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144章 请求
    偌大的花园,冷冷清清没有人,唯有萧诗独自坐在小亭里抚琴,明亮的灯光下,她曼妙的背影清冷而孤独。

    楚离怜惜之意涌出,无法自抑。

    幽幽琴声缭绕,楚离与萧琪缓步踏进小亭,站到她身后。

    “二姐。”萧琪出声。

    萧诗扭头,琴声戛然而止。

    “见过二小姐。”楚离抱拳。

    萧诗推开琴,扶着矮几起身,动作柔弱而优雅。

    楚离扫一眼,小亭清清冷冷,只点了两盏宫灯,与周围的灯火通明仿佛两个世界。

    “楚离,你有什么事要见我?”萧诗伸手一指。

    楚离坐到她对面:“我想再给小姐看看病。”

    萧琪把琴拿开,坐到她身边。

    “我的病……”萧诗笑了笑:“有什么可看的,看与不看又有何妨。”

    楚离道:“郭老呢?”

    “郭老推断是封元指。”萧诗笑了笑:“封元指又如何,解不开。”

    楚离沉默。

    封元指是世间最阴毒的暗算手法,最察难解。

    最阴毒之处在于它暗算不了大人,只对婴儿起作用,婴儿中了封元指无法察觉,也无异常,待慢慢长大才会有异样。

    解封元指需要强横的内力从百会入,从涌泉出,瞬间把身体梳理一遍,如洪水冲河床,把所有滞碍一卷而空。

    这股强横内力需一气贯通周身所有经脉与穴道,偏偏又要对内力掌握精准,稍不小心就会害了性命。

    故解封元指可谓九死一生。

    楚离估计,凭国公府丰富的藏书,他们一定找到了封元指,也知道解封元指的风险,上千年来,解开封元指的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无一不是命硬之极之辈。

    正因为知道了封元指,所以不敢动手解。她现在即使柔弱,也是活着,一旦解封元指,马上就有性命之危。

    萧琪道:“楚离。你有办法解开吧?”

    楚离缓缓点头。

    “真有把握?”萧琪道。

    楚离道:“六分。”

    萧琪蹙眉,明眸闪动。

    萧诗笑了笑:“没用的,大哥不会同意楚离你帮我解。”

    “大公子……”楚离无奈的摇摇头。

    大公子骨子里保守,而且太看重这个妹妹,所以患得患失之心太重。若是别的事,他英明神武,能迅决断,一涉及到了自家人,如换了一个人,优柔寡断。

    归根结底是他太重感情,凡事关心则乱。

    萧琪道:“我会说服大哥!”

    “小妹,你觉得你能说服大哥?”萧诗轻笑一声,摇摇头道:“就是父亲出关,也说服不了大哥的!”

    “试试看吧!”萧琪道。

    萧诗明眸转向楚离。在他脸上扫来扫去:“楚离,你真够大胆的,要是我出了意外,大哥非要你偿命不可!”

    楚离道:“不过一死而已。”

    “不愧是佛法精深的。”萧诗轻笑:“看破了生死呢。”

    楚离笑道:“我其实也怕死。”

    他经历过转世,对死亡没那么恐惧,死亡未必不是下一段旅程,可能转世到另一个世界。

    “死呀……,未必不是解脱。”萧诗幽幽叹一口气。

    “二姐,你好好歇着吧,夜风凉。小心点。”萧琪打断她的幽思:“明天我找大哥!”

    萧诗露出微笑:“就看你的本事了!”

    她看淡了生死,谁给自己解封元指都无所谓。

    ——

    “赵老,你试试吧!”萧铁鹰坐在太师椅中,看着对面的赵庆山:“咱们府里数你修为精深。二妹只能靠你!”

    清晨的阳光照进来,大厅明亮干净。

    厅里只有三人,萧铁鹰与赵庆山,侍立一旁的林全。

    林全鹤童颜,他站在萧铁鹰身后,微垂着眼帘。好像睡过去,只有萧铁鹰与赵庆山在说话。

    “大公子。”赵庆山抱抱拳,无奈的叹道:“我真的没把握!”

    “要说把握,府里数赵老你最大,其余的更没把握。”萧铁鹰起身,拿起茶壶亲自给他续上水。

    赵庆山忙起身,双手端起茶盏,苦笑道:“大公子,我真的不成,还是再找找吧,就是老郭也比我强得多,起码他是大夫,更懂封元指。”

    萧铁鹰坐回太师椅,摇头叹道:“郭老的医术没得说,但解封元指关键不是医术,是内力,要深厚又控制精准的内力。”

    赵庆山叹道:“可我实在没把握。”

    “没关系。”萧铁鹰笑道:“即使有什么意外,我也不会迁怒赵老,毕竟赵老你已经是府里最强的,这是二妹的命,命该如此!”

    “我不是怕迁怒。”赵庆山摇头:“实在不敢害了二小姐。”

    他暗自撇嘴,不迁怒才怪呢。

    二小姐是大公子的心肝宝贝,虽说是兄妹,其实无异于父女。

    国公爷从他们很小的时候就闭关练功,十几年不露面,不知生死,母亲难产而亡,从小到大,都是大公子在照顾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他是兄长,更像父亲。

    “赵老,难道要我跪下来求你不成?”萧铁鹰叹道。

    赵庆山苦笑:“大公子,我跪下求你了,我真的没把握,要不然,求一求皇上吧,他功参造化,救二小姐想必不难。”

    “皇上?”萧铁鹰苦笑。

    他们国公府的衰落与皇上不无关系。

    父亲与皇上好像因为女人翻了脸,所以累得国公府不受皇上待见,仁国公府才敢如此肆无忌惮。

    如果国公府得皇上看重,仁国公府也不敢太过份。

    赵庆山道:“凭着公子的脸面,皇上应该能答应的。”

    “希望渺茫。”萧铁鹰叹道:“皇上日理万机,哪有闲功夫搭理这些小事!”

    “那国公爷呢?”赵庆山忙道:“让国公爷出关,一定能行!”

    “嘿!”萧铁鹰冷笑一声。

    赵庆山忙住嘴,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不该提到国公爷的。

    大公子对国公爷很不满,一提到就生气。

    换了自己也生气,因为妻子难产,就直接闭关,把偌大的国公府抛给了只有十五岁的孩子身上,也不管剩下孩子的死活,国公爷确实是个太不负责任的父亲。

    外面忽然传来通报:“公子,三小姐来了!”

    萧琪一袭白衣,飘飘而至,带来清冽幽香。

    “赵老,大哥,聊什么呢?”萧琪坐到萧铁鹰下。

    萧铁鹰叹道:“我在求赵老帮二妹解封元指。”

    萧琪清亮目光投向赵庆山。

    赵庆山忙不迭摆手:“我可不敢答应!”

    萧琪看向萧铁鹰。

    萧铁鹰叹口气:“除了赵老,还能指望谁?”

    赵庆山忙起身抱拳:“公子,三小姐,老朽就不打扰啦,告辞,告辞!”

    他三两步跨出了大厅,仓皇而走,不给萧铁鹰挽留的机会。

    ps:大伙的月票支持让我无话可说,唯有感激二字,即使头疼欲裂,也很兴奋,多谢多谢!(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