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492章 拆穿(五更)
    “队长?”两人眼巴巴看着他。

    楚离摆手道:“你们且先回去吧。”

    “那咱们要去追周员外郎吗?”两人忙问。

    楚离摇头:“再说吧。”

    “……好吧。”两人不甘心的看着他,巴望着他能回心转意。

    楚离却已经转过头,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目光已经没了焦距,神游天外去了。

    “唉……”两人无奈的对望一眼,只能慢吞吞的离开。

    冷秋与冷晴却不理会这些,一遍一遍的练剑,枯燥无比,却乐在其中,体会着热流滚滚,身体又疲惫又舒服的感觉格外的诱人。

    半晌过后,楚离出了小院,蓦的一闪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一座大院外。

    他打量这座大院子,阴沉沉,灰蒙蒙,院子周围好像笼罩着一层青气,是属于死亡的气息。

    院子里里摆着一具具尸,几乎没有一具尸是完整无缺的,看着令人心悸,胆子小的直接能吓昏过去,胆子大的也会胃部不适,想呕吐。

    楚离通过大圆镜智看一眼,确定了自己所想,马上消失。

    凭着一丝感应,他身形闪烁,不停的一闪一现,紧紧抓住那一丝感应,最终停下来时,觉得过了很久。

    通过匕感应到这一处地方,应该是匕主人的身边。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夕阳西下。

    三个人坐在路旁一座小亭里吃饭,一个穿着蓝色儒衫,另两个身着锦袍,风尘仆仆。

    “唉……,他们也太没用了!”一个俊逸锦袍中年叹息,满脸无奈神色:“这么久了还没追上来,会不会咱们回了大离,他们还没追上?”

    “要不,咱们缓一缓?”另一锦袍中年身形矮胖,看着一团和气。

    “不用,按原计划赶路即可。”儒衫青年摇头说道。

    他相貌英俊,目光冷冽,说话口齿不太清晰。

    “对对,按计划行事最好。”矮胖中年忙道。

    “这帮家伙真不争气!”俊逸中年哼道:“我可真没想到,他们这么没用!”

    “何兄,”儒衫青年道:“他们也不能小瞧,有不少高手。”

    “高手又如何。”俊逸中年撇撇嘴:“真要那般厉害,也不会让咱们从容出了神都。”

    “是有点儿浪得虚名。”矮胖中年点点头道:“原本我是很忌惮,小心翼翼,碰上了才知道不堪一击,大季真是越来越不行了,我看咱们大离铁骑一下,必是所向披靡!”

    “但愿如此吧。”儒衫青年扫一眼二人,摇摇头。

    他却没两人这般乐观。

    楚离皱眉片刻,却一闪而逝,重新回到了安王府。

    他拿起石桌上的东西出了王府,到了秘卫府。

    大厅内除了傅梦山与许还德,还有先前难的马昆。

    马昆正在跟二人禀报事情进展。

    看到楚离进来,他皱眉瞪着楚离,脸色阴沉下来。

    楚离抱抱拳,平静的扫一眼马昆。

    “小楚,怎么样,看过员外郎府了吧?”傅梦山笑道。

    楚离平静的道:“统领,许统领,我有几句话要单独禀报。”

    马昆脸色阴沉更得厉害:“姓楚的,你这意思是让我走,对吧?”

    楚离点头:“还望马前辈谅解,我这些话不能外传。”

    “怎么,我能外传,我难道是内奸?”马昆大声喝道:“姓楚的,你也忒狂了!”

    楚离皱眉,扫一眼傅梦山与许还德。

    傅梦山忙摆手道:“行啦老马,你闭嘴,听听小楚怎么说!”

    他又笑道:“小楚,老马是老伙计了,嘴严得很,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楚离叹了口气:“统领,有马前辈在,我怕没说几句就被打断,想说清楚,太费唇舌!”

    “那好,老马,你不准插嘴!”傅梦山笑道。

    马昆哼一声,瞪一眼楚离。

    楚离道:“统领,这恐怕是一个圈套。”

    “圈套?”傅梦山一怔。

    许还德忙道:“什么意思,说清楚!”

    楚离道:“我推测,员外郎怕是已经死了,真正叛逃的并不是员外郎本人,而是有人假扮。”

    “不可能!”马昆大声道。

    楚离看他一眼,又看看傅梦山。

    傅梦山忙摆摆手,示意马昆闭嘴,却盯着楚离:“你怎么有这般想法!……不可能吧?”

    楚离道:“那至今谁看到员外郎了?宁氏兄弟还没追到吧?那怎能断定逃走的就是员外郎?”

    “员外郎一个月前的家眷……”

    楚离道:“家眷难道不是真病了?”

    “可她们……”傅梦山迟疑,揉揉眉头:“这真没法说清了!”

    他们没见到员外郎的家眷,但也仅是这两天不见,先前说不定是真病了,深居简出,确实看不到。

    楚离道:“统领知道我也懂追踪术。”

    他把四件东西分别放到桌上。

    “这三件是员外郎的东西。”楚离把匕拿开,指了指剩下三件:“已经感应不到主人,这件匕却是旁人的,我能感应得到。”

    “你怎知这三件是员外郎的?”马昆忍不住哼道:“宅邸一片废墟,哪来的这个!”

    楚离道:“这件玉佩是从废墟里找出来的,埋在地下,另两件则是员外郎送给至交好友的,都是员外郎珍藏多年,把玩多年之物,我可凭此感应到员外郎,可惜员外郎已经去世。”

    “你这追踪术真的假的?”马昆哼道。

    楚离懒得搭理他,看向傅梦山:“如果我没弄错的话,真的员外郎已死,正在逃走的是个冒充的!”

    “为什么?”傅梦山不解的道:“就为了对付咱们秘卫府?”

    楚离沉吟道:“我担心的是,他想引开咱们的注意!……光明圣教。”

    “你猜测是光明圣教所为?”傅梦山脸色微变。

    楚离缓缓点头。

    傅梦山与许还德看了一眼,神情凝重。

    马昆皱眉不语。

    他看傅梦山与许还德都听进去了,凭两位统领的精明,绝不会轻易被迷惑,看得出他们很信任楚离的追踪术。

    这样一来,自己一群人就太可笑了,被人家牵着鼻子耍着玩,丢人丢到家了!

    “有几分把握?”傅梦山道:“小楚你也知道,事关重大。”

    许还德沉声道:“万一弄错了,放跑了真的员外郎,咱们都要完!”

    楚离道:“十之**!……宁氏兄弟应该能追得上,到时候印证一下就知道!”

    “老马,你见过员外郎吧?”傅梦山道。

    马昆忙点头:“见过,我们交情不错。”

    “你去一趟!”傅梦山道:“快去快回,看清楚了!”

    “……是!”马昆沉声道。

    这件事非同小可,关乎秘卫府与自己的生死,容不得怠慢。(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