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202章 离开
    楚离笑道:“看来小姐也曾历练江湖。”

    “在进入先天之前,都要历练一场。”萧琪犹带几分怅然:“心境不足难进先天,你是因为佛法深湛,不能以常理度之。”

    楚离道:“小姐,我不想让陈茵进武林门派。”

    他要提前堵上萧琪的嘴。

    他在萧琪跟前不能用大圆镜智,却猜得到,她下面会说与梅傲霜如何相识相交,交情深厚,给梅傲霜说好话。

    他一听到萧琪所说的救命之恩,暗叹果然之际,就不想让萧琪说下去。

    “为什么?”萧琪蹙眉:“成为天外天高手,这是好事。”

    “梅谷主只看到陈茵的资质,不知道她的经历。”楚离决定直击要害:“小姐你是知道的,她们都是心魔深重,想踏进先天,谈何容易,更别说天外天,太华谷又没胜境!”

    “谁说太华谷没胜境的?”萧琪横他一眼,知道他心意已决,自己说什么也没用了,若有所思的颌:“这倒也是,她们心魔太重,破先天不易。”

    楚离道:“她们已经受了太多苦,安安静静过日子就好。”

    “那你也该问问她们的想法。”萧琪道:“我看她们对武功很渴望。”

    “我想让她们练白虎炼阳图。”

    “白虎炼阳图会失传,不是无因。”

    “她们心性不适合武林拼杀,学些武功自保即可。”

    “唉……”萧琪叹口气:“看来你是想养她们一辈子。”

    楚离微笑:“遇到了也就是我的债,有国公府在,她们就不会吃苦。”

    “好吧,我不多嘴了,”萧琪摇头笑笑:“傲霜的性子拗得很,你得小心!”

    “我让陈茵这几天别出去,梅谷主再厉害,总不至于强行绑人吧?”楚离笑道。

    “这不至于。”萧琪笑道。

    ——

    傍晚时分,夕阳染红了天灵院。

    楚离在院里催动天灵树。让它又增了一个年轮,天灵树形状没什么变化,灵气越精纯,周围灵草长势更旺。

    雪凌一袭白衫袅袅而来。手提紫木匣——巴掌大小的正方紫檀木匣:“公子,兽血到了。”

    楚离拍拍手,起身来到小亭里坐下:“什么血?”

    “金鹰血。”雪凌道:“快马送回来的,不到一天。”

    “拿笔纸来。”楚离接过木匣。

    雪凌飘飘而去,眨眼间拿来了笔墨纸砚。还有纸镇,一一在石桌上摆好。

    楚离打开紫木匣,里面摆了四个瓷瓶。

    他拿笔醮了醮还没凝固的鲜血,腥气扑面而来。

    瓶里插一根细草,是一种奇异的灵草—噬血草,喜食鲜血,吞噬鲜血的同时,阻止鲜血。

    瓶里插了这么一小根噬血草,会损失一部分鲜血,却能保持血的鲜活。

    醮了血的笔在纸上迅画出一个奇异符号。

    他一气呵成画完。脑海闪过一丝悸动,这符号竟然抽取了自己一部分精神力量,与用朱砂的感觉截然不同。

    他缓缓提起笔,周围空气似乎晃一下,如湖水起波漪。

    楚离大喜过望,有反应就是好事!

    他忙启动大圆镜智观瞧,淡淡气息从虚空中飘来,如丝如缕,是一丝一丝的薄雾,并非金色。让楚离有些失望。

    他皱眉感应了一番,这些白丝进入脑海,脑海有一丝清明感觉,确实有效果!

    可惜。比起九龙鼎的效果,天差地远。

    “雪凌,再去演武殿任务,收集兽血,要比金鹰更强的!”楚离沉吟道:“按强弱标出价格,要尽快!”

    “好嘞。”雪凌答应。

    她好奇的打量着血符:“这是什么呀?”

    “好东西。”楚离笑道。

    “难道是一个字?”雪凌把血符摆弄了几下。从不同的角度看,都不认得:“应该不是字吧?”

    “不用管它是什么。”楚离道:“这张符你带在身上。”

    “怪吓人的。”雪凌不情愿的看着这血红的符,还散着淡淡腥气:“真要带着?”

    “有好处,带着就知道了。”楚离道。

    他说着又接着画符,耗干净一瓶血,竟有虚弱之感,精神疲惫,一个符抽去一部分精神力量,写了二十几张符,消耗了大半精神。

    这些符凑在一起,飘逸过来的雾气浓密了几分,他仔细的感应着,丝丝雾气飘进脑海,补充着精神,宛如久旱遇甘霖,舒服异常。

    这些雾丝的精纯程度没办法跟九龙鼎比,好比雾气跟水银,但一丝丝的飘着进脑海,却是有所补益,他估计十分钟就能让自己恢复如初。

    这是所有的血符加一起,如果只有一张血符,那估计得两个时辰。

    他给了雪凌一张,剩下的自己收起来。

    这些血符的精神力量不够精纯,却也有好处,就是没那么霸道,即使补充满了精神力,仍往里面钻的时候,他没不适感。

    一张血符的补充对他来说微不足道,有可有无,二十几张凑在一起效果不俗。

    第二天傍晚,二十几张血符一下没了反应,彻底失效。

    而血符上的血已经消失,变成一张白纸。

    归根到底,还是在血上。

    楚离正在小亭里盯着这二十几张素笺看,雪凌推门进来:“公子,赵师妹刚送来一封信。”

    她从罗袖里抽出一封信,双手递给楚离:“赵师妹说,陈茵走了。”

    楚离接信的手一顿,抬头看她。

    雪凌忙道:“好像是跟梅谷主走了,……都在信上呢。”

    楚离抽出信来,迅扫几眼,脸色阴沉下来。

    雪凌小心翼翼的问:“公子,陈茵真跟梅谷主走了?”

    “嗯。”楚离深吸一口气,压下复杂的心绪:“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是刚才。”雪凌道:“赵师妹一看到信马上送过来,要不要去追,估计还没走远呢!”

    楚离摆摆手,怔怔看着夕阳染红的天空。

    陈茵在信里说,她对不起自己,要违背自己一次,她想去太华谷,想成为天外天高手,让自己不必挂念,三年之后一定回来。

    楚离看着夕阳,长长叹口气,真是个傻丫头!

    他知道陈茵的心思,一直深藏自卑,觉得自己没用,是拖累,想成为高手帮他。

    她岂不知,真要成为天外天高手,怎么回得来,太华谷怎能放她离开,再者说,自己并不觉得拖累,每次看到她们的笑脸,他觉得很轻松很快乐。

    “公子,这就么算了?”雪凌小心翼翼的问。

    “我就是个操心的命!”楚离把信收进怀里:“得去太华谷看看,你不用跟着,我去观星楼!”(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