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518章 求助(三更)
    祝天华正觉得柳星棘手,修为明明不如自己,却偏偏打不倒他,滑不溜手,越急越拿他无可奈何。

    骤然听到身后有人,他猛的转头,看到香飞雪站在慕青身前,顿时心里一沉。

    柳星轻笑一声:“祝天华,凭你这本事,想胜过大总管可是说笑了,咱们接不下大总管一招!”

    “哼,那就让你见识一下!”祝天华冷笑一声,身子猛的一涨,变得更加庞大三分,如电般射向柳星,一掌击中柳星。

    柳星右掌迎击,“砰”一下倒飞出去。

    香飞雪笑道:“好厉害!”

    柳星在空中叫道:“他用了秘术,小心!”

    香飞雪轻功也是一绝,他一步跨到祝天华身后,探掌击后背。

    祝天华庞大的身子格外灵活,扭身一掌拍出。

    “砰!”香飞雪也飞到空中。

    柳星在空中一折,俯冲下来。

    “砰!”祝天华又一掌拍飞了他。

    香飞雪也在空中一折,方向相反的俯冲下来,被祝天华一掌击出,再次飞起来。

    柳星与香飞雪宛如两只金鹰在盘旋俯冲。

    祝天华催动秘术后,功力倍增,二人轻功绝妙,通过轻功卸去大半力道,仍觉得血气翻涌,脸色渐渐泛白,受不了几掌。

    “香飞雪,咱们看来也得拼命了!”柳星道。

    他一直不想用秘术,施展过后要歇上两天,非常难受,能不用就不用。

    如今看来却不是不用不成,祝天华的修为极深,催动秘术后,远远压过二人,这几掌就已经吃力,再来几掌就要彻底受伤。

    “喂,你们两个就看热闹?”柳星扬声叫道。

    一道笑声传来:“你们两个对付不了一个祝天华,太丢人,不敢现身!”

    柳星无奈的哼道:“你们就是逼咱们用秘术,真够损的!”

    他说罢身形陡然加快,秘术已经催动。

    “砰砰砰砰……”一连串的闷响声中,柳星与香飞雪一左一右夹击,连绵不断的攻击。

    祝天华对付一人绰绰有余,两人默契十足的围攻,他却有些受不住,步步后退。

    慕青紧张的盯着场中,罗衫猎猎作响。

    “老祝,你还是倒下吧!”柳星大喝一声,一掌击中祝天华。

    祝天华挨了一掌,脸色酡红如醉,却强压住伤势,身法陡然加快,抢过慕青便跑,宛如一抹轻烟。

    “砰砬砰砰……”柳星与香飞雪轻功皆是一绝,挡在他的路上,再次对了十几掌。

    “噗!”祝天华喷出一道血箭,身形一下委顿。

    “祝公子!”慕青失声惊叫。

    “算了,放他们走吧。”楚离的声音响起。

    “是,大总管!”香飞雪与柳星退后。

    祝天华扭头看向站在不远处,不知何时出现的楚离,咬咬牙,抱着慕青转身射出去。

    楚离看着他消失的庞大身影,笑了笑。

    霍雨浩与应无求也跟着出来,四人站在楚离身后,看着祝天华渐渐消失。

    “大总管,真要放他走?”柳星道:“确实是一把好手,比咱们强!”

    香飞雪撇撇嘴。

    祝天华的修为是强一筹,但轻功不如,对他们没什么优势。

    楚离笑道:“慢慢来,他性子高傲,需要好好的磨一磨。”

    ——

    秘卫府

    董其飞把卷宗放下,长长舒一下懒腰,叹一口气,起身离开桌子:“老杨,走,出去透透气。”

    杨宗文正在低头看卷宗,摆摆手:“你去吧,我看完这个。”

    “有什么可看的。”董其飞道:“一天到晚看卷宗,人都要生锈了!”

    “你这话跟百夫长说去。”杨宗文头也不抬。

    董其飞哼道:“百夫长这是要干什么,多少天不过来了?”

    “说要好好歇一歇,统领也是答应的。”杨宗文道:“咱们就别闲操心,还是好好看卷宗,省得百夫长一问,咱们只能干瞪眼,……现在不是从前了!”

    “唉……,那倒也是。”董其飞看一眼对面的厢房。

    这时对面厨房里走出两个胖子,一个大胖一个小胖,慢悠悠来到院子里,坐到石桌旁,沏上了一壶茶,各斟一盏,然后捧着茶盏闲聊。

    “这兄弟两个!”董其飞不忿的哼道:“倒是悠闲,卷宗也不用看!”

    “他们干的事更危险。”杨宗文道:“现在看着是清闲,一旦碰上事,冲在前头,脑袋是别在腰带上的!”

    “这都多少天了,他们可是一件事也没干!”

    “那是百夫长没让他们出动。”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人推门进了小院。

    董其飞与杨宗文一看,百夫长马昆。

    两人忙迎出来。

    “哟,马百夫长,失迎失迎!”董其飞忙抱拳道。

    马昆扫一眼两人,摆摆手:“不用客套,我是来找大宁小宁的。”

    两人已经从石桌旁起身,抱抱拳手:“马百夫长有何指教?”

    三人是生死患难的交情,当时与光明圣教的三人相遇,要不是彼此配合,怕是一个也逃不掉。

    “伯远,我这边有一宗案子,凶手杀了一个城里的捕头,逃之夭夭!”马昆摇头道:“简直是胆大包天,不能不杀!”

    “哪座城里的?”宁伯远问。

    “澜江城。”马昆道:“隔着神都有五百里,一天便到。”

    “好……”宁伯远笑道:“杀了捕头,看来武功不俗。”

    “可不是,轻功也厉害,所以没人能追得到。”马昆一拍石桌恨恨的道“无法无天,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行,我们去追追看!”宁伯远笑道。

    “慢着。”宁仲远忙摆手道:“大哥,先别急,……马百夫长,这件事楚百夫长知道吗?”

    “他——?”马昆冷笑一声道:“我哪能见着他这个大忙人。”

    宁仲远为难的道:“这就麻烦了,马百夫长,您老也知道,我们现在是楚百夫长的属下,要不要出去,还是得他吩咐,没有楚百夫长的吩咐,实在不敢出城。”

    “就算帮我一个小忙。”马昆道:“咱们什么交情,这种小事,不值得跟他说。”

    宁伯远忙点头:“就是就是,一个小忙而已。”

    宁仲远道:“还是跟楚百夫长说一声吧,说不定楚百夫长有什么吩咐,咱们先走了,那可要吃挂落的!”

    “这倒也是。”宁伯远点头。

    他们现在是楚百夫长的手下,要是贸然帮别人的忙,不跟他说一声,就实在太说不过去。

    “我先跟楚百夫长说一声,明天就出。”宁伯远道。

    马昆笑笑:“好,痛快!”

    他起身负着手走出了小院。(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