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三百九十、潮汐儿
    一声凌厉的尖啸,从远处轰击了过来,生生炸破了妖怪专用的地铁通道外的虚界封印,把里面行驶的列车给炸飞了出去。

    许了急忙催动聚仙门护体,同时也把两名手下保护在内,懒王自然不用他操心,这头上古天鬼身子一晃,就遁入了虚空,消失不见。

    许了冲破爆炸余波,不由得暗暗惊讶,他也没有想到这些“叛贼”居然能搞到灵力炸弹。

    这种东西是十八仙派研究出来,低阶围攻高阶妖怪的武器,方便好用,安全可靠,只要锁定目标扔出去,还能自动锁死气息,迎空转折,改变方向,自带导航追踪功能。

    威力也差不多可以做到,相当于妖王巅峰的全力一击,再强大的灵力炸弹,不是技术上没法制造,是成本太高,且太过危险,所以被十八仙派和万妖会联手禁止了。

    许了刚冲上半空,就有更多的灵力炸弹飞了过来,显然谋划刺杀他的妖怪们,完全就没有想过留活口,务求把他置于死地。

    许了抖开了两界大天魔幡,倏忽间就遁出了爆炸范围,被破坏的特殊虚界,气息不断的翻滚,释放出虚界之力,把所有的东西都排斥了出来。

    只是一瞬间,妖怪专用地铁运行的特殊虚界,就隐遁无影,在许了的面前就只有一望无际的农田和鸟无人烟的荒野,以及一头非常嚣张,全身披挂白色战甲的妖怪。

    这头妖怪面色惨白,身上的白色战甲看起来造型奇异,颇为厚重,但若是仔细分辨,就能看出来,其实是一套纸甲,上面有无数惨白的骨符蜿蜒游动,诡异到了极致。

    许了把羽清源和白虎禅放下,笑了一声说道:“原来是恶灵大将!你不在北都市巡逻。跑来这里扔灵力炸弹作甚?想要我死吗?”

    恶灵大将皮肉不笑的说道:“许了!你的护体神功不俗,居然扛得住灵力炸弹,但是一两枚你能撑得住,一百多枚怎样?”

    恶灵大将一挥手。顿时有数百枚灵力炸弹飞出,直扑许了和羽清源,白虎禅等人。许了忍不住高声疾呼,叫道:“恶灵大将!你不识数吗?这哪里是一百多枚了?最少多了三倍好么?”

    恶灵大将半点也不在乎“不识数”这个极品差评,稍稍催动了妖气。操纵这些灵力炸弹,让其中的一部分迎面直撞,一部分绕过了许了,然后再兜回来,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包围圈,这才一念生灭,启动了所有灵力炸弹的开关。

    许了抖了一抖身躯,聚仙门生出无量吞吸之力,这些灵力炸弹直落其中,再也没有了动静。

    收了这些灵力炸弹。许了双手一扯,飞出了一根黑黢黢的铁棒,正要寻这头大妖试试身手,一旁的白虎禅就抢先冲了上去,催动了白家嫡传的百龙爪,爪劲纵横,直取恶灵大将。

    两人都是妖将级的修为,瞬息间就斗在了一处。

    羽清源怪叫一声,正要上去助战,零老已经悄然现身。他一头长骤然变成雪银,虚虚一招,就生出了数个银色光点,落在了羽清源身上。

    这是他被称作零老的箱底本事。名为星屑落羽!

