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188章 交锋
    清秀侍女彩裙飘飘,轻盈的来到小院,低声说道:“楚侍卫,王爷有请。”

    楚离收敛怒气,点头微笑:“有劳。”

    他随着侍女出了小院,穿过月亮门后,看到了褚总管。

    褚总管懒洋洋招手:“随我来吧。”

    楚离抱抱拳,没多说。

    他暗叹,二小姐要嫁给这样一位冷酷无情,唯有皇位权势的安王,无异于小白兔把自己送到大灰狼嘴边。

    他苦笑,这既得怪二小姐傻,更怪她命运不济,运气不好,谁能想到清名之下的安王竟是如此人物,遇人不淑。

    就像他在后世遇上骗子、遇上酒驾,运气不好,如之奈何!

    他又气又怒又怜惜,恨不得当面骂二小姐一句活该。

    褚总管慢慢说道:“跟你说一声王爷的规矩,免得你犯错,怪罪到你们国公府的头上。”

    楚离道:“还请褚总管指点。”

    “咳。”褚总管轻咳一声,清清嗓子,懒洋洋的道:“咱们王爷最喜清静,不喜欢大的声音,更不喜欢有人打扰,耽搁他读书。”

    “是。”楚离点头,怪不得他的书房外一个人没有,看来对声音很敏感。

    这表明他一直处于焦躁状态,心浮气躁,郁气不得舒,这种人最易激怒。

    褚总管又道:“王爷最平易近人,但最恨欺骗,像府里的人,犯了错,老老实实说了,不会有大惩,若是说谎,那就逐出府,永不叙用!”

    楚离点头。

    他明白褚总管的意思,是让他老老实实交待,不要掩饰。

    “王府使者被害,是你们国公府的责任吧?”褚总管声音仍旧懒洋洋的。目光却陡然锐利。

    楚离叹口气:“这件事有我们的责任,大意了,本以为没人敢动王府的人,所以没派太多高手护送。敝府正在查找找凶手,一定会严惩凶手,替王府使者报仇!”

    “哼!”褚总管冷笑道:“人都死了,报仇有何用!”

    楚离道:“这些人如此胆量,今天敢杀王府的人。明天也敢。”

    褚总管皱眉道:“崇明路不是波平海靖吗?怎么出这种事,你们在粉饰太平吧!”

    楚离叹道:“正因为太平,所以没想到,让王府使者遇害。”

    “总之你都有理!”褚总管冷冷道。

    楚离笑笑不再多说。

    这褚总管心计阴险,不停的往国公府身上戴帽子,自己只能见招拆招,给挡回去。

    两人来到疏阔的院落,安王爷的书房。

    “王爷,人已经带来了。”褚总管放轻声音。

    楚离没踏进院子,浑身汗毛竖起。马上让自己处于枯态,宛如受伤未愈,暗处的天外天高手形成逼人的气势,似在隐隐警告他。

    “进来吧!”安王爷的声音传来。

    褚总管踏上台阶轻轻推开门,木门转动无声无息,幽幽打开。

    他躬身肃请,迥异先前的怠慢。

    楚离踏入厅内,抱拳见礼。

    安王爷安稳的坐在太师椅中,身着团蛟明黄袍,即使脸色焦黄。带着病容,仍不失华贵气度。

    他端着青瓷茶盏,上下打量着楚离,炯炯目光似能洞彻他肺腑。

    楚离微垂眼帘。静静站着,大圆镜智催动。

    安王爷放下茶盏,淡淡道:“听说你们二小姐身体好一些了,真的吗?”

    楚离道:“是,二小姐身体大好,已经恢复健康。”

    安王爷定定看着他。目光逼人:“从小到大一直病恹恹的,怎么一下就好了?”

    楚离道:“府里找到一株长生草。”

    “哦,长生草……”安王爷缓缓点头,目光闪动。

    楚离却心下一沉。

    他终于解开了一个疑惑,锁元术竟然是安王爷施展的!

    那时的安王爷二十多岁吧,趁着二小姐降生,跑去逸国公府观看,暗中施展了锁元术,狠毒得令人心寒。

    安王爷淡淡道:“听说中了锁元术,我跟你们小公爷是好友,他小时候在我府里住过一阵子,……铁鹰找到父王那里,父王闭关,我帮忙去求的母后,最后派了禁宫供奉,……解开了?”

    楚离暗叹,怪不得二小姐犯傻,安王爷竟是大公子好友。

    他知道大公子对安王爷没好感,原本以为是单纯的对妹夫的本能反感,没去深究,如今想来,可能大公子也知道安王不妥当。

    可惜他这个当兄长的治不了妹妹,就像父母治不了子女。

    楚离道:“二小姐吉人天相,已经解开,……王爷见过三小姐吗?”

    “小琪?她是个孤僻丫头,从小就喜欢一个人呆着,我却没见过,……好好,可喜可贺。”安王爷抚着清髯微笑:“那本王也放心了。”

    “多谢王爷。”楚离道:“这次使者遇害,是敝府思虑不周,该派几个天外天高手护送的。”

    他言下之意,是安王爷该派几个天外天高手护送。

    他暗叹二小姐的命运确实不济,安王偏偏就没碰上萧琪现原形。

    安王爷摆摆手道:“这事怨不得你们,国公府总不至于杀王府使者,不愿意,说一声就是了,本王绝不勉强!”

