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206章 瓦解
    苏茹随后跟雪凌学会了破阵之法。

    进入阵中,绕着一棵树顺转三圈,逆转四圈,再往左踏三步,右再踏四步,就能看到小院,直直走过来就成。

    这只是最基础的阵法,迷踪阵,只有隐藏之效,并无攻击之能。

    他全力催动轻功,一天一夜赶到了那边巨湖旁。

    小船飘飘,载着他到了太华谷所在,他在船上站着凝视沉思,宛如化为雕像。

    小船随波微动,他一动不动,一天一夜过后,他转身离开。

    太华谷的阵法复杂强大,阵中套阵,他阵法修为不足。

    第一道是迷踪阵,人不能靠近,第二道是惑心阵,心智失常丧乱,被困到阵中,很快会精神混乱,自杀而亡。

    最后一道则是五行颠倒阵,进入阵中之人心跳加,眼前黑,血气很快加,如兵暴动,血气跟着乱蹿,武功越强,伤害越大,呆久了五脏六腑受创,伤重不治。

    楚离在船上沉思了一天一夜,只能破开前面两阵,最后一阵破从没见过,要破开需要复杂而庞大的计算,宛如解开数学谜题无异。

    五行颠倒阵最厉害的是随着时间而自行变化,防不胜防。

    他如果贸然踏入,必被困于阵中,他修为固然厉害,但比起阵法之力来说,无异于蚂蚁与大象。

    太华谷有如此阵法相护,当真是稳若金汤,他也没那么担心陈茵。

    他驾小船回到湖边,登岸后返回了国公府。

    ——

    楚离返回国公府,刚到了小院,苏茹便找过来,招呼他去观星楼,小姐有请。

    他进了观星楼,萧琪正蹙眉站在窗前,怔怔出神。

    看着她白衣下的曼妙背影,楚离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想上前搂她入怀,最终却抱抱拳:“小姐。”

    萧琪转身看他,明眸如秋水:“那宫女想自杀。”

    “这样……”楚离沉吟,接过苏茹递上的茶盏:“那也容易。找到她儿子即可。”

    “我问不出。”萧琪蹙眉叹道:“她只有一个想法,让儿子进王府,简直入了魔,……安王也够狠,当初也许诺。如果刺杀不成,她自杀也一样招其子入府,……宫女若死,安王定要趁机兴风波。”

    一个宫女在国公府自杀,宫里自然不会轻轻放过,安王再一推波助澜,小事变成大事。

    “交给我吧。”楚离道。

    萧琪露出笑容。

    她能看透人心,却楚离差了一筹,自己没办法,楚离说不定可以。

    楚离随着萧琪来到玉诗岛。

    玉诗岛比往常多了几分热闹与喧嚣。岛上的侍女们来来往往,比从前多了一倍人数。

    琮琮琴声在岛上缭绕,清幽高远。

    花海的小亭里端坐着萧诗,轻捻慢抹,优雅而从容,没看到他们过来,只专注的抚琴。

    萧琪与楚离没去打扰,直接进了西边一座楼阁。

    四个男护卫正在楼下,腰挎长刀,双眼精芒迸射。看到两人过来,抱拳行礼,神色肃穆。

    萧琪摆摆手,与楚离进了二楼一间屋子。

    楚离看到了榻上躺着。一动不动的一个中年女子。

    风韵犹存的脸庞苍白没有血色,神色憔悴,看到萧琪,转过头不理会。

    萧琪没说话,给楚离使了个脸色,然后离开屋子。

    楚离拿了个绣墩坐到榻前。静静看着她。

    半晌之后,中年宫女耐不住性子,哼道:“你是谁?”

    楚离道:“国公府二品侍卫楚离。”

    “是你。”中年宫女哼道:“我听说过。”

    “见笑了。”楚离打量着她,淡淡说道:“我理解你的做法,为了孩子拼命,可敬可佩,可悲可悯。”

    中年宫女不说话。

    楚离道:“令郎有五岁吧?”

    中年宫女仍不说话。

    “原来十岁了。”楚离叹了口气:“十岁就没了母亲,父亲想必会再续弦,将来进王府的未必是令郎,可能是他的弟弟。”

    中年宫女冷冷瞪他一眼,目光闪动。

    这一下击中了她的心,她不由顺着楚离的话想开去。

    自己真要死了,那个负心郎一定会另娶,孩子只有自己的好,再贤惠的后娘也不会待儿子太亲厚。

    可怜的小全不知要受多少苦,自己这个母亲不能为他挡风遮雨……

    楚离道:“我知道,令郎现在落到了安王手上。”

    中年宫女紧抿嘴唇。

    “我若能救出令郎,你还给安王效命?”

    “楚公子,你斗不过安王。”

    “安王若真有办法,岂会用这种手段?”楚离笃定的微笑道:“他何不派个刺客,直接杀了二小姐,不更干净利落?”

    中年宫女蹙眉看着他。

    楚离道:“安王没你想得那么厉害,他做不到,……所以你若背叛安王,他拿你也无可奈何!……当然,我会先救出令郎!”

    中年宫女默然不语。

    楚离也耐心的等着,没有催促。

    半晌后,中年宫女道:“我还有何用处?”

    她知道,若自己没有足够的利用价值,他们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儿子被安王所控制,哪这么容易救?

    “你对皇宫的了解就是无价之宝。”楚离微笑道。

    中年宫女看看他。

    楚离道:“告诉我令郎的住处,我马上出!”

    中年宫女缓缓点头,说了一个地址。

    楚离起身:“我会尽力救回他,但愿安王还没下毒手。”

    “什么?!”中年宫女失声叫道。

    楚离叹口气:“你即使害不了二小姐,只要害二小姐的事一出,令郎再一死,大伙会以为是谁下的杀手?”

    中年宫女脸色变幻。

    她是从宫中出来的,勾心头角见得多,但潜意识里一直拒绝想这个可能,被楚离一言点破,担忧与恐惧顿时袭上心头。

    楚离笑笑,不再多说,轻飘飘出了房间。

    萧琪在一楼大厅里坐着,听到脚步声,明眸望来。

    楚离与她一起往外走:“问到她儿子的住处,我马上动身。”

    萧琪轻轻点头,深深看着他:“又要辛苦你啦。”

    “我天生就是劳碌命。”楚离笑道:“我一个人去,免得走漏了消息。”

    “嗯。”

    “二小姐那边就不去拜见了。”

    “我会跟她说一声。”

    楚离匆匆而去。

    萧琪待他的背影消失在湖上,才叹了口气,摇摇头。

    她到了花海的小亭里,萧诗的琴声已停。

    “楚离呢?”萧诗看看她身后。

    萧琪摆摆手,示意小亭外的两个侍女退下。

    待看她们离开花海,她才坐到萧诗对面:“先走了,他有事要马上办。”

    “吩咐下去就是了。”

    “这件事紧急又关系重大,他得亲自出马。”

    “他都二品侍卫了。”

    “没办法,其他人都不让人放心。”

    “你也别用得太狠了。”萧诗摇头道。

    萧琪抿嘴笑道:“二姐,他现在还不是你贴身侍卫呢。”

    萧诗白她一眼哼道:“又胡说八道!”

    ps:感激不尽大伙的厚爱,多谢多谢!(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