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白袍总管 > 第127章 现身
    吃吃喝喝一番,楚离看看外面的天色,起身告辞。

    夕阳西下,暮色如霭。

    他无声无息出了宅邸,来到莫塔说的那座酒楼—朝阳楼。

    这间泯州城最大的酒楼,高约二十米,站在楼顶可以俯看整个泯州城。

    站在楼下仰看,一条长长的白布飘扬在空中,上面用赤红的朱砂写着“飞天神猴蒋槐是表子养的”几个大字,不过被夕阳的残晖一照,没那么显眼了。

    楚离笑了笑,举步来到了迎仙楼内,坐上三楼一个位子。

    时辰还早,吃饭的不多,三楼有七八张桌子坐着人,低声议论着这件事,坐在三楼,一抬眼就能从敞开的窗户看到白布,想看不到都不成。

    “谁闲得,干这种缺德的事儿!”

    “吃饱了撑得呗!”

    “飞天神猴,我听说过他的大名,据说轻功是一绝!”

    “听这名号就知道轻功好,长什么样?”

    “听这名号,尖嘴猴腮呗!”

    “呵呵,有几个真正见过飞天神猴的,这家伙据说神龙见不见尾的!”

    “他要是看到这个,还不气炸了啦?”

    “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干的,太损啦!”

    “肯定是飞天神猴的仇家呗。”

    “有能耐找他报仇啊,何必使这种招数!”

    “飞天神猴轻功高,想报仇找不到人呗,只能出此下策!”

    “照你这么说,还有理啦?”

    “肯定是想报仇的,报不了仇,出一口恶气,反正飞天神猴不是什么好东西!”

    “呵呵,难道飞天神猴偷过你的东西!”

    “哈哈哈,你以为飞天神猴什么都偷啊,老冯哪有什么值得飞天神猴偷的!你就是请人家来偷,人家也懒得搭理!”

    “胡说!……我没被偷过。我一个朋友被飞天神猴偷过,家传的玉观音!”

    “那你这朋友见过飞天神猴长什么样吗?”

    “……没有!”

    “那他怎么知道是飞天神猴偷的?”

    “除了他那样的轻功,谁能无声无息偷了藏在密室的玉观音?”

    “呵呵,那可不一定!”

    “反正八九不离十!”

    楚离听着他们在打着嘴上官司。暗自摇头,看来飞天神猴的大半名气是以讹传讹所来,十件事中,可能他只做了一两件,其余的都是大伙强安在他头上的。

    大圆镜智启动。方圆三里皆在脑海呈现。

    长长的白布迎风招展,朝阳楼已经灯火通明,白布的朱砂在灯光下比白天更显眼,城里任何一处地方皆能看到。

    楚离喝一口美酒,挟一块牛肉慢慢咀嚼。

    飞天神猴真要行动,或者在人多热闹的时候,或者没人的时候,最好的时机是人多的时候,能浑水摸鱼。

    随着时间过去,夜色深沉起来。朝阳楼越热闹。

    灯火通明的酒楼里传来阵阵喧闹与丝竹声,甚至有娇笑声,楚离扫一眼周围几桌,都叫了唱曲的,一边听着曲一边喝酒吃菜,好不快哉。

    楚离独自一人坐在窗边,自斟自饮,便有些醒目。

    但旁人看他穿着锦衣华服,气质华贵雍容,显然不是一般人。也没人自讨没趣的招惹。

    “看,上面写了什么!”朝阳楼前忽然有人停下,指着白布惊呼。

    周围来往的人们抬头看,刚注意到白布上的字。

    楚离摇头。多数人平时不抬头看天的,尤其朝阳楼的招牌,巍然高楼本身就是招牌。

    下面的人越聚越多,议论纷纷。

    楚离露出笑容,人群聚集得太快,有异样。看来是有人操纵,应该是蒋槐的动作。

    人们都有凑热闹的习性,三三两两的人凑过来,聚在一起,指指点点,这件事是谁干的,有辱斯文,朝阳楼竟把招牌让出来,商人逐利到了这般地步,真真令人不齿!

    “嗤!”一声轻啸蓦的响起,一道流光射向空中白布。

    “啊!”人们惊叫着四散奔走。

    婴儿手臂粗、二十米长的竿子正缓缓倒下来,砸在身上,一下就能把人砸死,谁也不想挨一下。

    还好竿子足够长,倒下缓慢,最终砸到旁边的一间房顶上,被托住了,写着字的白布垂落地上。

    楚离目光一凝,看到了出手之人。

    一个身形修长的青年屈指弹出一颗小石子,将小臂粗的击断,这屈指一弹的威力着实惊人,他自叹不如,显然是一门独特的武功。

    这青年相貌英武,嘴角噙着冷笑扫一眼白布,然后混进人群,随着人群一块往外跑。

    楚离盯上了他,却没忘注意周围,大圆镜智下,每张脸庞,脸庞上的细微表情,都一览无遗的呈现在他脑海。

    除了那个英武青年,旁人没有异样。

    楚离观瞧英武青年脑海景像,顿时一怔,脸色微变。

    三楼上的人们蜂拥在窗户前,俯视下面的混乱,惊叹连连,议论纷纷,奇怪,怎么好好的招牌会倒下来呢,太险了!

    有人觉得,这一定是老天都看不过眼,所以把招牌刮断。

    有人则觉得事有凑巧,朝阳楼有五十年了,那招牌也该换换,木竿再粗,风吹雨淋日晒的,今天不折也等不太久。

    楚离在脑海里观看青年的行动,忽然一闪消失在桌边。

    英武青年随着人群离开朝阳楼,又混进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最终三拐两拐,进到一座曲曲折折的巷子里。

    小巷幽静,青石板路在一串串灯笼下闪着青光。

    楚离忽然现身在英武青年身后十米处,扬声道:“蒋槐!”

    英武青年身形一顿,接着继续走。

    楚离扬声道:“蒋槐,逸国公府的东西怎么处置了?”

    英武青年脸色微变,但脚步不停的往前走,好像没听到他的话,很快消失在巷子的拐角处。

    楚离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谁能想到,飞天神猴长得竟是如此相貌堂堂,没有一丝猴相,走在大街上也没会相信他就是飞天神猴,世事之奇,往往出人意表!

    他从蒋槐脑海里看到了长生草所在,长舒一口气,谢天谢地。

    侥天之幸,飞天神猴是个聪明人,长生草犹在,但只在他脑海里看到一处密室,密室所在却不清楚,得再多问两句。

    想到这里,他身形一闪又消失。(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