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218章 奇遇
    “一无所获也比把命搭上强,师兄,咱们不年轻了,该更惜命才是!”

    “万一真在里面找到了百变魔君洞府,咱们凭此功,足以贻养天年,好好享受下半辈子!”

    “哪这么容易,还是别太贪心的好,照我说的,早就该上报的!”

    “师弟,你是后悔了吧?”

    “是有点。”圆脸老者叹口气:“早早上报,也不至于没这么多人!”

    “即使上报了,也要人进去探路,还是要他们进去!”

    “这些弟子可都是咱们的心血!”

    “都是些不肖之徒!”干瘦老者冷冷道:“心性浮躁,不堪造就,别指望他们有什么出息,咱们一走,他们也就散了,没一个能撑起门户的!”

    “师兄,你说咱们要是得了魔君传承,让他们练,能不能练出本事?”

    “……还是算了。”

    两人又沉默下来。

    百变魔君的传承对他们是巨大的诱惑,否则也不至于瞒下消息,也不会没了二十几个弟子。

    人人都把百变魔君看成千面人,觉得他变化多端,他们身为禁宫护卫,却知道得更多,这个百变魔君最厉害的是武功,手上最少有五个天外天高手的性命。

    若能练了他的心法,足可笑傲天下。

    “就这么定了,我这次进去!”干瘦老者沉声道。

    圆胖老者叹口气,缓缓点头。

    楚离静静坐在柴房里,把大圆镜智催动到极致,看清他们脑海所想。

    能让皇上执着的百变魔君,绝非一般人物,真要得了百变魔君的传承,能够变化容貌,再配合自己的大圆镜智,自己能做成很多事。

    ——

    第二天夜晚,大雪仍未融化。一轮明月挂在天空。

    白雪映着月光,把周围照得清清楚楚。

    朝阳宗所有弟子都来到朝阳山山脚下,环绕而行,十几米一个人。不停的走动巡逻。

    他们个个瞪大眼睛,随着子时的靠近,越紧张。

    他们都知道,入口会在子时出现,一闪即逝。错过了只能等下个月。

    这一次,他们宗主亲自进入,要救先前进去的师兄师弟,这让他们有些感动,也有些担忧,不知那些进去的是不是还活着。

    圆胖老者与干瘦老者静静站在大殿琉璃瓦上,看着对面的朝阳山,月光下,紫袍飘动。

    弟子们一旦现入口,会响箭。他们马上赶过去,堪堪能赶到。

    两人默默站在琉璃瓦上,一言不,该说的都说过。

    “砰!”远处传来一声炸响,天空出现一道烟花。

    “走!”两人化为两道风朝那边卷了过去。

    楚离从柴房里飘出,蓦然消失。

    两个朝阳宗弟子瞪大眼睛,仰头看着天空的烟花,盼着宗主尽快赶过来,他们身边,郁郁葱葱的树林中间出现一块灰褐色草地。与周围截然不同,突兀刺眼,便是入口!

    他们眼角似乎瞥到一抹黑影,一闪即过。扭头看去,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好像是错觉。

    他们对视一眼,摇摇头,没理会。

    楚离一踏入大阵。顿时眼前一片白茫茫,如有雾气笼罩。

    大圆镜智催动,看到自己身处山脚下,眼前这座山与外面所见的山截然不同,山脚下是灰褐色的草地,也有浓密的树林。

    再往上,到了半山腰,便是茫茫白雪,这是一座比朝阳山高两倍,大两倍的雪山。

    月光下的雪山宛如一座银山,通体雪白无瑕,令人敬畏。

    这里已经没有阵法,是纯粹的夜晚雾气。

    他不理会身后是不是有人进来,朝着山顶飘飘而去,大圆镜智催动,尽窥方圆五里内外。

    他直呼侥幸,这座大阵只有一层,不像他在太华谷所见到的阵势,一阵套着一阵。

    此阵只有迷踪之效,外人进不来雪山,但却留一线机会,机缘巧合之下有机会进来。

    这架式很像是有缘之人进来,无缘之人莫进。

    想到这里,他难抑兴奋之意,身形越迅。

    ——

    他飘飘而行,一路上遇到了二十几个朝阳宗弟子,他们聚在一处,找了个石洞蹲着,有的在练功,有的在做饭,有的在睡觉,看他们脸色红润,都过得不错。

    楚离避开他们,继续往上,一直到了山顶。

    山顶寒冷,空气稀薄。

    寒风吹在脸上宛如刀子割肉,一口气吹出去几乎马上冻住。

    他有金刚度厄神功护体,寒暑不侵,浑然不在意,来到山顶后,翻过山头,便是如竖剑般的悬崖峭壁。

    他沿着峭壁轻飘飘往下滑,二十米之后,猛的一拳捣出,身形一下止住。

    拳头破开一层厚厚的雪,霍然露出一个洞口,他飘身钻进去,里面是一个颇为宽敞的山洞。

    山洞有一人高,四周墙壁皆冰块所铸。

    洞内有微风拂动,轻飘飘吹来,他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这微风比外面山顶的风更冷几分,若非他内力流转,血肉之躯根本挡不住这寒风,一下就被冻僵。

    这风显然有古怪,他通过大圆镜智看,此风是从对面石壁进入,绕了几转,吹到这边,削弱了风力,却变得更森冷。

    他不理会这异常寒冷的风,有金刚度厄神功护体,再加上浑厚的内力,一时半会儿能挡得住。

    他抬头看向盘膝坐在冰榻上的中年人。

    这中年男子相貌俊朗,面如冠玉,年轻时一定是位美男子,坐在晶莹剔透的冰榻上一动不动,宛如入定。

    此人宛然如生,却已死去。

    这里的风极古怪,令这中年男子肉身不腐,看着如生前一般无二。

    大圆镜智扫过每一寸地方。

    山洞内一冰榻,一冰桌,两个碗,一个铁锅,在角落里堆着一些还没坏的粮食与调料,是居家过日子的。

    他有些失望,并没有书,也没有阵法,看来眼前这位并非阵法大师,可能是别人所设。

    他目光最终落在一个冰块间的缝隙间,塞着一块晶莹剔透的腰牌,巴掌大小,与他腰间的白玉牌差不多。

    这块腰牌晶莹剔透,与冰块融为一体,若非有大圆镜智,除非把这些冰块都拆掉,才能现。

    他抽出尘光剑,贴着腰牌轻轻一刺,如刀子切豆腐,再一挑。

    腰牌飞出,落到他手里。

    “轰……”他眼前顿时黑,进入了无垠的虚空。

    如初曦微露的天空,湛蓝而微亮,虚空中盘膝坐着一个散着柔光的巨人,面容蔼然,目光悲悯,正俯视着他。

    与这道悲悯的目光相接,楚离脑海再次轰然一震,无数场景在脑海里呈现,如走马观花。

    他忽然变成了一个士兵,在战场厮杀,最终被斩断胳膊,一刀捅到心口死去,又忽然变成一个武林高手,与人搏杀,最终不敌而亡,又忽然变成一个垂垂老者,不通武功,年老力衰,病弱而亡。

    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楚离精神一振,醒了过来,眼前仍是那尊放着柔光的巨人。

    再看巨人的目光,悲悯变成了冷绝,无悲无喜,视众生如蚁。(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