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181章 留情
    楚离扫一眼四个天外天高手,望向宋士林:“小公爷真要这么做?”

    “给我废了他!”宋士林大喝一声。

    四个天外天高手顿时冲向楚离。

    楚离蓦的一闪消失,出现在宋士林身后,轻轻拍一巴掌。

    宋士林没达到天外天境界,也没想过楚离敢冒犯自己,大意之下,贴身的天外天高手也不在身边。

    楚离巴掌一拍,他顿时身体僵住,一动不动,瞬间被封了数个大穴。

    楚离站在他身后,静静看着四个天外天高手,微笑迎对六对怒目。

    “姓楚的,你好大的狗胆!”宋士林勃然大怒,喝道:“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楚离伸手捉了他一根头,轻轻扯断:“动你一根毫毛了,如何?”

    “给我杀了他!”宋士林吼道。

    楚离伸手按在他肩膀,笑了笑:“杀了我之前,小公爷要先走一步,咱们要结伴赴黄泉?”

    “姓楚的……”宋士林咬牙切齿的哼道:“说吧,有什么条件!”

    “我知道把王氏兄弟交出来,小公爷不可能答应。”楚离道。

    “废话!”宋士林哼道。

    王氏兄弟两人抵得上四个天外天高手,损失了两人,怀国公府的实力一下去了一大截,元气大伤,非短时间能恢复。

    楚离道:“我想请小公爷上一个请罪折子,把这件事说清楚,至于皇上怎么处置,那就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凭你们怀国公府的能耐,想脱身不难。”

    宋士林冷冷道:“不可能!”

    楚离按了按他肩膀:“那我只好带小公爷离开,去敝府里商量一下!”

    “你能逃得掉?”宋士林冷笑道:“你不敢拿我怎样,即使去了逸国公府,我不想写,谁也别想逼我!”

    楚离道:“小公爷天生高贵。不惹急了,我不会拿小公爷怎样。”

    宋士林得意的笑一下。

    楚离叹道:“顶多脱了小公爷的衣裳,在城里走一圈,想必大伙喜闻乐见。不出一个月,整个大季都知道小公爷的威名!”

    “卑鄙!”宋士林咬切哼道。

    楚离笑了笑:“这也是小公爷逼得,纯属无奈之举!”

    “……好,我写!”宋士林冷冷道:“这个仇我记住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姓楚的胆大妄为。敢绑架自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先写出来糊弄一下,待放了自己,再把全府的天外天护卫都派出去,无论如何宰了他,收回这个请罪折子!

    “如此甚好!”楚离笑道。

    他轻轻一拍宋士林后背,宋士林上身的穴道顿解,恢复活动,双腿却仍酸麻,不能走。

    楚离伸手一搭。两人平平飘起,落至窗下的轩案前。

    楚离亲自动手研墨。

    研完了墨,他伸伸手:“小公爷,请——!”

    宋士林冷冷瞪他一眼,提起笔,一动不动的酝酿。

    楚离在一旁盯着看,对四个脸色铁青的天外天高手视而不见。

    他们进退维谷,恨不得一掌拍死楚离。

    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眼睁睁看着他胁持了小公爷,即使小公爷不记恨。他们也憋屈,感觉愧对供奉之职。

    宋士林落笔,游龙走蛇一气呵成写下满满一张,把笔狠狠抛出窗外。冷冷瞪着楚离:“满意了吧?”

    楚离提起素笺,吹了吹,仔细扫一眼,满意的点点头,笑道:“多谢小公爷!”

    宋士林面无表情:“现在可以放了我吧?”

    “当然。”楚离笑着拍一掌宋士林:“小公爷,后会有期!”

    他蓦的消失在原地。

    宋士林喝道:“追上他!抢回来!”

    “是。”四个供奉沉喝。冲了出去。

    ——

    6玉树坐在桃花树下的石桌旁,懒洋洋喝着茶:“席老,坐下吧,不用那么紧张。”

    席雾双眼顾盼四周:“我不渴,站着就好。”

    6玉树道:“席老,他哪有这么可怕。”

    席雾道:“公子,你不该激怒他的!”

    “哼,我不激怒他,他就会对我友善?”6玉树撇撇嘴:“不想想他折了咱们府多少人!”

    席雾摇头道:“这是小姐操心的事,公子没必要招惹他的!”

    “反正惹也惹了,索性往死里得罪!”6玉树哼道:“他也没什么了不起,还不是被灰溜溜赶出府?”

    “唉……”席雾无奈摇头。

    公子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没领教过楚离的厉害,自己越说,公子越不服气,想一争高下,自己的话适得其反,最好还是闭上嘴。

    恰在此时,楚离蓦然闪现在两人身前,冲他们微笑。

    “你!”席雾浑身汗毛竖起,内力疯狂的运转。

    “嗤!”楚离左手甩出一道寒光,瞬间到了席雾跟前。

    席雾知道他飞刀的厉害,堪堪闪过。

    “嗤!”他刚闪过,便听到又一飞刀射出。

    “公子小心!”席雾双眼欲裂的大喝,宛如炸雷。

    楚离右手甩出的寒光瞬间击中6玉树,把6玉树击飞到空中,楚离冲席雾笑笑,蓦然消失。

    席雾顾不得追楚离,心急如焚的接住空中的6玉树。

    6玉树右胸口插着一柄飞刀,没留出血,脸色煞白,双眼茫然失措。

    席雾忙运功护住他心口,忙道:“公子?公子?!”

    6玉树缓缓低头,忙剧烈挣扎起来。

    席雾忙按住他:“公子别乱动!”

    “我要死了?”6玉树瞪着飞刀,惊慌的大叫:“我是不是要死啦?”

    席雾忙道:“公子别担心,死不了,这不是致命伤,……这一刀是在右边,如果是左边,那可能没命了。”

    “右边……”6玉树低头看看,然后咧嘴笑起来:“哈哈,是右边,是右边!……这楚离真够傻的!”

    席雾张张嘴又闭上。

    6玉树哈哈大笑:“他一定是把右边当成了左边,这样的傻瓜也真是奇了!”

    席雾拿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赤色丹丸塞进6玉树嘴里,疾点他胸口数指,猛的一下拔出飞刀,伤口竟不出血。

    席雾低头打量飞刀。

    飞刀寒气袭人,竟然是用至寒的内力驭刀,如此一来,伤口直接冻住,不会失血过多而亡。

    “哈哈……”6玉树陷入大难不死的亢奋中,大笑不已:“下次见面,一定要好好谢谢楚离,多谢他的不杀之恩,哈哈!”

    他面露讽刺的得意,笑得越大声。

    “唉……”席雾摇头叹气。

    他不想多说,公子也不是笨人,过了这一阵,冷静下来就能想明白。

    “哈哈……,这种傻瓜竟然让咱们府里的人损兵折将?小妹也太会犯糊涂!”6玉树大笑道。

    席雾忍无可忍:“公子,你真以为楚离会犯这种错?!”

    ps:最喜欢月票,最讨厌开口求月票,觉得自己废话多,真是矛盾呀,最后还是喜欢胜过讨厌,硬着头皮求一张月票,拜谢!(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