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189章 古鼎
    小院的灯光明亮如白昼。

    楚离静静坐在石桌旁,翻看一本书,石桌上堆着一摞书。

    安王府的客舍与怀国公府的又不同。

    院落布置得典雅而古朴,舒适而不奢华,没有咄咄逼人的富贵气息,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书房,有上千本藏书。

    他趁着闲暇,已读遍逸国公府藏书楼的书,而安王府客舍里的书,一大半是藏书楼没有的。

    楚离就像渴极之人看到了甘泉,心痒难耐。

    这时,清秀侍女彩裙飘飘,盈盈过来,带来淡淡香风,裣衽一礼:“公子,要进晚膳吗?”

    “好,有劳。”楚离笑着点头。

    侍女嫣然笑道:“不知公子要吃些什么?……这是菜谱,如果上面没有,可以让尚膳监的现做。”

    她说着递上一本小册子,上面写满了菜名饭名。

    楚离信手勾了几个,笑道:“烦劳让褚总管来一下。”

    “是。”侍女嫣然笑道。

    她笑靥如花,原本清秀的面容增添了几分丽色,娇媚动人。

    楚离笑着点点头,不再多说。

    心下暗笑,哪个少女不怀春,这侍女是看上自己了。

    安王虽是冷酷狠毒,却极擅伪装,性情深藏于内,外显于善,对下人宽容平和,府里的风气森严而不失活泼,凭心而论,他确实是枭雄之姿。

    身为王府客舍侍女,平时事情不多,安王府的客人不敢对她们无礼,所以她们多是性格活泼,对人生充满美好憧憬,不知人心鬼域。

    褚总管很快过来,锦衣华服在灯光下闪闪放光。

    他进了小院,抱抱拳,懒洋洋的,爱搭不理:“楚侍卫。你找我?”

    楚离笑着请他坐下说话。

    褚总管对楚离嫉妒,又自恃极高,神情散漫:“我事情很多,楚侍卫有话就直说吧。”

    楚离微笑:“褚总管。咱们也不是外人啦,我将来要随二小姐进王府,以后咱们还要多亲近才是。”

    “要跟过来?”褚总管脸色微变。

    楚离点点头:“府里自然不会让二小姐只身进府,我身为二小姐随身侍卫,自是要跟从。还请褚总管多多关照!”

    褚总管勉强的笑笑,抱抱拳:“哪里哪里,是我请楚侍卫你多关照才是。”

    品级在大季王朝是通用的,朝廷、国公府、王府,三者标准统一,国公府的二品侍卫,进入王府也是二品,褚总管只有四品,见了楚离要行礼的。

    楚离摆摆手笑道:“二小姐将成王妃,我也会成王府侍卫。大伙不必见外。”

    “是是,不见外,不见外。”褚总管勉强的笑着点头,满嘴苦涩。

    楚离道:“对了,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褚总管一振精神,笑道:“请说。”

    “我想在府里多呆几天。”楚离指了指书房位置,摇头笑道:“我是嗜书之人,看到这里的藏书,委实挪不动步,想看完再走。”

    “这个……”褚总管迟疑。笑道:“不会耽搁了正事吧?”

    楚离摆摆手:“这里的书只有几本是国公府藏书楼没有的,耽搁不了几天,而且我的差使已经完成,什么时候回去都一样。”

    “……那倒是无妨。楚侍卫随意就好。”褚总管笑道:“只要不耽搁楚侍卫的正事,府里也不会吝惜几顿饭菜。”

    楚离笑道:“那就多谢褚总管了。”

    “哪里哪里。”褚总管笑着起身:“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告退,那边还有一摊子事要处理。”

    “请请,有劳褚总管跑一趟,委实过意不去。”楚离起身相送。殷切送到院门口。

    褚总管心里暗骂虚伪,过意不去个屁,脸上却一团笑容,不敢怠慢。

    姓楚的万一真进了王府,身为王妃的贴身侍卫,权势远非自己这个外府总管能比,想给自己小鞋穿,只要随嘴说一句,就会有无数人找自己麻烦!

    ——

    褚总管走了没多久,侍女端了三次,摆了一桌子的菜。

    楚离喝酒吃菜,悠然自得,脑海里却在打量着安王。

    安王几乎所有时间都呆在书房里,读书,写几笔字,练功,勤奋而规律,并非世人所想的穷奢极欲,夜夜宴饮,欢歌笑舞。

    安王野心勃勃,自律极严,况且他内伤缠身,不敢放纵欲望,稍一不慎就要被异种内力吞噬。

    楚离很好奇这是谁的内力,这内力能克制安王。

    他吃过饭后,悠闲漫步,出了小院来到了一座精致的花园。

    灯笼处处,把花园照得明亮而柔和,如梦如幻。

    他似在赏花,却是在研究安王的心法。

    周天循环十次,不觉得这心法高明,周天循环二十次,隐隐觉得有妙处,三十次周天循环之后,妙处更清晰,内力精纯异常。

    他觉出其妙,便一直令其运转,感受越来越清晰。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心法,比碧海无量功更胜一筹,浑厚相若,精纯更胜,果然不愧是皇家秘传。

    他不想改练此心法,毕竟不知底细,况且碧海无量功几乎成了本能,随时随地在运转,改练别的心法事倍功半,不如不改。

    但在关键时候,运转此心法对敌杀人,倒可以掩饰身份。

    在花园里转悠了半个时辰,他返回客舍,洗漱过后,拿起一本书坐到床上,侍女也退下。

    从包袱里找了一套墨绿长衫,换上之后,他飘身出了小院,绕着王府走了一圈。

    王府里戒备森严,高手密布。

    他身体呈枯荣经的枯态,如一块枯木,又与天地浑然融为一体,即使天外天高手也感受不到,大圆镜智遍照五里,他能避击就虚,顺利的走了一遍王府,看清了王府虚实。

    王府里藏有十五名天外天高手,远胜国公府,实力惊人。

    国公府的存在就是为了镇压武林,王府无此使命,平时的护卫而已,却拥有比国公府更强一筹的实力,显然有很多高手是安王私下里笼络的。

    他按捺下了直接刺杀安王的心思。

    安王本就是天外天高手,再加上贴身保护的天外天高手,很难刺杀成功。

    想杀安王,自己也要尽快成为天外天高手才行。

    安王能成为天外天高手也是奇怪,照理说,他不可能加入什么门派,如此说来,皇室也握有胜境。

    楚离身形飘飘,又在安王府里游荡了两圈,一直关注着安王。

    安王是独居,并未与侧妃睡一起。

    半夜时分,安王忽然起身离开卧室,走进一座摆着兵器的院子,身边没护卫。

    这座院子是专门练武之用,院中央是练武场,旁边有数个兵器架子。

    这处院子没护卫把守,毫无戒备。

    安王穿过练武场,进到东厢房。

    东厢房里摆着一只古朴的鼎,两人高,直径一人宽,绿色的铜绣斑斑,掩住了粗犷的花纹。

    安王飘身一跃,盘膝坐进了古鼎里。(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