    这些银色光点是最精纯的星辰之光,无物不焚,无物不灭,零老仗着此法纵横一生,不要是同级的存在,甚至曾仗着此法。偷袭过妖帅级的敌人,并将之重创,最终陨落在战场。

    被他偷袭一记,饶是羽清源有十余种神通护身,也忍不住怪叫了一声,化为一道金光冲霄。

    许了也没想到,羽清源居然在一个照面就吃了亏,不过他也并不十分担心,毕竟羽清源是玉鼎门嫡传,只要给他知道敌人厉害,很快就能使出针对性的手段。

    恶灵大将和零老两人出手,许了知道自己必然也不会闲着,抖了一抖身外虚浮的聚仙门,游目四顾,果然看到了三头妖将级大妖,带了两百余头妖怪,居然组成了一座奇怪的阵法。

    这座阵法瞬息间就动完毕,无数星光从高空垂落,顿时锁定了许了的身影。

    朱九烈和两大妖将昂然走上,其中一个全身都有奇异光芒缭绕,此人号称欲蛇成精,全身的光芒能引生灵的种种欲望,还兼具入梦之能。正面战斗虽然实力低微,但各种奇异手段层出不穷,若是给他任意施展手段,就算许了都没信心抗的过去,许了从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毫无欲望的好少年。

    另外一头妖将名叫两关,全身披拂甲胄,手中一口双刃枪明亮的宛如太阳,这是走的是纯粹的妖族武学路数,已经到了肉身自生神通的地步。以实力而论,此人才是五大妖将的第一,许了曾跟这家伙试过身手,当时也并没有占到上风。

    欲蛇和两关见到了许了,都露出了讥讽的微笑,欲蛇更嘲笑般说道:“部长大人!你终究没想到有今日吧?”

    许了一面催动聚仙门,抵住了阵法的压制,一面若不经意的问道:“你们纵然杀了我,也要被万妖会惩罚,难道还能就此上位不成?”

    欲蛇哈哈大笑,喝道:“我们背后都要妖神级大佬撑腰,杀了你又怎样?万妖会还能真的杀了我们给你报仇?万妖会怎么会做这种蠢事儿?只要给上面一个能交代过去的理由,没有人会追究我们这些人。五头妖将可比一头更有价值,更不要说,还有懒王大人呢?”

    许了听得欲蛇提起懒王,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们确定懒王肯定会跟你们一伙?”

    欲蛇阴森的一笑,说道:“当然十分确定!懒王可是天后的手下,九烈跟他交情莫逆,同为天后手下,你觉得……会有什么其他变化吗?”

    许了冲着朱九烈呲牙一笑,朱九烈恶狠狠的说道:“部长之位有德者居之,你这种毛头小子,凭什么做我等的长官?”

    两关轻轻一击,胸前的空气顿时被打爆,他低声喝道:“何必不那么啰嗦?杀了这小子!”

    两关一步迈出,生出了缩地之妙。手中的双刃长枪斜斜一指,点向了许了的腰肋。这一招枪法大巧不工,带了惊人霸气。

    尤其是两百余头妖怪组成的阵法,还能隔空输送妖力。让他的境界稍稍提升,这一枪几乎是水准挥,尤胜他跟许了比武较量的那次。

    许了清喝一声,手中的山海棒艰难推出,这些妖怪组成的阵法奇异。竟而让他每一次出手,都要消耗三倍以上的妖力。

    其实,若是这两百余头妖王和妖士级的妖怪也上来厮杀,许了稍稍用些手段,也就都杀光了。

    但是他们组成的阵法,却给许了莫大困扰,此消彼长之下,许了和两关恶斗了十余招,就明显落在了下风。

    欲蛇见缝插针,天赋神通威力全开。五光十色的光环兜头落下,让许了生出种种幻觉,只觉得漫天都是飞舞的美女大腿,种种神功秘法唾手可得,能够直升天妖的珍奇丹药和天材地宝飘飘而来……

    若非许了及时催动了定玄镜变化,窥破了诸般虚妄,只怕就要着了欲蛇的道。

    饶是如此,他要分心对抗欲蛇,手脚上不由得更慢了一分,给两关压制的更狠。

    许了手中山海棒越是挥舞。就越显得沉重,每一招每一式都吃力之极,但这条黑沉沉的大棒,就好像一条潜修三千年的怪蟒。不拘如何缓慢吃力,总能在最要紧的关头,拦截在两关的双刃枪之先。

    两关每一次跟许了的巨棒硬拼,都会手腕微微麻,他维持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但心头仍旧暗暗吃惊。忖道:“许了这小子,所有人都说他觉醒得了妖怪血脉不过一两年的功夫,就算有在洞天之中修炼,可以加时光,但能够有百余年功力已经是极限,为何他居然可以修炼出如斯恐怖的实力?”

