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291章 天眼(五更)
    两人打量几眼这些小沙弥,个个眼神灵动,显示着过人的聪慧。

    他们来到老僧所指的一间屋子前。

    这间屋子不大,房门脱了漆,又旧又破,门缝很大,根本挡不住风。

    两人正要敲门时,屋门自己敞开,空海尊者从屋里走出来,微笑合什:“古施主,这位施主。”

    “尊者,这是丁坚丁兄。”古月合什一礼:“咱们是来向尊者求教的。”

    空海微笑合什,请二人进屋坐。

    屋内布置得很简洁,炕前窗下一张桌子,桌前一张椅子与一个马扎,倚墙有一个书架,架上满是旧书。

    空海盘膝坐到炕上,请二人坐下。

    “尊者,我们去看萧二小姐与楚离的尸,现不见了。”古月知道空海不喜寒暄,单刀直入的开口说道:“怀疑是他们没死。”

    空海平静的脸上露出复杂神情。

    “唉……”空海双掌合什:“阿弥陀佛……”

    “尊者?”古月道:“老夫想请尊者再施神通,用通天彻地查一下。”

    空海叹道:“此事已结,为何还要再起波澜?”

    “不见着萧二小姐的尸,殿下不放心。”古月无奈的道:“早知如此,我该带着萧二小姐回府的。”

    “拈花指下,断无存活之机。”空海叹息道:“老夫罪孽又增了一重,可叹!”

    古月道:“尊者走后,我将他们入土为安,再去时,他们已经不见,……当然,尊者的拈花指下,绝无幸理,就怕他们身怀秘术,能够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空海沉吟不语。

    他身为佛门尊者,对这类异术也颇为通晓。

    “可曾天降异相?”空海道。

    古月想了想。忙点头:“在城里好像听说过,尊者化佛后不久,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把城里最高的狂沙楼击穿,……我是跟丁兄吃饭时听到这消息!”

    他们在跑马城的狂沙楼吃饭,身为天外天高手,自然要去最好的酒楼。

    吃饭时候,他们漫不经心的听到这些。本以为是夸大之事,听了也没在意。

    “如此,且让老衲看看。”空海雪白的眉毛皱起。

    他打开书架下面的一个橱柜,从中取出一个匣子,匣内有几缕秀。

    空海拿出一缕秀,到炕上跏趺而坐,宝相庄严,秀缠在左手食指指端,一动不动。

    半晌后,他缓缓睁开眼。若有所思。

    “如何,尊者?”古月忙问。

    空海的霜眉一直紧锁,轻轻摇头。

    “萧二小姐没死?”古月又问道:“还是已经死了?……这个能看出来吧?”

    “看不出。”空海道:“有一层无形力量挡住了通天彻地。”

    他想到了楚离的阵法。

    “难道是萧二小姐真的死了?”古月叹道。

    空海沉吟不语。

    丁坚道:“尊者,看不出她在哪里,是生是死难道也看不出?”

    他觉得这应该不难吧。

    古月看向空海:“尊者,一定有办法吧?贵寺如此多的神通,岂能看不出一个的生死?”

    “唉……”空海叹口气,霜眉越紧锁,愁眉苦脸的摇摇头,下了炕来到房门口:“虚灵。请你空静师叔过来!”

    “是,师父!”正在佛塔旁嬉闹的一个小沙弥答应一声,跑了开去。

    空海坐回炕上:“我师弟空静有天眼通。”

    “有劳空海尊者了。”古月忙笑道:“都是我的错,当初不该那么大意!”

    “一饮一啄皆有前定。”空海摇头说道:“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古施主不必自责。”

    说话功夫,一个老迈不堪的僧人缓步进来,合什一礼:“空海师兄。”

    他个子瘦小,背微驼,一件黄色僧衣洗得褪色,露出灰白。

    “空静师弟。”空海招招手。示意他坐上炕:“有一事要烦劳师弟相助。”

    老迈不堪的空静驼着背,慢慢来到炕上坐好:“师兄有何事?”

    “师弟且帮我看看此人是生是死。”空海递上一缕秀:“其余的不必看太多。”

    空静接过秀,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笑容:“是个女人?”

    空海点头。

    空静双掌合什,把秀夹在掌中间,阖起眼帘,宝相庄严神圣。

    古月与丁坚忽然恍惚一下,觉得好像悠悠一梦醒来。

    却见空静额头微低,似乎在用额头盯着秀看。

    “噗!”空静猛的仰头喷出一道血箭。

    空海伸手扶住他,叹了口气:“有劳师弟了!”

    空静挣扎着坐起来,双手递还秀,一言不。

    “萧施主看来是位了不得的人物。”空海神色复杂的看向秀。

    一般人物,看一眼其命运与未来,因果与业力反噬微不足道。

    但若是一人命运牵动众人命运之辈,天眼通看一眼,因果与业力反噬则强大得多,看师弟喷出一道血箭,萧诗此女非同小可。

    古月小心翼翼的问:“空静尊者?”

    丁坚一眨不眨的看着这张老脸,觉得他好像一下又衰老了很多,快要咽气的模样。

    空静叹息一声:“母仪天下,贵不可言!”

    “母仪天下?”古月失声叫道,忙道:“难道……难道是皇后?”

    空静摇头不再多言,冲空海合什一礼:“师兄,我且去了。”

    “师弟,好好将养身子。”空海合什。

    空静笑笑,慢腾腾的一步一步离开。

    古月忙道:“空静尊者,说清楚啊!”

    空静站在门口,转头微笑:“这位贵人还活着,未来会是母仪天下之人,老衲告辞!”

    他合什一礼,慢慢离开。

    “怎么可能?!”古月扭头看向丁坚。

    丁坚也脸有异色。

    古月又看向空海。

    空海霜眉紧锁,叹道:“空静师弟的天眼通不会出错,空静师弟也不会打诳语,看来这位萧施主还活着,能在拈花指下活命,当真是异数!”

    “尊者,我们要马上去见殿见!”古月忙道:“尊者可随行?”

    空海摇头:“老衲不再出寺。”

    “啊——?”古月讶然。

    空海道:“老衲七日之后将要圆寂。”

    “尊者精神很好,身体硬朗,怎么会……?”古月半信半疑。

    空海道:“老衲尘缘已尽,终于能离开了!”

    “尊者……”古月不解。

    空海微笑:“圆寂返回天外天,只有欢欣喜悦,古施主不必如此。”

    “那我能来见尊者最后一面吗?”

    “古施主七日之后可来寺中观礼。”空海微笑道。(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