道他不想声张,于是放低了声音。

    楚离点点头:“我是找茬。”

    “姓赵的,别以为拿你没办法!”孟洛阴阴的哼道。

    楚离道:“栽赃陷害嘛,你们的办法多的是,那又如何!”

    “你……”孟洛眯着眼睛:“别找不自在!”

    楚离哈哈大笑一声:“找什么不自在,你再啰嗦,咱们直接去练武场,我不把你废了我就不姓赵!”

    “你没那本事!”孟洛冷笑道。

    楚离道:“挑战光明刀,你敢应战吗?”

    “哼!”孟洛冷笑一声,扭头对秦淮川道:“秦师兄,我再给你端一盘,咱们走吧。”

    秦淮川阴沉着俊脸,朝楚离看一眼:“看来赵师弟要跟我做对到底了。”

    楚离大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还跟你做对到底,好大的口气,跟你做对到底怎么,手下败将,滚一边去!”

    他一脸不屑神色:“自取其辱,一天到晚弄些小手段,阴谋诡计,鬼鬼祟祟,小人一个,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了,口气不小!”

    秦淮川俊脸阴沉得更厉害。

    宋东林暗自喝彩,却装聋作哑。

    莫翠翠嗔道:“赵大河,你太放肆了!”

    “我放肆?”楚离扭头瞪她,冷冷道:“堂堂一介坛主,丝毫没有豁达气魄,偏偏跟我一个刚入门的弟子计较,设计陷害,什么狗屁的坛主,小人一个!”

    “赵大河!”莫翠翠腾的站起来:“你敢骂我爹!”

    “骂他又怎么样?”楚离不屑的大声道:“他身为坛主就能胡作非为,陷害我一个小人物,我难道就不能骂他,还要跪下来感谢他害我!”

    莫翠翠大喝道:“你——!”

    楚离喝道:“惹火了我,我直接求见圣女,当面对质,看他能不能瞒得过圣女法眼!”

    莫翠翠指了指他,却是凛然。

    圣女法眼洞悉人心,不管有什么阴私,都逃不过圣女一双法眼,赵大河真要这么干,把爹拖到泥沼中,圣女绝不会轻饶!

    楚离又指着秦淮川喝道:“还有你,姓秦的,会耍一点儿小聪明,使点儿阴谋诡计就以为自己智计无双,心中窃喜,自我陶醉,真是可笑之极,你可有胆跟我到圣女跟前对质,说你没陷害我?!”

    “有何不可!”秦淮川淡淡道。

    楚离道:“好!”

    他从怀里掏出一块白玉牌,扬起来喝道:“这面玉牌乃我立下大功后圣女亲自所赐,可以凭此牌求见圣女,姓秦的,你敢跟我在圣女跟前对质吗!”

    秦淮川盯着他双眼,似乎要看出真假。

    楚离冷笑道:“你不敢,凭你这点儿小聪明,以为能瞒得过圣女?”

    秦淮川沉声哼道:“真是可笑!”

    楚离撇撇嘴道:“那好,我就求见圣女,咱们当面对质,还有崔大的事,一块儿算帐!”

    他说罢起身往外走。

    “慢着!”秦淮川沉声道。

    楚离扭头瞪向他,冷笑道:“姓秦的,有什么话说!”

    秦淮川深吸一口气,摇头道:“这点儿小事就不劳烦圣女了,圣女日理万机,不宜打扰。”

    他看楚离的神情不像做假,看来这次跌到铁板上了,谁想到他一介峰外弟子会有这块玉牌,如此受圣女重视!

    楚离哈哈一笑:“你不敢了,心虚了!”

    秦淮川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看咱们还是化干戈为玉帛,往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就是了!”

    楚离“嗤”的一笑:“你还真有意思,我从藏经阁沦落到灵药圃,全是因为你的陷害,我就这么算了,乖乖的认了?你以为你是谁!”

    “那好吧,你要如何?”秦淮川哼一声道:“给你补偿就是。”

    “地藏转轮经!”楚离哼道。

    “不可能!”秦淮川断然哼道。

    楚离转身往外走。

    “慢着!”秦淮川忙道。

    楚离扭头看他。

    秦淮川皱眉道:“换一个条件!”

    “哼,换一个条件,把我弄回藏经阁!”楚离冷笑。

    秦淮川摇摇头道:“我没这么大的本事。”

    即使陷害他,也是经过了精密的推衍与设计,然后做到天衣无缝,即使刑堂也没办法查清楚。

    但毕竟是教规森严的大光明峰,任何人都不能只手遮天,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极限,不可能随意更改刑堂的决定。

    刑堂那边似乎没有追查的动作,这让他惴惴不安,所有安排一下落空。

    楚离哼道:“那只能是地藏转轮经!”

    “再换一个条件!”秦淮川哼道。

    楚离扭头便走。

    “慢着!”秦淮川喝道。

    看秦淮川被逼成这样,孟洛牙齿咬得吱吱作响,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楚离。

    楚离哼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以为自己还有选择?”

    “……好吧。”秦淮川缓缓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传你地藏转轮经!”

    “你别想弄鬼!”楚离哼道:“要是你传我地藏转轮经,这件事就算了,否则,咱们就把新帐老帐一块算,不仅是你,莫坛主也逃不掉!”

    “没问题,我会传经给你!”秦淮川哼道。

    楚离道:“什么时候!”

    “现在吧。”秦淮川道:“咱们到练武场上去。”

    “好。”楚离点头。

    莫翠翠讶然道:“秦师兄,你真要传他地藏转轮经?”

    秦淮川道:“他既然想要,传给他又如何!不差他一个!”

    “可是……”莫翠翠迟疑。

    秦淮川道:“大伙不是没见过地藏转轮经,没人能练入门,他也不行!”(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