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五百九十九、算尽苍生
    应王厉啸一声,护身的澎湃云气和雷电妖气硬生生承受了踏海王一刀一剑的轰击,本来俊美无匹的脸庞,亦生出了几分狰狞之色。

    应王年纪太轻,虽然执掌朝歌,开府建衙,手下更有八大妖帅,但却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威严,故而平时总是气势十足,最重视风范。

    踏海王万里长空这一击,彻底打灭了应王心底最后一丝牵绊,让这位南海龙太子再无丝毫顾忌。

    应王受创几种,他不但被万里长空重创,也被浑天王重击过,但此时心头一旦解脱,顿时气势狂涨,本来已经是巅峰的妖气,顿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踏海王随手一挥,就把孙宗鬓和飞云侯送出了阵外,还没有忘记了隔空一击,把飞云侯打的五劳七伤。

    本来有九空十地锁魂大阵,孙宗鬓和师兄忘觉子对战飞云侯大占上风,但此时情况突变,一旦让三人留在里面,说不定会被牵连。

    踏海王万里长空更觉得,就算没有阵法,孙宗鬓和忘觉子对付飞云侯,应该也没多少困难,为了避免折损了两头妖帅,这才出手送走三人。

    飞云侯挨了一击,肝胆俱裂,狂啸一声就想遁逃开来,但是他才纵起云光,就被忘觉子隔空压住,孙宗鬓如今修为提升,他的九玄真法比云象二十四变尤善征伐,故而虽然跟忘觉子一样炼开了八条道脉,战力却犹在忘觉子之上。

    他手中的黄金巨棒演化万千,化为千千万万根巨棒,横空砸下,务求让飞云侯伤势更重,把这头妖帅老命留下。

    飞云侯修为犹在忘觉子和镇江侯孙宗鬓之上,就算两人联手,他打不过也总能逃的了。

    只可惜刚才他被困在九空十地锁魂大阵里,根本逃不掉,刚才被踏海王扔出来的时候,又隔空给了他一击,虽然万里长空要全力对付应王,分心出来的这一击挥不足五成功力,但仍旧给了飞云侯重创,他催动金羽雕翎杀之时,妖力运转处处滞涩,难过的只想喷血。

    孙宗鬓隔空一棒,就如生出了无尽焚空之力,生生化去了无数金色羽毛,让飞云侯不能借助法术化去,只能左手一圈,右手捣出,以本命妖族武学硬接了这一击。

    就在两人拳棒交汇的一刹那,孙宗鬓的脑海汇中忽然出现了一幅画面,一头绝世天妖一棒轰碎了三十三重天宫,威风霸道,无双无对!

    孙宗鬓几乎在瞬息间,就领悟到了这一棒的精髓,手中的黄金巨棒亦随之生出了变化,就如劈竹切腐,势不可当。

    飞云侯的拳头,手臂,肩膀,乃至半个身躯,都在刹那间崩毁,脸上尽是惊慌之色。

    飞云侯对忘觉子和孙宗鬓都了如指掌,就算是孙宗鬓忽然觉醒了崩龙命格,实力暴涨,他也并不觉得这头镇江侯有杀自己的能耐。

    但刚才这一击,却彻底打碎了他一切幻象,孙宗鬓这一击轰出了远自身实力的杀伤力。

    忘觉子跟孙宗鬓配合甚久,在孙宗鬓出手的刹那,也是是催动了云象二十四变最为厉害一招,漫卷狂云拍下,本来他这一招也就是给孙宗鬓助威,也消卸飞云侯反击之力,但飞云侯忽然失去了全部抵抗,被孙宗鬓轰的半边身子都粉碎,这一击却成了催命的真符,顿时把飞云侯的另外半边身子撕裂了开来。

    忘觉子毕竟跟飞云侯是同巢兄弟,见状微微不忍,稍稍收了一点手段。

    就在三大妖帅各有意料之外的刹那,一道黑影兜空落下,卷起了飞云侯的残躯。忘觉子抬手就是一道云光卷去,想要拦下这道黑影,但黑影中一道镜光落下,顿时把他和正要杀上来的孙宗鬓一并顶住。

    虽然这道镜光玄妙,但也定不住两大妖帅,只是刹那间,镜光就被两人粉碎,但只是这须臾,黑影迎空一晃,就遁走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忘觉子和孙宗鬓面面相觑,两人都是机敏过人之辈,不再纠缠此节,而是立刻返回镇江城,招揽旧部,退入了通泉江。

    镇江军的老弱妇孺已经给云帅带走,但精兵强将却还留着,此时孙宗鬓已经知道,自己和忘觉子无能干扰战局,留下来已经没有用处,所以这才带了镇江军遁走,只要归入大海,就算南海龙王也难找得着他们。

    许了施展两界幡变化,一口气遁出万里,回到了余烬山上空。

    孙宗鬓已经逃走,他的任务已经完成,除了最后一击,许了计算精准,传递了绝世天妖轰碎三十三天的棒法给孙宗鬓,重创了飞云侯,又趁着忘觉子犹豫的时机,夺走了飞云侯的妖躯,并且定住了两大妖帅,成功脱身。

    只要他计算的稍微差错,后果就难以预料,许了还不想跟孙宗鬓父子相见。

    到了余烬山上空,许了一抖手,把飞云侯的妖躯扔下,他此番出手,就是为了擒捉这头妖帅,若是飞云侯实力完好无损,他自然无可奈何,但飞云侯先是被踏海王重创,又被他借助孙宗鬓之手打碎的妖躯,如今妖力已经跌落到了谷底,正好被他算计。

    飞云侯妖力浑厚,百死不僵,正在催动妖力,想要恢复妖躯,但却被余烬山上冲霄而去的阵法笼罩,顿时被隔断了天地灵机,再也无法吞噬元气,恢复妖力,顿时怒吼连连。

    许了一声喝叱,弥天大阵全力运转,无数符咒生灭不定,围绕飞云侯祭炼。

    飞云侯此时,当得一句“虎落平阳”,他此时妖力不及平时一成,妖躯有损,诸般法术运转滞涩,就连本命的妖族武学都使不出来,心头憋屈太甚,也只能再度吼叫。

    就在此时,一道火光冲霄,顿时把飞云侯灼烧成了一团焦炭。

    许了微微一愣,这才感觉到余烬山已经颇有不同,弥天大阵已经深入了余烬山的最深处,这头巅峰妖将已经把本身妖力跟弥天大阵汇合一体。

    余烬山似乎一直都颇为享受被祭炼,此时居然主动帮忙。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