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526章 秘闻(一更)
    ps:周一的推荐票是最关键的,非常需要。

    楚离一边与黄衫中年激斗,一边说道:“你们大雷音寺不是封禁了阿修罗神功了吗?怎么还有练的,而且练得这么深了?”

    “这位周施主与敝寺颇有渊源,却并非敝寺弟子。”法圆合什说道。

    楚离眉头挑了挑:“不是你们大雷音寺的弟子?”

    “不是。”法圆温声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那他是如何得到的阿修罗神功?”楚离皱眉道:“据我所知,只有你们大雷音寺与禁宫内库有阿修罗神功的传承吧?”

    “是。”法圆点头。

    楚离道:“法圆,你说话痛快一点,说说吧,他到底是怎么得了传承,是不是寺内有人外泄的?”

    法圆摇摇头。

    楚离瞪他一眼道:“你再这般遮遮掩掩,莫怪我以后可不帮忙!”

    “楚施主,其实你能想得到。”法圆道。

    楚离皱眉道:“难道是阿修罗之心?”

    他从阿修罗之心中得到了修罗掌的传承,其他人未必不能得到阿修罗神功的传承。

    “正是。”法圆叹息一声道:“阿修罗之心内蕴传承,如果在机缘巧合之下,有可能得到传承,甚至一下修炼至很高的层次,就如这位周施主。”

    “这也是取死之道!”楚离叹了口气道:“没有深厚的佛法根基,得了阿修罗神功,无异于自杀,很快会变成杀戮之主,疯狂屠戮天下,这是你们大雷音寺造的孽啊!”

    “阿弥陀佛……”法圆合什宣了一声佛号。

    他不能否认这一点,因为阿修罗神功而死的无辜之人,不知有多少。

    可惜至今未能研究出镇伏阿修罗神功的法门,不能让这一门绝学化为佛门护法神功,殊为可惜。

    楚离道:“你们准备如何处置他?”

    “他阿修罗神功境界颇深,咱们想杀而不可得,得镇于寺内,免得他继续为恶。”法圆叹道。

    “杀不死?”楚离皱眉问。

    法圆道:“是。”

    楚离失笑道:“怎么可能,哪有不死之身,把头割下来,看死不死!”

    “楚施主,头割下来,这具身体死。”法圆摇头道:“他已经凝成了阿修罗之心,却能在别处生。”

    “怎么在别处生?”楚离皱眉。

    黄衫中年继续狂攻不止,攻势越来越猛。

    法圆道:“这涉及四大宗派的至高奥秘,恕小僧无法多说。”

    “你这和尚真是麻烦。”楚离摇头道:“有什么不能说的!”

    “未免惊世骇俗,不说为好。”法圆微笑道。

    “那好,如何才能杀得了他?”楚离沉声道:“总有办法吧。”

    法圆道:“唯有阿修罗神功能杀得了他。”

    楚离哼道:“你们大雷音寺应该有练阿修罗神功的吧?”

    他才不信大雷音寺真把阿修罗神功封禁了,随着接触渐深,他现大雷音寺的底细,他们看似一派高僧,佛法深厚,其实却好像后世的疯子科学家。

    为了研究武学,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法圆沉默。

    楚离哼一声道:“直接找那位修炼阿修罗神功的来,解决了他就好,还要押回去,……哦,明白了,你们是想试着渡化他吧?”

    法圆道:“楚施主,何必非要逼小僧?”

    楚离摇头:“对了,那些阿修罗之心是你们大雷音寺流传出去的吧?”

    “……是。”法圆慢慢点头。

    远处忽然传来董其飞的声音:“百夫长,那家伙杀了两个咱们秘卫府的人。”

    楚离脸色顿时一变。

    法圆也皱起眉头。

    两人之间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法圆与楚离接触了数次,了解楚离,知道是一个极为护短之人。

    这话一出,楚离怕是不会放人了。

    “法圆,你听到了吧?”楚离摇头:“不是我不通融,实在是形势使然,这个人我要了!”

    “楚施主,你能拿得下周施主?”法圆平静的道:“你一个人怕是不成的。”

    “那可未必。”楚离道:“你们大雷音寺别使绊子,我就能拿下他。”

    “阿弥陀佛……”法圆宣一声佛号,缓缓道:“这是寺内要拿下的要犯,不能再让他犯下杀孽,恕小僧不能答应楚施主。”

    “那好,告辞!”楚离转身便走。

    他身法奇快,冉冉如白云飘起,却一眨眼功夫到了远处,几乎要消失在视野之外。

    黄衫中年一心一意要杀他,紧追不舍,他轻功高绝,片刻之间,他们已经消失在法圆四人眼前。

    法圆合什微笑。

    又要跟楚施主动手了,平静无波的心湖却有几分兴奋之意。

    他每次跟楚离交手,都会有新的收获,能感觉到楚离陡然提升一截,自己一样,两人每次交手过后,都会有巨大进步。

    “三位师兄,咱们走吧。”法圆合什说道。

    三个和尚宛如雕像,一言不,仅合什一礼,默默无声随着法圆飘飞而去。

    楚离宛如冉冉白云,黄衫中年紧追不舍。

    楚离打算用自己的老办法,先把黄衫中年拖垮,再打就容易得多。

    两人度越来越快,宛如两道影子般掠过一片片树林,跨过山巅,越过江河,从傍晚跑到了清晨,硬生生跑了一夜。

    黄衫中年非要杀他不可,紧追不舍。

    他的修为也深,追了一夜竟然没有气促之感。

    楚离停在一座松涛如海的山巅,这里的灵气格外充沛,最适合他补充内力之用。

    “你姓周?”楚离与黄衫中年在一株松树梢上激斗,脚下如履平地,二人使的都是修罗掌,掌来掌去,楚离一边打一边说,好像朋友间的闲聊。

    黄衫中年淡淡道:“周灵峰。”

    “你明明清醒的,偏偏克制不了杀戮?”

    “为何要克制?”周灵峰淡然说道:“生与死本就是天地自然之道,那些死了的人,不过是老天借我的手来收回他们的命罢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呵呵……”楚离笑起来:“看来你真是大雷音寺出身的!”

    这话是典型的大雷音寺之霸道观念。

    周灵峰道:“我父亲是大雷音寺弟子。”

    “哦——”楚离眉头挑动:“看来还俗了?”

    “是。”周灵峰道。(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