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三百九十九、只有一个方向的街道
    颜色雪下了飞机,就叫了一辆车,带了三个同伴,直接去旅馆入住。

    他们选择的是在德国入境,颜色雪其实也没有多少经验,甚至都未必比谢林和萧安安出门旅行的经验多。谢林好歹家世不俗,经常会出过游玩,萧安安出生在美国,在欧洲这种地方,几乎是如鱼得水。

    也只有夏达经验稍逊,但是冷面学霸更善于利用资讯,早就把欧洲的各种资料收集了好多,倒也并不显得怯场,一点都没有初次出门的生涩。

    3x和颜色雪虽然都很年轻,但比起同龄人都强的太多,他们甚至都没有中国出国最常遇到的语言障碍。

    就算英语最差的谢林,跟侍应生交流的时候,都没有中国惯常的语法错误和口音。

    他们是通过北帝集团定的酒店,选择的是一家比较不“惹人注目”的普通旅馆,这家旅馆还兼了酒吧功能,虽然地点挺偏僻,但酒馆里颇热闹。

    虽然他们是为了“拯救人类”和“人间正义”而来,但毕竟大家都是年轻人,在“识途老马”谢林的怂恿下,萧安安和夏达很快就被他带了出门,去游览异国风光。

    萧安安,谢林和夏达刚出门,黑暗法庭负责监视他们的人就跟了上去,黑暗法庭对颜色雪这个试验体,还是颇为看重,故而派出来的监视人十分娴熟老练,只是远远的吊着他们,并没有跟得太近。

    夏达是三人组合里,唯一没有出过国的人,街道上的每一个细节,都让他十分兴奋。

    不知不觉,他就跟同伴两人拉开了一些距离。

    夏达在给一座故老的德式建筑拍了照片之后,忽然现已经不见了萧安安和谢林两人,倒也并不惊慌,按照两人走的方向,快步追了上去。但是他追了两三百米之后,就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因为这条路实在太冷清,而且建筑都破败的匪夷所思。

    夏达虽然没有出过国。也知道这种情况不对劲,这种建筑好像已经荒废了上百年,几乎没有住户的街道,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城市中央。

    他试着用手机地图定位,却现手机已经收不到任何网络。就连电话也打不出去,他试着启动了鬼面藤的通讯系统,但一样无法传递任何消息出去,这才心里微微一沉。

    夏达几乎是想都没想,立刻就原路返回,他走了几十米,就再次现了不妥,他跟谢林和夏安安失散的地方,距离他迷路的地方,就不过二三百米。周围环境十分热闹。

    但是他原路返回的时候,明显走的不是来时的路,越来越荒凉,甚至看到了街道的两边,有门窗都毁坏,只有黑沉沉墙洞的建筑。

    夏达走了两百多米,再也不肯往前走了,他缓缓催动了鬼面藤,启动了战斗气息,两条有影无形的灵力长鞭绕着手腕轻轻挥舞。同时也把灵气灌注到了双眼。

    夏达没有修炼过任何瞳术,就算把灵力灌注到双眼,也就是视力稍微强些,仍旧无法看透这处街道的古怪。他也试着抽出了一记鞭法,但被抽碎的墙砖,灰石纷飞,显明了它们是真实存在,并非是某种幻境。

    夏达站在原地思忖了一会儿,伸足一跺。在地面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然后再次向后退去,走了几十米之后,又复走了回来。

    不光是他眼前的景物再次变化,更加荒凉,就连他留在地面的脚印也不见了。

    夏达这才十分肯定,自己一定是陷入了次元迷宫一类的地方,不管向哪个方向走,都只能向迷宫主人指引的方向。

    他苦笑了一声,并不觉得这件事儿很正常。

    作为一个智力高的少年,他深深怀疑这是黑暗法庭的阴谋,只是他并没有想到,黑暗法庭居然这么厉害,自己一行人才到了欧洲,就被有针对性的设计了。

    夏达鼓足了勇气,继续前行,既然敌人想要引导他去某个地方,他在别无选择下,就只能够一直向前。

    夏达走了十多分钟,这条似乎前后都一样方向的街道,终于到了尽头,一栋看起来非常前卫的飞碟型建筑,虽然静悄悄的,但却呈现出一种非常活跃的力量。

    夏达怀着小心,走近了这座飞碟型建筑,原本严丝合缝的围墙,自动裂开,形成了一座门户。

    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年轻少女,面目冷漠,静静的看着夏达,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进来吧!”

    夏达心头微微一震,越的担忧自己的情况了,缓步走入了这座建筑,白色长袍的年轻少女在前面引路,两人很快就深入了这座建筑的里面。

    夏达很快就现了,在道路的两边,有无数透明的囚牢,囚牢里都是各种各样的奇异生物,狰狞丑恶,有些还被锁链套在脖颈和四肢上,显然都是特别凶恶的品种。

    夏达试着问道:“这里是一座实验室吗?”

    白色长袍的年轻少女,冷淡的说道:“是!”

    夏达鼓足了勇气,再次问道:“黑暗法庭的实验室?”

    白色长袍少女仍旧回答的简单干脆:“是!”

    明白了敌人究竟是谁,夏达反而冷静了下来,跟着白色长袍的年轻少女走到了一座非常宽大的实验室里,这里有六个极大的平台,上面都摆着不同种类的怪物尸骸,周围有十多名工作人员,在忙忙碌碌。

    夏达忍不住问道:“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白色长袍的年轻少女望着那些怪物的尸骸,眼中渐渐有了几分狂热,说道:“我们是为了人类的未来而工作。”

    夏达怒极,忍不住反驳道:“人类的未来?就是要用人类做可怕的试验吗?”

    白色长袍的年轻少女,嗤之以鼻,冷笑道:“任何药物的试验都要经过临床这一关,怎么就没人说这是用人类做可怕的试验?我们选择的实验对象,都是身患绝症,随时可能用最痛苦的方式死去的人类,我觉得这是一种仁慈,而非是残忍。你知道那些绝症的病人,是如何苦苦哀求,希望我们优先选择他们进行化妖试验吗?”

    夏达顿时无言以对,他并非是颜色雪那种正义感爆棚的人,对黑暗法庭也不是很了解,在被白色长袍的年轻少女质问的时候,还真没法做出来违背本意的辩驳。(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