    两关心头惊骇,但手脚却不慢,双刃枪横扫竖挑,身法也越战越快,就似化身千百,站至最酣畅处,他高声喝道:“朱九烈!你怎么还不动手?”

    朱九烈抖了抖身上鬃毛,双手一扯,手中就多了一杆九尺八寸的钢叉,九个锋锐的叉头,稍稍挥舞起来,就如一片刀山般,明晃晃,寒意侵人。

    有了朱九烈的加入,许了显得更为吃力,山海棒已经遮拦不住自身,不得时时催动聚仙门当下两大敌人的兵刃。

    零老催动了星屑落羽之术,无数萤光翻飞,但是羽清源也不是易于之辈,虽然上来就吃了亏,但这位许了门下第二弟子,早就改换了法门,也是催动了定玄镜变化,见到银光飞来就照了过去。

    星屑落羽之术虽然神奇,但被定玄镜的镜光一照,仍旧会当场飞散,化为乌有。

    零老心头愤恨,怎么也料想不到世上居然有这等神妙法术,生生克制了自己的天赋神通。他跟羽清源恶斗了数百个回合,这才遥遥升空,往下面望去,暗暗盘算道:“我虽然急切间胜不得这头鸟儿,但他也奈何不得我的星屑落羽之法。白虎禅和恶灵大将势均力敌,也暂且不用说了,就看朱九烈,欲蛇和两关什么时候能够杀了许了。许了一死,白虎禅一定会认清形势,那头鸟儿听说跟许了关系不错,还叫他师父,但许了怎么可能调教出来大衍士级数的徒弟?两人关系怕也未必有传说的那般紧密……”

    零老思忖了一回,知道此战的关键就在尽快杀了许了身上,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一方安排了三大妖将联手,还有两百余头妖怪组成“此消彼长大阵”,但却仍旧不能拿下许了。

    零老心头暗暗忖道:“虽然我们伏击的地方不在北都市内,但终究距离北都市不远,战斗的太久,万一招惹来万妖会的妖帅级强者,比如解脱太子之流就大大的不妙了。还是应该战决,本来不想用这一招杀手锏,但迫不得已,就只好动用了。”

    零老随手一挥,就有一道信号火花飞出,出了召唤帮手的信号。

    许了也不由得心头微微一沉,他已经微微觉察到情况出了预计,按照道理,这五头妖将级大妖再无任何帮手,为何居然还能做出召唤帮手的姿态?

    许了的疑惑并未有持续多久。就听到一声清越的长啸自远方冲霄,一道五色火焰挟带无边霸气,生出雷音爆鸣之声,冲破了大气屏障。直奔他射了过来。

    许了的眼睛立刻就瞪大了,露出了几分不可思议的表情来,忍不住惊呼出生:“五方封神?”

    五方封神是七大妖策之一,四大军团中五色旗大统领古斑斓和妹子潮汐儿的看家本领,天庭陨落之后。仅有的四头登临天妖之位的大妖怪之一,号称刑皇的五色孔雀所传秘法。

    不久前,许了刚刚在五方封神手底下吃过亏,就连黄巾力士,玉鼎一脉的灵宝变化都克制不住,他还是凭了周天祭神之术,硬生生把一团五色火焰磨灭。

    许了所有的情报机构,埋伏的暗子,都没有传回来关于五色旗的消息,虽然这也不算奇怪。警事部毕竟刚刚统合,人员复杂,哪里是四大军团之一五色旗的情报机构对手?