    楚离微笑道:“王爷清名在外,能跟王爷结亲,敝府上下都欢欣鼓舞,无有不愿!”

    安王爷这是诛心之言,好像是逸国公府不情愿这门亲事,要杀王府使者以阻止亲事,他当然不能承认这个。

    安王爷抚髯颌:“那本王就放心了,本王行事向来不强人所难,二小姐姿色绝世,能入王府,本王也很高兴。”

    “多谢王爷。”楚离抱拳。

    “铁鹰的信上说,杀人的是仁国公府?”安王爷淡淡道。

    楚离道:“是,他们原本是要嫁祸给怀国公府,碰巧的是,本府一名护卫认出了一位杀手,是仁国公府的供奉。”

    “还真是巧。”安王爷微笑。

    楚离点头:“人算不如天算,怀国公府若蒙受此冤。说不得元气大伤。”

    “仁国公府不是要跟怀国公府联姻吗?为何这般做?”

    “一山二虎,想必是要分个高下的。”

    “唉……,把心思都花在这上面,难怪不停有武林中人做乱。”安王爷抚髯摇头。叹息道:“他们都忘了当初国公府成立的初衷!”

    “武林中人做乱,也怨不得国公府,”楚离摇头,正色说道:“这些城守仗着权势鱼肉百姓,胡作非为。朝廷又不加制衡,让他们越无法无天,惹得天怒人怨,但凡有血性之人都忍无可忍。”

    安王皱眉:“言过其实了吧?”

    楚离道:“这一次的苍凉城守被刺,想必朝廷已经知道是怀国公府的供奉下的手。”

    “王氏双雄。”安王淡淡道。

    楚离道:“他们身为国公府的供奉,知道轻重,城守杀不得,但为何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实在忍无可忍!……他们且如此,那些行侠仗义的武林中人会如何?”

    安王抚髯微笑:“听这话。你好像站在武林那一边呐?”

    楚离正色道:“恰恰相反,我是为朝廷担忧,再这么下去,大季江山不稳,……王爷身为皇子,应该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理,民怨沸腾,天下岂能不乱!”

    “那你有何办法?”安王抚髯不以为然的笑笑。

    官法如炉,民众如铁,凭那些蚁民弄不出什么大乱子。

    楚离道:“均权。城守权力太大,巡抚成了摆设,往往沆瀣一气,欺上瞒下。若能加重巡抚权力,能与城守分礼抗衡,则不易勾结串联,更利于朝廷掌控。”

    “唔……”安王若有所思。

    楚离还有一个杀手锏,不想提出,就是再添一人。分权。

    此提议一出,官位自然增加,那天下官员皆要感自己提议之人,他不想让安王得此功。

    “当然,这只是小人一点浅见,不入方家之眼,王爷别笑我才是。”楚离道。

    安王抚髯摆摆手道:“不愧是二品侍卫,见识不俗。”

    朝堂上的大员能这般居高临下俯看天下,楚离身为一介侍卫,有如此见识,委实气概非凡,难能可贵。

    此世与前世唐朝仿佛,上万年来,政体稳定,楚离自现世而来,朝代更迭频繁远胜这个世界,历史沉淀的智慧结晶,楚离无意识中撷取,觉得是平平无奇的常识,在这里却显得见识过人,迥异凡俗。

    “这次派人过去,一是教二小姐宫里的规矩,免得进府闹笑话。”安王抚髯微笑道:“二是定下成亲的日子,母后已经找钦天监的人算过,明年三月大婚最宜。”

    “明年三月?”楚离沉吟。

    现在才九月,离着三月还有六个月,半年之隔难免夜长梦多。

    原来是皇后满意萧诗,安王不能不娶,唯有暗施手段。

    他抬头看一眼安王,怒火熊熊,恨不得一掌拍死他。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邪总是压着正,人心恶毒如此,萧诗再怎么淡漠冷漠,心性也不失纯真,若真进了王府,当真是羊入虎口。

    与安王相比,萧诗想牺牲自己而让国公府缓一口气,何等幼稚可笑,何等傻痴,可笑可悲!

    想到这里,楚离怒火更盛。

    大圆镜智下,再大的怒火也会被压制,头脑冷静。

    “王爷的身体可有不适?”楚离做出关切状,语气真挚诚恳:“我看王爷的脸色不太好。”

    安王面色焦黄,脸带病容,他是天外天高手,楚离已经通过大圆镜智看到,他身体有两股气息在纠缠不休。

    安王时刻在运转心法对抗这股内力,无法驱除无法摆脱。

    安王爷摆手道:“一点小伤,倒是无碍,这次的事铁鹰准备如何处置?”

    楚离微笑:“我只奉命前来送信,其余的不知。”

    安王爷道:“我会给铁鹰回信,再派几个人过去,你先回去吧。”

    楚离道:“是,那在下就告辞!”

    安王爷抚髯笑着点头,端起青瓷茶盏。

    楚离抱拳离开。

    他转身回到先前的小院里,没急着走,机会难得,要窥得王府更多虚实,找到杀安王之法。

    安王不死,萧诗难逃,他别无选择。

    王府虽大,安王爷多数时间呆在书房,看书、打坐调息,镇压体内异气,楚离通过大圆镜智能看到他心法流转。

    皇室所炼心法乃是绝密,没流传于世,楚离试着运转安王的心法,要试着找出弱点。

    ps:一个大章快抵两章啦,能得月票否?(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