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212章 鼓动
    蒋槐下了船,也没去骑马,直接施展轻功疾驰而去。

    他知道事情紧急,性命攸关,一刻也不停,拼尽全力施展轻功,内力不济便用培元丹,一口气撑着到了白云城,来到了碧柳的家。

    尽管碧柳往家里送了不少的银子,她父母却一分银子也没动,都存了起来,仍住着原来房子。

    这是城里最平常的一间院子,破旧、狭窄。

    不大的院子中央空荡荡的,平平整整,旁边摆一个兵器架子,成为一个小小的练武场。

    此时家里愁云惨淡,正屋门槛上坐着一个老汉在低头抽烟,一口一口的浓烟从嘴里喷出,一张愁眉苦脸若隐若现,满脸皱纹全挤到了一起。

    屋里传来低低的哽咽声,断断续续。

    蒋槐如一片叶子飘飘落到小院,老者兀自低头抽着烟,没有察觉。

    蒋槐轻咳一声:“可是孙老汉家?”

    老者忙抬头,看到蒋槐,顿时露出警惕神色,腾的站起来:“你是谁?”

    蒋槐抱抱拳道:“在下蒋槐,受碧柳姑娘之托,过来看望她弟弟。”

    “碧柳?”老者皱眉,脸色阴沉下来:“我不认得什么碧柳,你走吧!”

    蒋槐道:“碧柳姑娘知道弟弟受重伤,托我送来灵药。”

    “什么灵药也不管用!”老者脸色松了松,摇摇头。

    蒋槐笑了笑:“看来令郎还没咽气。”

    老者脸色又沉下来,狠狠瞪一下他,又颓然叹气:“也快了!”

    蒋槐道:“只要他没咽气,灵药便可救他,救与不救还请老汉尽快决定,再耽搁下去,令郎怕是真要没命!”

    “你……你真能救他?”

    “不试怎知?”

    “……好吧,请进请进。”孙老汉忙请他进屋。

    死丫头虽说败坏门风,家门不幸,但接触的都是些贵人。说不定真有灵药能救了儿子。

    蒋槐进了黑乎乎的屋子。

    卧室里榻上躺着一个英俊青年,脸色酡红如醉,已经昏迷过去,呼吸急促。断断续续,仿佛随时会停止。

    旁边坐着一个老妇,紧攥着青年右手,眼睛已经红肿如桃,仍在断断续续的哽咽。

    蒋槐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玉瓶。小心翼翼的倒出一枚祈元丹,塞进青年嘴里后扶起他,盘膝坐到他后面,浑厚的内力慢慢注入,助药力化开。

    老两口瞪大眼睛看着,不敢吱声。

    “吁……”英俊青年忽然长长出一口气,脸上的陀红迅散去,脸色变得苍白,呼吸变得平缓有力。

    老两口即使不懂医术,看儿子的模样也知道好多了。顿时露出欢喜神色。

    蒋槐双掌将内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加伤势恢复。

    一盏茶时间后,蒋槐与青年头顶皆现白雾,如丝如缕,好像燃了几柱香所致。

    随着时间流逝,如丝如缕的雾气变得浓密,蒸馒头般涌动白气。

    老两口觉得时间过了很久,直勾勾看着两人。

    蒸腾的雾气翻涌得越来越剧烈,忽然某一刻,白雾蓦然收敛。纷纷钻进两人头顶。

    蒋槐睁开眼睛,目光如电,映得屋内一亮。

    英俊青年也慢慢睁开眼。

    蒋槐松开双掌,飘然落地。微笑道:“应该无碍了。”

    英俊青年扭头看他,迟疑道:“兄台是……?”

    “在下蒋槐,受令姐之托过来救你。”蒋槐微笑道。

    英俊青年忙抱拳:“小子孙平,多谢蒋大哥救命之恩!”

    蒋槐摆摆手:“不必谢我,要谢就谢令姐吧,……现在可好了?”

    孙平兴奋的挥了一拳。笑道:“比从前更好!……爹,娘,儿子不孝,让你们担心啦!”

    他在模模糊糊中听到母亲哭泣,无比难受内疚。

    老两口眉开眼笑,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恨不得给蒋槐跪下。

    蒋槐道:“孙兄弟,伤你的是谁?掌力如此厉害!”

    若无祈元丹,自己未必能压得下这奇异掌力。

    “哼,惊云帮!”孙平咬牙恨恨道:“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惊云帮?”蒋槐一怔。

    “蒋大哥也知道惊云帮?”孙平哼道:“他们的名气传到崇明城了?”

    “那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了。”蒋槐苦笑道:“报仇的事先搁一搁吧,……孙老,依我看,还是去崇明城吧,城内不准武林中人动手,最安全不过。”

    孙老汉沉下脸,默然不语。

    如果是以前,他一口拒绝,毫不犹豫的,不想看到那败坏家门的死丫头,不跟她住一个城!

    儿子这次险死还生,他却犹豫了。

    惊云帮可是白云城第一帮,高手如云,只手遮天,跟惊云帮作对就是找死,偏偏小子又拗又犟,劝不住,一定还会惹乱子。

    孙平顿时兴奋的叫道:“爹,娘,听蒋大哥的吧,咱们去崇明城投奔姐姐。”

    “你给我闭嘴!”孙老汉眼睛一瞪。

    孙平缩了缩脖子,闭上嘴。

    蒋槐道:“孙老,其实你们去了崇明城,有一桩好处,能让碧柳姑娘离开邀月楼。”

    “她能舍得那里?”孙老汉恨恨的道:“要真能听我的,她早回来了!”

    蒋槐笑道:“你们二老亲自去了,天天去她那里闹,跟只写一封信骂几句,怎能一样?”

    “就是就是!”孙平忙道。

    他对崇明城向往已久,可惜父母皆在,不能跑出去,这会儿有机会去崇明城,当然不会放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个仇往后再回来报。

    他忙又道:“爹,你想想看,你在信里说要死,姐姐不会放心上,可要是在姐姐跟前寻死觅活的,她能不上心?”

    “是呀,他爹,咱们亲自逼她!”孙母劝道。

    她看一眼孙平,要是呆在这里,儿子一定会想着报仇雪恨,下一回就没这么好运气,真要死了,自己老两口没人送终,可怎么活!

    “……好,去崇明城!”孙老汉恨恨一拍桌子:“我就舍了这张老脸,非要这丫头从良不可!”

    蒋槐笑道:“既然如此,那今天就出吧,早早过去,碧柳姑娘也能放下心。”

    “这个……”孙老汉迟疑:“咱们这些家什得收拾收拾。”

    蒋槐摆手笑道:“去了那边一切都有,况且,这里的家什留下也是一条退路,万一在那边住得不舒心,随时可以回来,也不用再费功夫。”

    “就是就是!”孙平唯恐夜长梦多,忙笑道:“有了银子,崇明城什么没有呀,况且咱们去姐姐家,还拿这些东西干什么,只会碍事!”

    “这就么定了,我马上去弄马车。”蒋槐笑道。

    这也是雪凌的授意,至于雪凌为何如此,他也不会多问。

    ps:弱弱提一句,推荐票也很需要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