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757章 横扫(三更)
    他径直回到了三绝堂的地星院。

    一路上他沉着脸,杀气腾腾,碰上谁也不搭理,好像都欠他钱一般,看得人们暗自摇头,这个平安镇来的家伙确实一身蛮气,与洛州城格格不入。

    他来到地星院,二十几个人在院子里练功,都是先天高手,甚至有先天圆满的,看到他进来,有人打招呼:“赵大河,过来啊!”

    楚离扫一眼,哼一声扭头便走。

    “喂,赵大哥,香主不在呢。”先前那人扬声叫道。

    他是一个魁梧壮实的青年,与楚离差不多大小,一脸横肉,挑衅的看着楚离:“听说你神力惊人,刀法惊人,香主破格招你进来,来呀,露一手呗!”

    楚离没有搭理他,径直朝正厅走去。

    “喂,香主真不在!”那魁梧壮实青年扬声叫道:“你不相信我?!”

    楚离扭头瞪他一眼:“你算个什么东西!”

    这句话一出,魁梧壮实青年顿时一怔,随即脸色涨红,怒瞪着他:“姓赵的,你找死!”

    楚离扭头走向这青年,三角眼上下打量他几眼:“你叫什么名字?”

    “孙兆仁。”魁梧壮实青年哼道。

    他随即觉得自己太过示弱,又羞又惭,生出愤怒:“姓赵的,你是故意的吧?”

    “你这种无名小辈,我懒得记名字!”楚离摆摆手:“你这么挑衅,是羡慕嫉妒我吧?”

    “胡说!”孙兆仁怒气冲冲,上前几步:“姓赵的,你跟香主是不是亲戚?”

    “你这脑子真是有问题。”楚离失笑,指了指他:“你是说香主假公济私吧?胆子真够大的,比我胆大!”

    他说着摇摇头:“对你这种蠢货,我还真不想多说废话!”

    他伸手来到兵器架前,拿起一把木刀:“来吧,看看你的本事!”

    “好!”孙兆仁咬切,也拿起一把木刀:“倒要看你有什么本事!”

    楚离一刀劈下,劈山式。

    孙兆仁举刀迎上。

    “噗!”孙兆仁与木头一起倒在地上,捂着肩膀,难以置信的瞪着楚离。

    他觉得自己一刀就像迎击从山顶滚落的巨石,挡与不挡没有区别,肩膀剧烈疼痛像断了骨头断。

    楚离扭头扫向其余二十个人,扬声喝道:“谁还不服?一块上吧!”

    “我来试试!”一个墩实青年拿起一把木剑,平平举向楚离。

    楚离哼道:“还有吗?一块上!”

    “我一个就足够了!”墩实青年哼道:“看剑!”

    木剑奇快,瞬间刺至楚离喉咙。

    楚离一刀斜撩,在木剑到达喉咙之际,长刀已经撩中墩实青年。

    刀尖上挑,避过他的下身要害,否则这一下就能让他成为太监。

    “哦……”墩实青年长剑脱手,双手捂住小腹。

    他嘴巴大张,拼命的吐气不会呼气,脸庞好像蒙了一层红布,喉咙里只是嗬嗬声,却一句话说不出,佝偻着身子缓缓倒在地上。

    楚离撇撇嘴,再次扫向众人:“还有想动手的吗?”

    众人皱眉看着他。

    虽然不忿他的猖狂,目空一切,但他展示的强横力量与奇快度让他们忌惮非常,自忖上去讨不了好。

    楚离哼一声:“一群废物!”

    众人愤怒的瞪着他。

    “我来领教!”一个中年男子沉声道。

    楚离扫他一眼:“你一把年纪了,还逞什么能!”

    “赵大河,你太狂,我得让你知道天高地厚!”中年男子哼道。

    楚离摆摆手:“少啰嗦,打就打,不打就别废话,我最讨厌你们这些家伙,动手还要给自己找理由,想打就打,找什么理由,你赶紧动手!”

    中年男子拿起一把木剑,一个箭步到了楚离跟前,木剑化为一道黄光,迅非常。

    楚离一记撩阴式。

    “啪!”木剑荡起来。

    楚离感觉到一股内力钻进身体,不在意的挥刀平抹,一记平江式,一刀斩在中年男子脖子上。

    中年男子直接栽倒,怎么也爬不起来。

    楚离哼道:“架式倒吓人,还有吗?”

    众人这次彻底服气,中年男子可是先天圆满,再上一步,就能达到天外天境界。

    楚离撇撇嘴:“真是一群废物!”

    众人怒瞪着他,却没人再出来自取其辱。

    楚离扭头进了大厅,坐到一张太师椅上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众人瞪他一眼之后各自练功,知耻而后勇,拼命练功才能洗去今天所受的耻辱。

    ——

    脚步声响起,周勋从外面进来,摆摆手,示意楚离不必多礼。

    他坐到正中的太师椅中,平静的道:“遇到刺杀了?”

    “嗯。”楚离道:“香主,我能杀他们吧?”

    “能不杀就别杀。”周勋摇头道:“毕竟是三绝堂的兄弟。”

    “要是他们念我是兄弟,也不会杀我。”楚离哼道:“只准他们杀我,不准我杀他们?”

    “这倒也是。”周勋失笑。

    楚离道:“照我说,我杀得轻了,直接把他们晨光院一窝端,看冯香主还能指使什么人来杀我!”

    “那只能他亲自出手。”周勋道。

    楚离哼一声:“香主你不会袖手旁观的吧?”

    “走吧,跟我来!”周勋起身往外走。

    楚离跟在后面出了大厅:“去哪儿?”

    “去见一个人。”周勋道。

    他带着楚离到了得意楼前。

    楚离讶然看他。

    周勋道:“不要多问,问了也白问,我不会回答。”

    “好吧。”楚离无奈的道,嘟囔了一句:“神神秘秘。”

    周勋瞪他一眼,没多理会。

    他也慢慢了解了赵大河的脾气,确实是一根筋,不通人情世故,心智远没成熟,要是一般见识,会把自己气死。

    两人进了得意楼,一个英俊小厮迎上来,径直带着二人到了四楼,然后躬身退下。

    楚离扭头看看周勋,做好奇状,故意装成不明白。

    二人到了最东头一间屋子,周勋恭敬的敲两下门,动作轻柔,似乎房门是薄薄一层纸,生怕不小心会敲破。

    “进来!”一道清脆声音响起。

    周勋推门进去,然后轻轻关上门,躬身一礼:“见过若兰姑娘。”

    楚离也跟着抱拳一礼。

    客厅里的绣墩上静静坐着一位娴静妩媚的妙龄女子,眼波若水,眉梢间蕴着妩媚,却神情严肃清冷,淡淡看着周勋与楚离:“就是他?”

    “是。”周勋点头。

    楚离好奇的看向他,露出几分野性与无畏。

    若兰姑娘招招手。

    楚离指了指自己,周勋忙瞪他一眼。

    楚离走到近前,淡淡兰花香气飘入鼻中,若兰姑娘眼波越清亮逼人,伸出玉手指了指他右臂。

    楚离知趣的伸出右腕。(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