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675章 兵权(二更)
    “咱们这次欠楚大总管的人情太大。”冷守石摇头道。

    冷守山道:“他都知道了?”

    “难说。”冷守石看向两中年。

    圆脸中年道:“祝五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受制的,一下昏了过去,没见过捉他的人,也没人问他什么话。”

    “……难保他不知道。”冷守石摇头道:“他在秘卫府,消息比咱们灵通,况且他的本事也惊人,罢了,这件事先停一停,别再追查。”

    冷守山恨恨的道:“难道五哥就这么白死了,九哥?”

    冷守石看着他倔强的神情:“那只有一条路,把事情交给康王叔。”

    他心下却犹豫,不能断定康亲王参没参与这件事。

    照理说,若有康亲王的份儿,应该能保住五哥,但或者是众人对康亲王的警告,威胁他别乱来,总之,这件事又复杂又深不可测,委实不宜深入,给自己惹杀身之祸,五哥之死就是最好的警示。

    冷守山叹道:“那我跟父王说。”

    “你跟康王叔说,我也跟父王说一声,他们都是老谋深算的。”冷守石道:“咱们还嫩得很。”

    “好。”冷守山用力点头。

    冷守石看一眼两个中年:“你们去吧,小心一点。”

    “世子放心。”二人抱拳退出屋子。

    冷守石揉了揉眉头,觉得这一会儿费的脑子比一年都多。

    “我们先回去,让父王他们定夺。”冷守石道:“他们若没行动,咱们再自己来!”

    “是。”冷守山道:“祝五要先杀了吗?”

    “杀是一定要杀的,但怎么杀却要好好计较一番。”冷守石道:“问问父王他们的主意。”

    “好。”冷守山点头。

    “路上注意一些。”冷守石叮嘱。

    冷守山抱抱拳,起身大步流星的离开。

    冷守石扬声道:“霁雪!”

    霁雪轻盈的进到屋内。

    冷守石道:“你去跟华总管说一声,让他把雨晴姑娘的身契给楚大总管送去,要悄悄的送,别让人现。”

    霁雪应一声,讶然道:“雨晴姐姐要赎身了?”

    冷守石点点头。

    “还是楚大总管?”霁雪抿嘴轻笑道:“咱们楼里的姐妹被楚大总管赎出三个了。”

    冷守石露出笑容:“你想不想赎身?”

    跟这些纯洁的姑娘们在一起,他觉得心情格外的好。

    “当然想啦。”霁雪笑道:“不过一直没有看中的,怎么办?”

    “那就等等吧。”冷守石道:“总会有的。”

    霁雪暗自给他一记白眼,装糊涂!

    冷守石带着几个护卫,小心的回到宝亲王府,来到后花园的练武场,看到父亲宝亲王正在缓慢的打着一套拳法。

    冷守石挥挥手。

    周围的侍女护卫们都退了出去。

    偌大的一个后花园空空荡荡,只听得到鸟儿们的鸣叫声。

    不远处的湖面上,几条金光闪闪的鱼儿猛的跃出来,再落回去,拍得水花四溅。

    “什么事?”宝亲王一袭明黄宽袍,神色肃正,不怒自威。

    “父王,我遇到一件难事。”冷守石道。

    “说来听听。”宝亲王不在意的扫一眼他,漫不经心的道。

    冷守石又看一眼四周。

    宝亲王哼道:“鬼鬼祟祟的!……罗七,你们也退下!”

    “是。”暗中有人应道,然后没什么动静。

    冷守石这才放下心,低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宝亲王眉头越皱越紧,瞪他一眼。

    冷守石在旁人冷面冷色,在父王跟前却放开脸面,低声道:“这件事我也后悔了,可已经至此,没办法置身事外,只能求父王拿个主意。”

    “你担心你四叔也参与了?”宝亲王一眼看破他的心思。

    冷守石轻轻点头。

    宝亲王不说话,缓慢的打着拳法。

    空荡荡的后花园里,忽然传来一声格外清亮的鸣叫,却是一头金鹰俯冲下来,落到八角小亭上,站在亭顶,顾盼雄飞,神骏异常。

    冷守石飘身上了小亭顶,摘下金鹰腿上的竹筒,然后拍拍金鹰翅膀,飘身落回宝亲王身边,递上竹筒。

    宝亲王收了拳,打开竹筒看一眼,摇摇头没说话。

    金鹰展翅飞起来,眨眼功夫消失在空中。

    “父王,我是担心平王。”冷守石叹口气道:“他掌兵权太重,谁都知道皇上会削他的权,他未必会愿意啊!到时候就是一场大乱!”

    “削平王兵权之事,要离得远远的。”宝亲王沉声道:“谁碰谁死!……至于这件事,看你四叔的吧,十有**是会忍下来。”宝亲王道。

    “康王叔能忍下来?”冷守石讶然。

    他自问也城府深沉,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但这样的事无论如何忍不下来,儿子被杀,这种痛苦比父母被杀强烈百倍千倍,谁能忍得下?

    “你四叔最厉害的就是忍功。”宝亲王哼道:“忍人所不能忍,不过这个仇早晚是会报的,要看怎么个报法,反正不必咱们操心!”

    “那祝五怎么处置?”冷守石道:“这个得慎之又慎。”

    “交给你四叔,让他想办法,你要把自己摘出去!”宝亲王哼道。

    今天是冷守江,明天说不定就是冷守山,或者冷守石,如此胆大的刺杀,若不能狠狠的回击,让对手付出巨大代价,世子的性命也太轻贱了!

    宝亲王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怒火涌动。

    “父王,这位楚大总管不愧父王的推崇,确实是位奇才!”冷守石道:“换了旁人,谁能找得出凶手?天衣无缝的刺杀,而且多方配合,毫无破绽!”

    宝亲王“嗯”了一声,再次练起了拳法。

    “我一直好奇,他到底怎么查出来的?”冷守石道:“就听他们说几句话,就能找出祝五?邀请来的六人当中,就有那位兵部的员外郎古奇!……此人相貌平平,很容易被忽略,五哥怎能与他交上朋友?”

    冷守江只是个纨绔子弟,吃喝玩乐,几乎不参与朝廷之事,照理说会被朝廷中人蔑视,根本不可能与之交朋友,可偏偏就是朋友,所以他才会怀疑冷守江是不是参与其中。

    “查一下就知道了。”宝亲王道:“不过要小心,别被觉了,这件案子啊……”

    “要不要向皇上禀报?”冷守石道。

    宝亲王摇头:“装作不知道最好。”

    “是。”冷守石道。

    “你给楚离投一张请帖,请他来府。”宝亲王道。

    冷守石讶然。

    宝亲王道:“如此人物,你该多亲近亲近。”

    冷守石点点头。(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