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201章 碧柳
    一声清脆的打板声响起,正在说笑的人们停下,看向中央的舞台。

    八名身穿纱衣的曼妙女子抱着乐器袅袅登台。

    她们皆白纱覆面,看不清容貌,但所有人都知道,邀月楼的女子无一庸色,俱是美人儿。

    这般曼妙的身材,加之白纱遮面,更增几分神秘与诱惑。

    楚离微笑看着,邀月楼不愧是邀月楼,真正把握了男人的心思。

    八女上台之后坐到后面,摆好乐器,垂手静了静。

    一支洞箫幽幽响起,人们心神一下被勾住,随着箫声而动,偌大的邀月楼变得寂静,唯有箫声在缭绕。

    吹箫女子仅露雪白细腻的下颌,诱人的红唇,幽咽不绝的箫声宛如从她心底吹出,撩动着人们心弦。

    箫声上扬,筝声响起,清如泉水琮琮,与箫声相和,人们仿佛看到了飞扬的长鹰与泉水里的游鱼,一片开旷场景在人们脑海里徐徐舒展。

    雪凌扭头看向楚离,轻叹道:“好厉害!”

    她精通古筝,听得这女子的弹奏,自叹不如,技法返朴归真,纯以情动人,寄情于琴,这是自己一直在追求的境界,如今听到了,才知道自己差多远。

    楚离微笑点头。

    梅傲霜凝神倾听,若有所思。

    箫筝之后又加入扬琴,慢慢的,又加入了琵琶,长笛,短笛,鼓,埙,二胡,八种乐器逐次响起,众人眼前仿佛出现一幅春江花月夜的情景。

    迷醉其中不知时间流逝,一曲奏完,人们皆出神叹息,经历了一场莫大的享受。

    “砰砰砰砰……”鼓声铿锵,宛如战鼓响起,人们惆怅幽静的心绪变得振奋起来。

    楚离赞叹,这鼓声蕴着玄妙。与人体血气相应和,每一行都是技近于道,这位曼妙的女子鼓上的造诣极惊人,敲的每一声仿佛敲在人们心上。她偏偏不通武功,当真厉害。

    越急骤的鼓声中,空中翩翩跃下一道曼妙的女子,婀娜多姿,如柳絮般飘飘落地。

    “好——!”人们鼓掌赞叹。

    她用的并不是轻功。空中有一条丝带拉着她落下,姿态如飞天。

    她湖绿罗衫,外罩一层白纱衣,脸遮白纱,如飞天从画中走出。

    霓裳飘飘,白纱拂动,动作随着鼓声时而骤急,时而缓柔,曼妙的身姿牵引住人们心神,眼睛完全被她勾住。无法自拔。

    楚离一眼认出是碧柳。

    舞台下的碧柳,楚楚动人,惹人怜惜,是一个绝色女子,舞台上的碧柳却是光彩夺目,神秘而致命。

    雪凌扭头赞叹道:“公子,我也去学舞吧!”

    看到碧柳曼妙的娇躯做出一个个美得动人心魄的动作,她觉得自己很笨拙,一点没吸引力。

    楚离笑道:“行啊。”

    梅傲霜斜睨过来,在雪凌脸上转了转。

    雪凌看向她。

    楚离道:“梅谷主也想学?”

    梅傲霜冷笑一声。刚要张嘴说话,秦晓凤怕两人又吵起来,忙道:“楚公子,这位姑娘是……?”

    先前楚离与梅傲霜斗嘴。没做介绍,她们一直在猜测两人的关系。

    “我是公子的侍女雪凌。”雪凌淡淡说道。

    “哦——?”秦晓凤讶然看她:“真没想到!”

    她看雪凌修为精深,还以为是同伴,但看她的举止神态又不像,没想到真是他侍女,如此年纪如此修为仅是侍女。实在太屈才。

    雪凌淡淡道:“秦前辈没想到什么?”

    她在楚离跟前巧笑嫣然,一对上别人,马上变得高冷。

    秦晓凤笑道:“如此年纪就是先天高手,在国公府也算是后起之秀吧?”

    雪凌淡淡笑了笑,知道秦晓凤的言下之意。

    她不是国公府的人,难怪会有这般想法,国公府的人就不会这么想,公子身边的侍女起码要先天境界,否则也配不上公子的身份。

    四人说话的功夫,碧柳的舞未停,人们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生怕漏过任何一个动作。

    鼓声骤停,戛然而止。

    “好——!”众人轰然大叫,拼命鼓掌。

    碧柳屈腿裣衽一礼,素手拉着空中垂下的丝带,飘飘进了四楼,不见芳踪,来去如飞天,不似人间之人。

    楚离抚掌赞叹,确实赏心悦目,无怪乎人们舍得花这么多钱。

    雪凌一脸的羡慕。

    片刻后,碧柳换了一袭罗衫再次过来。

    雪凌拉着她的手,打听怎么能练好舞蹈。

    中央舞台的八名乐师袅袅退下,消失在人们视野。

    人们皆有惆怅之感,恨不得这种表演永不结束,偏偏邀月楼每晚只有这么一场,或歌或舞,每天都不重样。

    这让人们对邀月楼的实力极敬畏,每天一个精彩的节目,这需要何等厉害。

    楚离却不觉得如何。

    他从现代而来,眼光也不同,知道真正厉害的不是那些美女,毕竟邀月楼的姑娘有三十多个姑娘,个个身怀绝技,或歌或舞,每个月轮流上台一次而已,厉害的是那些创作节目的。

    邀月楼供着几群厉害人物,每群人负责一个或两个姑娘,才能有这般顶尖的创作。

    楚离对拉着碧柳手的雪凌笑道:“让碧柳姑娘亲自教你就好。”

    “能行吗?”雪凌忙道。

    楚离对碧柳笑道:“碧柳姑娘,可以吗?”

    碧柳露出为难神色:“公子,这个得问楼主,小女子做不得主。”

    楚离笑道:“也好。”

    梅傲霜斜睨他一眼,对他的纨绔举动非常看不上眼。

    有秦晓凤在,每次楚离与梅傲霜交锋两句便被泄了气,没起大冲突。

    这让梅傲霜非常不满,她一直手庠,好不容易逮着机会,非常想教训他。

    楚离把腰间的玉牌递给雪凌:“你拿着这个,跟碧柳去见见楼主,就不劳烦她亲自过来了。”

    “是。”雪凌接过玉牌。

    片刻后,雪凌喜气洋洋的回来,众人一看就知道成了。

    夜色渐深,楚离与雪凌出了邀月楼,梅傲霜一行人也跟着离开。

    楚离没想到她竟没趁机拦着自己动手,不过临走时得意洋洋的神情也足够气人。

    第二天清晨,他刚练完功,萧琪亲自登门。

    楚离暗叹,终于还是要来了。

    他猜得到萧琪来意,是替梅傲霜做说客。

    清风徐徐,萧琪一袭白衫静静坐在小亭里,淡淡说道:“我跟傲霜是好友,听她说陈茵的资质极好,有她培养,三年可成天外天高手。”

    楚离坐在她对面,轻啜一口茶茗:“梅谷主不是痛恨国公府的人吗?”

    “当时认识的时候,她不知道我是国公府的。”萧琪望着簌簌青竹,目光放空,似乎回忆往昔:“那时我化名闯荡武林,幸得她搭救才活到现在。”

    ps:终于还是被追上啦,还直落两名,看架式,还要再落两名,真是无颜见江东父老啊,愧对各位老大的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