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128章 招揽
    楚离再次出现在蒋槐身后十米处,扬声道:“长生草到底藏哪儿了?”

    蒋槐“霍”的转身,冷冷瞪着他:“你是谁?”

    楚离微笑:“逸国公府、楚离!”

    “不认识!”蒋槐冷冷道。

    “飞天神猴蒋槐。”楚离微笑道:“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飞天神猴竟然是阁下!”

    “我?”蒋槐指指自己:“飞天神猴?”

    楚离点点头。

    蒋槐大笑几声:“可笑之极!”

    楚离道:“长生草很烫手,想必你不想留手上吧?敝府大公子已经话,交出长生草,可以既往不咎,从此井水不犯河水,权当没这回事!”

    “你这些话我一句也听不明白!”蒋槐摇头道:“阁下认错人了,告辞!”

    楚离笑道:“蒋兄何必急着走呢!”

    他掏出白玉腰牌抛过去:“看看这个,我的腰牌。”

    蒋槐袖子一挥,卷住白玉腰牌,再抄到手里扫一眼,摇摇头:“不认得,这就是国公府的腰牌?”

    楚离笑眯眯的道:“蒋兄是行家里手,自然是认得的,何必再装糊涂?……想不到蒋兄精通缩骨术,对阵时,先施展缩骨术,完事后恢复,旁人再也认不出!”

    缩骨术不仅仅缩身体,脸也缩,改变的是全身的骨头。

    往往一个人胖了,旁人会认不出来,骨头变化更让人无从辨认,况且也没人从这方面想。

    蒋槐脸色阴沉下来,死死瞪着楚离,紧攥着白玉腰牌,似乎要捏碎。

    这是自己最大的秘密,除了自己,即使自己的女人也不知道,这姓楚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知道这个秘密!

    国公府果然藏龙卧虎,一定是才智高绝之士推测出来的。

    楚离看他眼神闪烁。时而杀意森森,时而犹豫不决,知道天人交战,笑了笑:“蒋兄要杀我灭口?与国公府彻底撕破脸皮。再无转寰余地?”

    “国公府也没什么!”蒋槐哼道。

    楚离呵呵笑了起来。

    对四大宗派来说,国公府确实不足为虑,但对一般的门派,国公府就是庞然大物,不可抵挡。对蒋槐这般单打独斗的,国公府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蒋槐虽轻功高绝,毕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之辈,也有朋友与亲眷,真与国公府对上,国公府的势力杀不了他,却能对付他的亲眷。

    况且,他已经得罪了仁国公府,再得罪一个,就没活路。

    楚离看清了蒋槐的虚实。意外之喜,竟有致命弱点。

    蒋槐先前胆大包天,仗着一身绝顶轻功横行无忌,得罪了太多人,尤其是得罪了仁国公府,一直在被仁国公府追杀。

    如今的蒋槐已经不同,他有了妻子,又极爱自己的妻子,心有所羁,担忧妻子的安全。

    受仁国公府追杀两年来。他体会到了国公府的强大,耳目无处不在,即使他轻功高绝,也得东躲西藏。一直摆脱不掉仁国公府的纠缠。

    他自己倒没什么,妻子却要跟着他担惊受怕,让他深为痛苦。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温柔乡是英雄冢,他这个孤胆英雄也变得软弱。

    这么难得的机会。楚离当然不会放过,攻势一波接一波,要瓦解他的斗志,令其归入国公府。

    杀他容易,但让他归入国公府,增强国公府的实力,那更难得。

    蒋槐这般轻功绝顶的高手作用巨大,远非一般先天高手可比,有时候甚至比一个天外天高手更重要。

    “你笑什么!”蒋槐冷冷道。

    楚离道:“天地之大,没有一处可安身,相对而言,国公府内最安全,蒋兄可以将家眷安置在国公府内,再无后顾之忧!”

    “你是招揽我?”蒋槐失笑。

    楚离点头:“我身为四品,有权招揽高手入府。”

    “做国公府的走狗?”蒋槐哼道。

    “走狗?”楚离失笑:“人活世上,皆是走狗,名门大派的弟子要听宗门的,平民百姓要听朝廷的,孑然一身的也得供自己欲望躯使,谁又能真正得自由?”

    “什么歪理!”蒋槐不屑的冷笑。

    楚离道:“得失本就一体,有得必有失,大树底下好乘凉,既想乘凉,又岂能不付出?……进入国公府,你固然失去自由,但能庇护你的家眷,付出这些难道不值?”

    蒋槐冷笑不语。

    楚离继续说道:“如果你自己一人,来去自如,确实逍遥自在,但你有了家室,怎能逍遥?……你仇家满天下,难道就没有一个能找到你,报复你的家室?”

    蒋槐脸色难看,这句话戳中了要害。

    “你这般情况,名门大派不会要。”楚离摇头道:“想进国公府比名门大派更难,没有四品以上的保举,绝进不了国公府!……跟你说实话吧,我刚成为一院总管,需要自己的心腹,如果换了旁人过来,直接就动手杀人,哪费这般口舌?”

    蒋槐斜睨楚离,冷笑道:“动手?能耐我何!”

    楚离摇头失笑道:“你以为我是动不得你,才逼不得已招揽?”

    他说罢一闪消失在原地,出现在蒋槐身后。

    蒋槐蓦的横移,奇快无比。

    楚离跨一步又到他身后,蒋槐再横移,楚离又跨一步跟上。

    蒋槐心下凛然,度催到极致,如一股轻烟飘上墙上,飞过一道道墙,一间间房子,清亮的月光下,宛如一片影子一掠而过,看不清身形。

    他一口气奔出百里,出了泯州城,来到一片树林,在一棵松树上停住身形,得意的一笑。

    他忽然僵住,肩膀被轻拍了一下,后面传来楚离的声音:“蒋兄确实好轻功。”

    蒋槐如见鬼般的转过身,瞪着楚离。

    世间还有人比自己轻功更高?

    自己的轻功得自天成,吃过一个奇异果子,身体轻盈如羽毛,修炼的轻功不算顶尖,却度奇快,无人能及。

    这个楚离的轻功竟比自己更快,怎么可能!

    “提醒你一句,我们能找到你,仁国公府想必也能,你最好马上远走高飞!……长生草我就先拿回去了。”楚离指指他手上的腰牌:“如果你想清楚了,就持这个腰牌来国公府找我,不想来,那也随你,可以用这个腰牌求助国公府一次。”

    “你……”蒋槐皱眉。

    楚离摆摆手,一闪消失。

    蒋槐脸色阴沉不定,用力沉思。

    要把长生草拿回去,难道他们找到了自己藏长生草的地方?

    还是诈自己的,一旦自己跑回去,他再趁机出现抢走长生草?

    他犹豫不决,最终觉得,自己藏长生草的地方隐秘无比,只有自己知道,逸国公府再厉害也查不到,不上他的当!

    但万一真的找到了呢?

    自己交出去跟他们找到了,那完全不同。

    楚离刚才的一番话让他不屑之余,却隐隐有一丝心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