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801章 教训(六更)
    ps:更新完毕。

    月如跟他聊了几句,知趣的退出屋子,让楚离安心疗伤。

    楚离随后几天一直在屋内疗伤,月如三天过来送一次菜肴,除此之外就不打扰他。

    楚离看得出来,月如对他热情了许多,显然是感激他杀谭晋。

    七天一盏眼过去。

    楚离疗伤完成后,一直埋头苦修,提升大光明经。

    白虎宗绝不会罢休,下一次会派更厉害的高手,甚至穿着白虎甲,自己想凭光明刀取胜很难,需要硬拼,靠的还是修为。

    华灯初上,两个老者缓步踏进了凤仙楼。

    两老者站在一起很显眼,一个高大一个瘦小,仿佛大人跟小孩走在一起,但两人身上皆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人不敢取笑。

    他们来到凤仙楼,一个小厮迎上来,矮个子的老者沉声道:“我们要见月如。”

    “月如姑娘?好,随小的来。”小厮忙引二人进了二楼一间屋子。

    月如很快盈盈进来,一袭素洁的罗衫,裣衽一礼,嫣然笑道:“月如见过二位老爷。”

    “咱们是白虎宗的。”矮个子老者沉声道:“月如姑娘你是天罗宗弟子吧?”

    月如轻颌:“原来是白虎宗的前辈,失敬,小女子正是天罗宗弟子,二位前辈有何贵干?”

    “谭晋过来找过你吧?”

    “谭长老?是。”

    “他说什么?”

    “跟小女子打听赵大河的踪迹。”

    “没有别的了?”

    月如摇摇头:“小女子曾利用赵大河来的机会,暗算他一回,可惜音杀之术对他无效,没能杀得了他,他直接逃走了,再没见过,这几天也没见到谭前辈。”

    “谭晋死了。”矮个子老者沉声道:“老夫周宁和,想问你几句,你真的不知道赵大河的踪迹?”

    月如一怔:“周前辈何出此言?”

    “有人看到你给三楼的人送饭。”周宁和哼一声道:“不知这个人是谁?”

    “这个……”月如摇头道:“恕小女子不能回答。”

    “是赵大河吧?”周宁和冷冷道。

    月如咬咬下唇,轻轻摇头:“不是。”

    她心下暗恼,看来白虎宗在凤仙楼竟然有眼线!

    这凤仙楼可是天罗宗的,白虎宗竟然在楼内收买眼线,居心何在!

    “带我们过去!”高个子老者冷冷道:“老夫傅玉,你该听说过。”

    “原来是傅前辈。”月如心下一凛。

    她确实听说过傅玉的名字,狠辣无情。

    “你跟谭晋有仇吧?”傅玉道。

    月如一怔道:“傅前辈何出此言?小女子以前没见过谭前辈,有什么仇?”

    “哼,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傅玉冷冷道:“你为了报仇而助赵大河也没什么出奇。”

    月如露出迷茫神色:“傅前辈这话小女子不明白,什么杀父之仇?”

    傅玉深深看她一眼,摇头道:“带我们上三楼,看看你一直送饭的那个人吧。”

    “请恕小女子不能从命。”月如摇头道。

    傅玉冷冷道:“你敢不听?”

    “傅前辈不是敝宗前辈,小女子为何要听傅前辈的呢?”月如平静的摇头。

    “好大的胆子!”傅玉沉声道:“以为老夫不敢教训你?”

    月如道:“白虎宗虽强,咱们天罗宗也不是任人捏的软杮子,傅前辈若要教训小女子,自有师门长辈跟傅前辈讨回公道。”

    “天真!”傅玉冷笑道:“我倒要看看谁敢跟我讨公道。”

    他说罢双掌一合,顿时一道虎影出现,栩栩如生宛如真实的白虎,倏的射向月如。

    月如脚下踩着莲步,曼妙娇躯如莲花在水面一荡,躲开这一击,但虎影灵动,一直追在她身后。

    她在屋内数次挪形换位,终究没能避开,“砰”一下飞出去,撞倒了房门。

    “傅前辈真是好大的威风!”一道清冷娇哼声中,绝美少妇蓦的出现,站在两人跟前:“敝宗弟子说打便打,还以大欺小!”

    “白凤?”周宁和与傅玉皆皱了一下眉头。

    白凤冷笑道:“傅前辈,月如她到底犯了什么错,你就动手?”

    “小丫头傲慢无礼,老夫代为管教一下。”傅玉哼道。

    白凤冷冷道:“代为管教?你一个老不死的既不是他的长辈,又不是他的亲戚,凭什么管教?”

    “白凤,休得放肆!”傅玉断喝。

    “我再放肆也没你放肆!”白凤冷哼道:“倚老卖老,什么东西!”

    “白凤,少说两句!”周宁和摆摆手:“不过是一点儿小教训,又不是受多重的伤。”

    月如已经站起来,胸口烦闷,五脏六腑受了轻伤。

    白凤美丽的眸子一瞪周宁和:“周老头,你又装老好人,好像没你什么事似的,我弟子怎么得罪你们啦?”

    “呵呵,都是误会。”周宁和摆手笑道:“误会。”

    他们两个一下明白自己误会了,月如往三楼送吃的,显然是给师父白凤。

    白凤娇哼一声:“那我弟子就白挨一顿打?我会去你们白虎宗的地盘,找你们弟子教训,也说是误会!”

    “别胡闹。”傅玉哼道:“你们是不是看到了赵大河?”

    “是,我们看到了。”白凤点点头:“我们不仅看到了,还帮他对付谭晋,把谭晋杀了,我们得了大好处,……你们就满意了吧?”

    “白凤,别胡闹了,咱们要找到这个赵大河。”周宁和道。

    白凤哼道:“我怎么胡闹了,打了我的弟子,我就不能说几句?你们白虎宗霸道惯了,是不是要一统三宗?光明圣教也没这么大的气魄!”

    “好啦好啦,少说几句。”周宁和摆手道:“月如也没受伤,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赵大河的行踪?”

    “你们白虎宗眼线遍地都不知道,我们能知道?”白凤没好气的道:“你们白虎宗也就窝里横,一个小小的光明圣教弟子都对付不了,还有脸在这里教训我弟子!”

    傅玉冷着脸,知道不能跟这个白凤纠缠,否则没完没了。

    她师父是天罗宗的宗主,极为护短,要是知道白凤在这儿,他才不会动手,吓唬几句就算了。

    这个白凤刁蛮,要对付自己的弟子,自己还真没办法,教训月如还行,要是教训了白凤,自己就是麻烦无穷。(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