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304章 又成(六更)
    ps:推荐榜上升到第五,一步登天啊,诚惶诚恐,你们忒猛啦!

    楚离脑海里的圆镜微微闪动,每一个经文都在放光芒。

    佛塔忽然射出一道金光,他手上的舍利佛珠也凝成一片金光,两者在他脑后相聚,凝成一个光团,如一面镜子竖在他脑后,光华流转。

    众沙弥顿时望过来。

    “要练神通啦!”

    “成神通啦!”

    他们低声议论,兴奋的看着楚离。

    楚离宝相越庄严。

    萧诗摇头。

    看来他又悟得了通天彻地神通,金刚寺的和尚们看到了,不知道会怎么想,是不是非要收他入寺。

    脑后的金光忽然一缩,化为一道光钻进楚离额头。

    “牵心动念何所在,心志一凝在眼前!”楚离轻吟一声,慢慢睁开眼。

    “真成啦!”众沙弥兴奋的看向他。

    萧诗笑盈盈的:“练成了?”

    楚离微笑:“成了!”

    先前那个枯槁欲随时咽气的老僧缓缓走来,合什一礼:“楚施主,恭喜了!”

    楚离合什微笑:“多谢尊者!”

    “楚施主已悟得神通,”老僧道:“缘法已尽,是该归去了。”

    楚离道:“是,今天便离开。”

    老僧点点头,又慢腾腾的离开。

    “这么快就要撵人!”萧诗蹙眉道:“还想多呆几天呢。”

    楚离笑道:“虚安小尊者?”

    “这小和尚害羞了。”萧诗笑道:“我说要认他当儿子,他不愿意!”

    楚离笑起来:“你也真敢想!”

    萧诗道:“这小和尚很对我的眼,可惜马上就要走!”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总要走的。”楚离道:“虚安小尊者是要成佛的人。”

    虚安智慧过人,将来修炼必有所成。

    “什么成佛啊,他师父说他现在还不能修炼。”萧诗撇撇嘴道:“说是尘缘未尽,修炼的机缘不到。”

    “尘缘未尽?”楚离讶然:“看来咱们还能见到他。”

    “也不知什么尘缘。”萧诗哼道。

    “多说无益,收拾一下,走吧。”楚离道。

    萧诗回了屋,把包袱收拾好。

    两人推开院门。跨了出去,算是离开了金刚寺。

    萧诗走下台阶忽然回头。

    院门被推开,虚安走出来。

    萧诗露出笑容:“小和尚,好好修炼。有机会回来看你!”

    虚安郑重合什一礼,小脸沉肃:“萧施主要快活一些,抛却烦恼!”

    “好!”萧诗笑着摆摆手。

    楚离握住萧诗手腕,两人一闪消失。

    虚安静静站在院门前,一动不动的凝视。

    半晌后。他转回身进了院子,慢慢关上寺门。

    他来到自己屋内,从书橱下面拿出包袱,把六件衣裳取出来,三件中衣,三件僧袍,针脚细密。

    看了半晌,他又摸了摸,小心翼翼的收起来,系上包袱。放回书橱。

    ——

    安王府灯火通明,宛如白昼。

    枯瘦的老者丁坚轻手轻脚来到书房外,低声道:“殿下,人已经寻到了。”

    书房里灯火明亮,院子里却没点灯,丁坚隐于黑暗里。

    “哦——?”安王推开窗户,露出俊逸脸庞:“何时到的?”

    “刚到,已经安置在一座不显眼的院子。”丁坚道。

    安王想了想:“带他过来吧!”

    “是。”丁坚点头。

    安王道:“不准有第三个知道!”

    “殿下放心,此事前后只有老夫一人办,旁人不知。”丁坚忙道。

    “甚好。去吧。”安王颌。

    丁坚抱拳退下。

    安王坐到书房内,关上窗,若有所思。

    他不远处站在一个胖乎乎的青年和尚,相貌憨厚。正是金刚寺的虚宁。

    “尊者,我所寻之人,是一位相士。”安王道:“算得极准,可窥过去未来。”

    虚宁道:“王爷为何寻此人?”

    “我还是不放心。”安王摇头道:“到底要不要娶萧二小姐。”

    “空静师伯绝不会骗人。”虚宁摇头道。

    安王道:“并非怀疑空静尊者,凡事不能听一家之言,这是本王的规矩。”

    虚宁神情不变:“这位相士想必是有大神通的。”

    安王笑道:“是一位民间奇人。能断阳阴,吉凶,名声极大。”

    虚宁摇头缓缓说道:“除非修成天眼通,否则,想看穿命运,实在是……”

    “那可未必。”安王笑道:“佛家有天眼通,但论看人命运,断凶吉,道门更加擅长。”

    “阿弥陀佛……”虚宁宣了一声佛号,退后一步不再说话。

    安王笑眯眯的,也没在意。

    过了不久,丁坚带着一个黑袍男子进入书房所在院子。

    进了院子之后,丁坚帮他脱下外面黑袍,露出青色道袍。

    这中年人面如冠玉,颌下三络清须,容貌清癯,手执一羽扇,轻轻摇两下,顿时仙风道骨,宛如脱世间凡尘。

    “殿下,袁先生到了!”丁坚轻声道。

    “请袁先生进来叙话!”安王的声音传来。

    丁坚笑道:“袁先生,请!”

    袁先生抱抱拳,步态洒脱飘逸,来到书房。

    灯火明亮如白昼,安王坐在宽大书桌后,静静看着他,眼神湛湛似欲透人心。

    袁先生进屋之后,抱拳一礼,不卑不亢:“袁某见过王爷!”

    “袁先生,久仰大名。”安王沉声道:“请袁先生来,是想帮本王看看凶吉。”

    袁先生扫过屋内,仅一个青年和尚在旁侍立,再无旁人。

    袁先生抱拳微笑道:“袁某才疏学浅,王爷又是尊贵命格,怕是力所不及,有所错漏!”

    他神情洒脱从容,说话磊磊落落。

    “呵呵……”安王摆手笑道:“袁先生何须客气,本王素来好奇心种,对这些事很赶兴趣,到底能不能断出凶吉来,能够看多远,……前一阵子,本王未来的正妃被一位大师看过,说是贵不可言,本王有些不信。”

    袁先生仔细端量一眼安王,沉吟不语。

    “袁先生可看出什么了?”安王道。

    “王爷红鸾星动,确实即将大婚。”袁先生沉吟道:“不过……”

    “袁先生有话尽管说,不管好坏,本王绝不会见怪!”安王微笑道。

    算命之人好出惊人之言,以乱心神,对这些常用的把戏他很清楚。

    袁先生叹口气:“王爷,还是不说为好。”

    “难道本王有血光之灾?”安王皱眉。

    袁先生道:“若是依袁某一言,王爷不宜成亲。”

    “哦——?”安王身子坐直了,往前倾,笑道:“愿闻其详!”

    袁先生叹道:“王爷与这位贵人还是不见为妙。”

    “此话怎讲?”安王紧盯着他。

    袁先生道:“贵人命格太硬,就怕王爷……”

    他说着摇摇头,不再多言。(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