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五百六十二、月明心的娘亲
    许飞娘对老师姜尚虽然颇为信服,但却还有隐隐有些瞧不起许了,毕竟许了才不过是妖王级的修为,差了她一个大境界,按照普通妖怪的惯常进境,许了没有几百年苦修,根本无法跟她比肩。所以许飞娘一直都颇为尊重许了,但也没有太过把他放在心上。

    此时被许了提起,自己心中最隐秘的事情,许飞娘犹思忖了片刻,盈盈一笑说道:“不如无妄师弟到我府中一叙,我可以给你把师姐身上的事儿说清楚一些!”

    许了点了点头,跟着许飞娘走入了五灵洞,许飞娘唤自己的几个徒儿上来奉茶,又把几个徒儿唤了出去,只剩下了两人只好,她犹豫片刻,把头上的簪摘下,喝了一声道:“月明心徒儿,你也暂且跟几个师姐玩耍去吧!”

    月明心这个小美人儿,嘴巴一撇,很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缓挪莲步,走了出去。

    许了见月明心一身妖气凝实,已经有了三级妖士的修为,显然自己传授的清灵诀已经修炼的颇有成果,不由得微微一笑,说道:“师姐倒是爱护这个徒儿!”

    许飞娘叹息一声,说道:“师姐的确有些麻烦,而且就跟这个小徒儿有关。”

    许了微微愕然,许飞娘也不隐瞒,她本来修炼的功法,想要突破妖王境界颇难,但却在出门游历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散修,修炼的功法恰好能跟她的功法合璧。所以许飞娘就倾心相交,跟对方结成了好友,也互相在一起修炼,甚至许飞娘还想要请托人情,让这个好友拜在老师门下,两人就能一同修炼了。

    但是这个散修独来独往习惯了,拒绝了许飞娘的好意,也经常出门游历,有一次她遭遇了极厉害的敌人,被打的身负重伤,逃到了许飞娘当时在外面的洞府。

    许飞娘也不是敌人的对手,那个人一狠心,就把自己的修为给了许飞娘,帮助许飞娘突破了境界,许飞娘突破了妖将,自然就把对方打的大败亏输。

    只不过事后,对方想要取回功力,许飞娘已经突破妖将,如何还甘心倒退回去?两人争执了数次,甚至还动起手来,许飞娘已经突破妖将,对方却因为功力大损,修为跌落到了妖王初境,根本不是许飞娘对手,两人就此不欢而散。

    许了知道了来龙去脉,微微心动,催动了九元算经推算了片刻,微微笑道:“那人可是想要约师姐商议事情?”

    许飞娘苦恼的说道:“她当然几次都想约我再度会面,但是我做的事情不好,知道她非常恨我,一定安排了人手。我只怕才露面,就要被她联手几个大敌围攻,所以我并不想要跟她见面,这事儿的确是师姐行差踏错,也不能跟老师问询该如何解决。”

    许了笑了一笑,说道:“这件事容易!只要师姐跟对方约好地方,让师弟去碰面就好。”

    许飞娘吃了一惊,说道:“就算师弟去,只怕也有危险,她恨我到了极处,绝对不会听你解释。何况这件事的确是师姐有错,我又舍不得一身功力,没有任何办法开解!”

    许了充满自信的说道:“师姐为难的不过是功力,我若是有办法让她突破妖将,你还不还她功力,又有什么关系?此事我有**分把握,师姐无须担心。”

    许飞娘不知道许了有什么办法,许了不管许飞娘如何询问也避而不答,只让她宽心。许飞娘思忖片刻,若是换了别人,她绝对不肯相信,但是刚才许了轻而易举就帮助梁山泊突破,又有赠法诀给月明心的行为,让她终究安心不少。

    许飞娘犹豫了片刻,这才对许了说道:“我这个好姐妹,就是月明心的娘亲,你若是能够见到她,也可以提起月明心的事情,说不定好多几分颜面。”

    许了哑然失笑,木族跟禽兽修炼不同,繁衍后代,乃是结成果实,对后代其实没有什么感情。

    许飞娘谅必是异常看重这个徒儿,又知道月明心跟对方关系,这才关心则乱。

    许了打了一个哈哈,说道:“师姐放心,我自然有办法。”

    许飞娘这才把月明心的娘亲,详尽的介绍给许了,包括修炼的功法,出身也是月婆灵树一族,身边有什么宝物,可能结交了那些朋友,一一道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让许了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妖怪了解甚多。

    许了知道自己务必要努力修炼,才能在未来三千年内,突破妖帅级数,甚至更高层次,方有可能躲过一场大劫数,故而也不迟疑,立刻就对许飞娘说道:“我这就起身,去帮师姐解决了这个烦恼。”

    许飞娘本来还想留他几日,多做研讨,但瞧许了信心满满,所以也只能放他离开,眼瞧许了驾驭五色金莲,化为一道金虹而去,不由得心下惆怅,思忖良久,才回去五灵洞潜修。

    许了离开了五灵洞,便直出了九龙岛,甚至在烂桃山都没有停留,一口气飞出了烂桃山,这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他此番离开烂桃山,一半是跟许飞娘请托的事情有关,另外一半却是为了躲避祸事,李金禅把他杀了龙虎山雄铁山,韦青蝠的事情泄露出去,虽然有应王之子这个内应,但必然还是要避祸几日,才有转圜的机缘,若是一开始就对上闻仲,就算敖天翔极力分说,闻仲也未必十成肯信,仍旧难逃一死。

    所以就算没有许飞娘的事情,许了也不会继续留在烂桃山苦修了。

    他驾驭了五色金莲,兜空飞了一会儿,远远的瞧看烂桃山和龙虎山的景致,不由得暗暗思忖道:“这件事倒也还算容易,可如何解决我身上屠龙命格的事情,却要费一番手脚了。我已经非是屠龙命格,但这种事情不能我去跟人说,还得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把这件事宣扬的无人不知,才好想办法让南海龙宫收回追杀之命。”

    许了现在不但跟龙虎山有仇,还要被南海龙族追杀,烂桃山一脉弟子的身份,在两大仇家面前根本没用,这件事已经出了许了目前的能耐,他推算了片刻,就不觉得脑仁隐隐作疼,不得不放弃了长远构思,打算先完成一个小目标再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