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190章 奥妙
    楚离讶然,看着安王盘膝坐进古鼎,闭上双眼运功。。

    古鼎没过头顶,如置身井中。

    安王内力滚滚而动,宛如洪流滔滔,度快逾平时十倍,转眼的功夫压制住了异种内力,令其缩成一团。

    他汹涌的内力在经脉里流转,越转越快。

    楚离眉头挑动,大圆镜智催进一层。

    古鼎内如飘着一根根金色头,如缭绕的薄雾,丝丝缕缕飘入安王眉心,内力流转不停加。

    楚离把大圆镜智再催动一层,隐约看到虚空传来无形的力量,如雾如烟,古鼎如涡流般吞吸,转化为金色丝,聚于古鼎内。

    楚离知道,这些金色丝就是精神力量,进入了安王眉心祖窍,令其精神力大增,从而加快催动内力。

    楚离吃了一惊。

    他素来自傲精神力,两世魂魄相叠,让他精神远胜常人,从而能练成大智度本源经,修成大圆镜智,能练成枯荣经、白虎炼阳图。

    若无强横精神,他资质甚至不如常人,不可能有如今成就。

    他忽然现,自己引以为傲,原本以为独一无二的优势,安王竟然也有,自然会不舒服。

    他很快平息内心波动,皱眉沉思。

    有古鼎相助,为何安王的精神力量还不如自己?

    他按捺下好奇,静静观看着古鼎与安王。

    端坐鼎内,安王很快脸红如醉酒,面露痛苦神色,坚持一个时辰后再撑不住,飘身出了古鼎。

    落到古鼎旁,他伤势大好,楚离却现,异种内力未被消灭,仍残留一股,离开古鼎后。它迅壮大。

    通过这一个时辰的观察,楚离现了奥妙所在。

    安王眉心祖窍如瓶,精神力量如金色的丝线一缕一缕飘浮着,稀稀疏疏。进入古鼎之后,金色丝线钻进祖窍,令祖窍内的金丝密度大增。

    金丝密度大,则头疼欲裂,安王撑了一个时辰已经是难得。

    安王一出古鼎。祖窍内的金丝很快散溢,又恢复到原本的密度,并无其他改变。

    这情形如他助雪凌练功一样,能令内力度加快,加快修炼度,却不能提升精神力。

    最古怪的是这座古鼎,能够化虚空中的力量为精神力,这虚空中的力量是什么呢?自己能不能转化?原理又是什么?

    他催动大圆镜智,把古鼎内外看得通透。

    古鼎是由青铜所铸,青铜里却有一种奇异气息在流动。这股气息在青铜里流动,画出一个奇异符号。

    这让楚离想到了人体,内力在经脉里流转,这奇异符号就像古鼎的经脉,气息沿着符号流转,吸纳着虚空中的力量,转化为了金色的精神力,如蓄水一般存于古鼎之内。

    这个奇异符号就是古鼎的奥秘所在。

    此鼎建得极玄妙,若非自己有大圆镜智,旁人想窥得几乎不可能。切开古鼎,什么也看不出来,因为气息会溢散,符号并非有形。仅是气息所构筑。

    楚离蓦的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练功房里,钻进古鼎。

    顿时丝丝精神力量钻向脑海,他在脑海里观想白虎炼阳图,灵虎猛的跃进脑海,虚空的力量汹涌而来。眨眼功夫吞噬了他身体。

    他能感觉到身体被挤压得吱吱响,一会儿挤得成肉末,一会撑得几乎爆裂,撑与挤循环往复,锻造着他的身体,血肉变得越强大。

    约摸过了两个时辰,楚离现天快亮了,意犹未尽的消失在古鼎中,出现在卧室内,脱下外衫,穿着月白中衣坐到榻上,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这两个时辰修炼下来,他丝毫不觉困倦,精神力好像没有消耗,此鼎当真神奇。

    怪不得安王四十多岁就能进天外天,有此鼎相助,理所当然。

    ——

    他又赖了一天,晚上趁着安王离开,又用古鼎修炼了一番,白虎炼阳图效果更强,身体越强壮。

    身体越强,根基越厚,同是先天境界,旁人自不是对手。

    第三天清晨,他离开了安王府。

    这两天已经摸清了安王的虚实,仍没找到杀安王之法。

    安王惹上了大麻烦,他身体的异种内力奇异非常,任凭他怎么驱除,却无计可施,他是天外天高手,内力又精纯异常,更胜其余的天外天高手,所以没人能帮上忙。

    楚离让骏马自己翻蹄小跑,坐在马上研究古鼎那个符号。

    在脑海里试着观想此符,却没什么异常。

    他原本想,在脑海里观想成功,那精神力会如内力一般源源不绝,无穷无尽。

    可惜观想下来唯有失望,并无异相。

    他一直觉得,这很可能是道家的符箓之术。

    在傍晚时分,他来到了一座小城—金乌城。

    心中无事,也不着急回去,他悠然自得的在夕阳下进了城,找到城里最好的客栈,要了一间小院。

    在华灯初上之际,他先到城里买了一些朱砂,再登上城里最好的酒楼——嘉丰楼。

    他坐在三楼的窗边,低头看下面来往的行人,不时轻啜一口酒,吃一口下酒菜。

    行人有的匆匆忙忙,有的悠闲踱步,有的无所事事,有的欢天喜地,人间百态皆在其中,让楚离悠然神往。

    自己虽离寺踏入人间,其实还并非平常人生活。

    他住在王府,平时就呆在天灵院里练功、读书,白云楼很少去,邀月楼不去,繁华无比的崇明城好像跟自己没关系。

    他所有心思都在追逐,想要更强的武功,要更大的权势,如今虽到了二品,他觉得还不是享受的时候,上面有安王压着,有皇上压着,不能随心所欲。

    他所看到的人多数身怀武功,即使下面大街两旁摆摊卖小吃的,也有武功在身,如今世界武学之昌盛可见一般。

    他目光一凝,三个婀娜曼妙的湖绿罗衫女子从东头飘飘而来,到了酒楼前,抬头看一眼,进了酒楼。

    三个女子皆戴面纱,脚步轻盈,款款而行,看不到容貌,已经觉得曼妙动人,令人浮想联翩。

    她们登上三楼,坐到了楚离不远处的一张桌子,小二热情的上前招呼,点菜的女子声音圆润柔和。

    楼上的人们不时瞥一眼三女,她们戴着面纱,吃饭总要摘下来,大伙都想看看她们的真容,到底是不是美人。

    ps:求推荐票,别忘了投哟。(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