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796章 用心(一更)
    楚离随着月如往上走,来到了三楼,然后进到一间屋子.

    顿时感觉周围一静,好像所有的声音一下消失,彻底与世隔绝,自己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楚离讶然看向月如。

    月如嫣然笑:“这是须弥阵,自成一个世界,与外界彻底断绝,只要呆在这里,白虎宗的白虎追魂术便无可奈何,找不到你。”

    楚离道:“你们天罗宗精通阵法?”

    “这是自然。”月如笑道:“阵法之道也是咱们天罗宗的修炼之一,只可惜阵法研究需要的资质太高,几乎没有弟子能入门,但祖师们的遗泽犹在。”

    楚离道:“你们天罗宗有多少阵法师?”

    “两个。”月如道:“难道赵公子对阵法也感兴趣?”

    楚离忙点头道:“非常神奇,我也想练一练。”

    “好啊。”月如笑道:“阵法与别的武学不同,并不禁绝外传,如果赵公子你能入门,那也是自己的造化。”

    楚离眉头挑了挑:“阵法不是你们宗门的镇派绝学?”

    月如摇头:“宗里有镇宗阵法,但阵法之道不是,所以你要学阵法之道的话,我可以弄一些书给你,不过阵法太过深奥莫测,让人脑袋都要炸开,我是研究不来的。”

    “那就多谢了。”楚离道。

    月如摇摇头道:“赵公子在这里会觉得格外的无聊,时间流逝格外慢,练功之余研究一下阵法倒也不错,打时间。”

    楚离点头。

    月如道:“白虎宗估计要一个月才会死心,赵公子就在这里呆上一个月吧。”

    “不会连累你们吧?”楚离道。

    月如轻笑一声:“我们与白虎宗还算是同盟,一起对付你们光明圣教。”

    楚离道:“藏起我来算是私人恩怨?”

    “是。”月如轻轻点头:“谭晋于我有血海深仇,不能不报。”

    楚离缓缓道:“我会杀了他。”

    月如露出嫣然笑容:“赵公子你现在的武功,怕不是他对手,要杀他还是等将来吧。”

    “他这般厉害?”

    “是白虎宗最顶尖的长老之一,比起祝庆由强得多。”月如指了指墙角一根细绳:“有什么需要就拉一下这绳子,这里只有我能进,旁人进不来。”

    楚离点头。

    月如裣衽一礼,盈盈退了出去。

    楚离打量着这须弥阵。

    此阵确实玄妙,当时进来时,大圆镜智竟然没能查察它的存在,此时身处阵中,仍能通过大圆镜智看四周,并不阻碍,就像单向屏蔽一般。

    他看到月如袅袅出去,然后来到三楼另一个房间,推进进去后,裣衽一礼:“师父。”

    屋内床榻上盘膝坐着一个身段曼妙,相貌绝美的少妇,宛如熟透的蜜桃,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散着诱人的气息。

    她睁开明眸,懒洋洋的瞥一眼月如,淡淡道:“他藏起来了?”

    “是。”月如乖巧的点头道:“师父,为何要帮他?”

    “你觉得呢?”绝美少妇懒洋洋的问。

    月如摇摇头:“弟子不明白,他毕竟是光明圣教弟子,将来是咱们的对手。”

    “四大宗门分分合合,斗了这么多年。”绝美少妇淡淡道:“没有灭派之虞,都是利益之争,……光明圣教势大,是因为托于大离朝廷,咱们三宗势小,只能抱成一团,对抗光明圣教是为了争夺利益,但利益之下,三宗也不会齐心。”

    “是。”月如点头。

    三宗各有各自利益,而且行事方法与理念也不同,彼此也有冲突。

    绝美少妇道:“所以别死心眼,因为结盟就真的仇视光明圣教,若有机会交好,为何不交好?”

    “师父是说,他会是光明圣教的重要人物?”月如蹙眉:“实在不像呢,更像是弃子。”

    她觉得赵大河傻乎乎的,相貌也不佳,实在不会给人好感,更不像是什么大人物,没有大人物之气魄,感觉难成大器。

    绝美少妇淡淡道:“那是因为你不明白光明圣教的弟子培养之法,光明圣教对弟子严苛之极,比起他们,咱们天罗宗弟子就是温室里的花草。”

    “怎么看,他都是必死之局。”月如道。

    绝美少妇道:“让弟子身处绝境中,激其潜力,找到最强的那个弟子,这便是光明圣教的培养弟子之术,至于说弟子死不死,那全凭个人的造化,光明圣教是不会救的。”

    “真够残酷的。”月如撇撇红唇,很不以为然:“那得死多少弟子啊,弟子们怎会忠心!”

    “与其将来死,不如早早死,光明圣教就是这么狠辣!”绝美少妇哼一声道:“不过这种办法,正给咱们交好光明圣教弟子的机会,在困难之际雪中送炭,将来他成为光明圣教的大人物,就会影响光明圣教对咱们天罗宗的态度。”

    “师父真觉得赵大河会成为光明圣教的大人物?”

    “我的预感很准,他会是个厉害人物,好好对他吧。”绝美少妇道:“跟他结下交情,将来你会受益无穷。”

    “是,多谢师父。”月如轻轻点头:“他想研究阵法。”

    绝美少妇轻哼一声道:“给他阵法入门书,看他有几分本事。”

    她说着摆摆玉手。

    “是。”月如答应一声,裣衽一礼告退。

    她一关上门,那间屋子在楚离的大圆镜智里顿时消失,观看不到,显然这绝美少妇的房间也布了阵法。

    楚离眉头挑了挑,收回了大圆镜智,果然如自己所料,这位月如姑娘可不是对自己一见钟情,或者单纯是为了报仇而救自己,是奉师命而为。

    月如之师父是打算烧冷灶,在自己身上投注,确实有眼光!

    月如很快回来,拿了几本黄旧的绢册,放到书桌上,嫣然笑道:“这是几本阵法入门,赵公子不妨先看看,若能看进去,再看更深的阵法。”

    “好,多谢月如姑娘。”楚离抱抱拳。

    月如嫣然笑道:“赵公子若能掌握阵法,对付谭晋便多了一分胜算。”

    “对。”楚离点头。

    他想通过学习阵法,自己也能把阵法用出来,也是成为山内弟子重要的一个优势。(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