    找不到五色旗参合此事的蛛丝马迹才是正常,能找到才是不正常。

    但……这个时候的许了,绝对没有办法接受这种解释。

    “这股妖气的强横,实在乎了估计,但仍旧未能有妖神的级数……五方封神总共也只有两个人修炼,既然不是古斑斓,来的就一定是潮汐儿,古斑斓的亲妹子!”

    许了再也不敢保留实力。一声低吼,周天祭神的神通全力动,当其冲的就是两关,这头大妖怪被聚仙门兜头一罩。连个声音也没有出来,就被生生吞灭了。

    镇压了两关之后,许了并没有对朱九烈出手,而是饶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这头大妖怪想也不想就纵起遁光逃走。

    许了给了他逃命的机会,朱九烈再不逃走。留下来的就是等死了。

    欲蛇也没有想到,许了忽然翻转了战局,一个照面就收了两关,吓走了朱九烈,他心头暗道不好,正要也催动遁光逃走,但给聚仙门一罩,哪里还走的脱?当场就被许了连着两百余头妖怪给一起手了。

    羽清源得了许了的传信,这头鸟儿怪叫一声,猛然施展两界幡变化,遁到了白虎禅身边,抓起来这位同僚,就全力以赴的逃走。

    在妖帅级大妖怪的手底下,他们这两位妖将级的存在,就是送菜的角色,所以许了稍微传信,羽清源就全力以赴的逃走。身为玉鼎门下,在危急关头,做出最理智的选择,已经是最基本的生存能力,绝对不会有人在这种时候,生出毫无必要的愚蠢念头。

    零老和恶灵大将脸色都有些白,如果不是明知道,许了就算再厉害,也来不及杀了他们,说不定他们残存的几分勇气,就都烟消云散了。

    五色火焰稍迟了刹那,就狠狠的撞在了许了的护身神光上。

    许了已经不敢再有保留,周天祭神的神通威力全开,聚仙门,诛仙门,化仙门,吞仙门四座仙门大开,无穷仙光云气喷出,竟而生生抵挡住了这团五色火焰。

    若是只有许了一人,纵然周天祭神的神通再厉害,也不过撑得一时三刻,就要灰飞烟灭。但他的周天祭神神通凝练的四座仙门之中,可是还有六万黄巾力士,九艘黄巾战城。这些黄巾力士把自身法力汇入了四座仙门之中,虽然无法提升许了的境界,但却让他拥有了几乎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如海洋般无限,天空般无垠的法力。

    许了整个人化为了四座仙门,在虚空中丢溜溜乱转,包裹着这四座仙门,一团五色火焰绕着燃烧。

    一个非常悠扬的女性声音,在许了的心底里响了起来,叫道:“居然精通周天祭神之术,你是天庭余孽吗?”

    许了咬牙苦苦支撑,四座仙门绽放千百丈霞光云气,但不拘他如何催动法力,仍旧不能够再让四座仙门放出的光芒再增长一分,都被五色火焰牢牢压制。

    这种情况下,他哪里有心情回答问题?

    五色火焰灼灼燃烧,只是几分钟就把千百丈的霞光云气压下去三分之一,但是聚仙门,诛仙门,化仙门,吞仙门四座仙门放出的霞光,越是压制,反而越见精纯,五色火焰再花了同样的时间,就只能压下去五分之一。

    几个小时过去,四座仙门放出的豪光瑞霭已经缩减至直径八千米的一团,许了虽然全力谷催法力,但心底也忍不住生出了凉意。按照这种度,就算四座仙门越被压制,放出的霞光运气就越是精纯,但是最多也不过能够支撑十余日。

    许了这个时候,绝不会去想,为何懒王还未出手,也不会惦念杨书华忽然出现来救自己,他的识海空空荡荡,只有四座门户兜转不休。

    无数黄巾力士在这四座仙门中盘绕来去,结成了一座座大阵,给四座仙门提供滔滔不绝的法力。

    这场战斗已经,过了许了的预计……(未完待续。)

    ps:    ps:求推荐票撒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