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四百五十五、虎吼复猿啼
    东海踏波大帅被这些敌人擒捉了,百般折磨,并且把他手下小妖屠戮殆尽,就在准备送上天庭请功的时候,却因为出了一场大事儿,有一头天妖造反,掀动了无穷战斗。

    这些妖怪也被无情波及,那头造反的天妖得知这些妖怪亲近天庭,就尽数杀了,顺手也把东海踏波大帅给放了出来。

    东海踏波大帅因此得以加入一头天妖麾下,他本来就跟天庭有仇,故而杀敌奋勇,得了这头天妖几分点拨,这才创出了吞海踏波诀。

    许了听到此处,问道:“当初造反的那头天妖姓甚名谁?”

    东海踏波大帅虽然恭顺,但也忍不住透出一股骄傲之意,叫道:“便是凰族第一天才,融汇九大神通的九头鸾凤大尊!”

    许了吃了一惊,没想到居然遇到了熟人,心头暗道:“若是他知道九头鸾凤没死,给帝族封印在了东皇宫里,不知会有些什么想法。”

    许了自然不会透露这等消息,仔细问了几句当年九头鸾凤的事迹,不由得也颇为嗟吁。

    九头鸾凤出身凰族,天生能操纵九种神通,虽然不入七凰之列,但却是鸾鸟之,为凰族绝世天才,深得族中长老照拂。

    但是她却不知怎的,爱上了执掌东皇宫的帝族太子,两人倾心相爱,却因为凰族跟帝族乃是敌国,深得族中反对。

    凰族从来不服帝族掌握天庭,虽然也不曾造反,却也不服帝族管辖,自成疆域,自是不肯族中有望成就天妖的绝世天才投入敌人的怀抱。

    九头鸾凤性子执拗,不肯服软,被族中长老镇压了数千年,直到她蜕变天妖,这才从族中反叛了出来投奔心爱情郎。

    奈何当初的东皇宫太子,已经成了妖族天庭之主。虽然也颇偏爱她,但却始终更照拂帝族的后妃,最终两人起了冲突。

    九头鸾凤神通之强横,几乎不输给凰族之主。性子又是极为骄傲,当即就兴兵反叛,纠结近百个部落,数百万妖族,跟天庭恶战了千年。

    最终天帝以绝大神通镇压了九头鸾凤。封印在了东皇宫里,更把两人的子嗣悉数驱逐,不再承认为帝族所出。

    东海踏波大帅也是在九头鸾凤被天帝镇压,走投无路,心生绝望的情况下,才感悟天机,突破妖将境界,只是他随即就被天帝一体镇压,也化为了一枚光卵,留在了东皇宫里。

    许了听得东海踏波大帅的故事。对这头桀骜不逊的妖怪生出了几分愧疚之心,有些惭愧把他炼成黄巾力士了。

    不过此法他也无能逆转,炼为黄巾力士,就再也不能转化为生灵。

    何况就算他被东海踏波大帅的故事感动,也不敢把这头桀骜不逊,无法无天的妖怪放出去。

    他毕竟出身上古妖族天庭横压天地之时,天性疏懒狂狷,若是四下里胡乱杀人,可就是他的罪过了。

    许了也没有想到,居然打探了上古的一则秘辛。暗暗忖道:“没想到这头妖将居然是九头鸾凤的部下,也不知道能否借他之力,去跟九头鸾凤搭上线头。若是能够借用几分九头鸾凤的力量,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天妖。只怕在地球上就无敌了。”

    许了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一头天妖的力量为自己所用,但是他却也不惮下一步闲棋,日后有用或者没用,也不耽搁此时落一部子。

    许了沉吟片刻,就对东海踏波大帅说道:“我且送你去一处地方。没准能有些际遇。”

    许了手掌摊开,就有一枚光卵飞出,正是九头鸾凤一族的传承符印,自从东皇宫重新开启,这些传承符印也都被激活,自成虚空。

    大多数传承符印不过是虚界,但内中还有无数虚实相生的空间,比普通的虚界广大千百倍。

    如九头鸾凤一族的传承符印,却是货真价实的洞天,这处洞天有上古帝族的法力幻化,除了一成的真实空间,还有九成以上的幻化法界,地域辽阔,几乎不输给一处小世界。

    这些传承符印所化光卵,虽然不能用来战斗,但却能用来封印生灵,让其化入其中。

    许了把东海踏波大帅封印到了九头鸾凤的传承符印之中,也懒得继续理会,收了这枚传承符印,随即就又召唤了两头被封印的妖将出来。

    他有了降服东海踏波大帅的经验,知道这些妖怪身处封印状态,跟深入其中历练之辈不同,不但不能提升修为,反而会有各种衰弱,距离巅峰状态都甚远。

    一声虎吼紧接着一声猿啼,两头衣衫破烂的妖将从东皇宫的同一座门户中跃了出来,这两头妖怪都生得雄壮威武,顾盼声威,极有气势。

    但是让许了惊讶的是,这两头妖怪居然都是上古石妖。

    上古有一种名为元胎灵石的宝物,此物来历神秘,每一块元胎灵石都能汲取天地灵气,孕育灵性,经过数百乃至千余年光阴,就会在雷雨之夜感应天地生化之极,诞生一头生灵。

    据说上古帝族也是出身上古石妖,许了虽然得了帝族的传承,但传承里却狐疑抹去了帝族的来历,只约略提起帝族的本名为玄金帝猴!

    但是许了猜测帝族十之**也是出自上古石妖一族,就是不知怎么,天赋异禀,传承天地灵秀,血脉之中居然能有诞生天妖的力量,远其余上古石妖的同类。

    许了瞧着这两头妖怪,忍不住暗暗忖道:“被镇压在传承符印中的妖怪,只怕都有些来历,尤其是妖将之流,在上古只算普通妖怪,居然也能被天帝留了一条性命,不是曾跟随自己元配的忠仆,就是疑似同族的上古石妖,倒也颇有些引人遐思。”

    脱身出来的两头妖怪,并没有立刻就肆意攻击,而是环顾左右,露出好奇的神色,甚至暗暗施展法术,辨识自己究竟仍旧在幻境之中,还是已经到了真实之界域。

    许了也不由得微微惊讶,对这两头妖怪有些另眼看待,暗暗忖道:“若是可以多做交流,也不妨留它们性命,不用祭炼成法宝妖怪。”(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