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三百六十七、你是想要开后宫吗?
    曲蕾稍稍有些兴奋,望向许了的眼神,充满的柔柔的情谊!

    许了完全没想到赵燕琴居然带了曲蕾过来,虽然他知道赵燕琴在学校里跟曲蕾关系不错,但这就代表赵燕琴已经把曲蕾带入了修行者的世界……

    其实对许了来说,这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根本没有办法跟曲蕾解释,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的事儿。

    萧安安,谢林和夏达都知道曲蕾是许了的“女朋友”,这件事早就在北都师范大学附属高中传遍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诅咒许了,居然抢走了他们心目中的女神。

    三个人很有默契的跟曲蕾打了一个照顾,就在一边去研究无影鞭术了,让开了许了和曲蕾的独处空间。

    赵燕琴已经恢复了妖怪少女的模样,笑嘻嘻的看着许了和曲蕾,伸手搭住了曲蕾的肩膀说道:“你不是有很多话要跟他说?为什么现在却开不了口?”

    曲蕾歪了歪脑袋,微微一笑,却还是没有开口。

    许了实在找不到话说,直到曲蕾身上的气息引起了他的注意,微微吃惊的问道:“你修炼成九霄仙气了?”

    曲蕾点了点头,还是就那么轻轻浅笑,不说话。

    这样的曲蕾,让许了忽然微微心疼,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摊开来说,他了一道信息给白秋练,让白秋练尽快赶过来。

    过了一会儿,白秋练回应了许了,他这才恢复了平静,先把赵燕琴和萧安安,谢林,夏达,颜色雪都轰了出去,只留下了自己和曲蕾,才笑了笑,说道:“我有些很糟糕的变化。尽管非是我的本意,但还是想你知道。”

    曲蕾双手交叉,放在胸口,柔声问道:“是白秋练吗?”

    许了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苦笑道:“应该是命运!”

    许了稍微顿了顿,就把自己从血脉觉醒到被孙伯芳逼着去探索天帝苑,再到遇到了白秋练,以及拜师洞玄仙派。击杀孙仲虎……直到参加七日战争的事儿说了一遍。

    至于龙华会和玉鼎门的事儿,跟这段感情无关,许了也不希望曲蕾知道太多秘密,引来各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就略去了。

    曲蕾一直静静的听着,直到许了说完,也没有打岔过一句,只是白玉般的脸颊,悄悄流淌下来两行清泪,泪流不止。但是这个女孩子却没有去擦拭。

    直到许了说完,她才轻轻的转身,仍旧是一句话也不说,打开了他办公室大门,就那么走掉了。

    许了很想去拦下曲蕾,但却始终不知该如何迈出这一步,只能望着这个自己一直都喜欢,一直一直都喜欢,但却一直都没有追到……的女孩子离开。

    当许了感应到曲蕾的气息消失在这栋办公楼,他忽然忍不住有一股怒火冲霄。仰天一声咆哮,生出了极端杀戮之意。

    “为什么……我已经追到了心爱的女孩子,却以为自己没追到?为什么那时候我就那么蠢,一点都看不出来曲蕾的心意?”

    许了根本都不想掩饰自己的失落。也不想遮掩自己的情绪。

    甚至他知道白秋练已经进了这栋大楼,但也没有任何遮掩的意思。

    整栋办公室里所有的设施,在瞬间都被澎湃的妖气震成了粉碎,化为一片虚无,如果不是许了还有收敛,不要说这件办公室。就算这栋大楼都保不住。

    白秋练在几秒钟之后,出现在办公室里,望着已经没什么可收拾的办公室,俏脸上有一种犹豫不决。

    许了望了一眼白秋练,说道:“抱歉!”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抱歉多,还是别种情绪更多,但是他实在说不出来任何解释的话。

    在自己的女朋友面前,按耐不住情绪,表达了对以前追过女孩子的不舍,这种事情实在太蠢,但许了就是压抑不住这股情绪。

    白秋练咬了咬嘴唇,很快就让情绪恢复到了最平静,缓缓说道:“我不久前才跟别人说过:我来的不早不晚,下手的不快不慢,这就是命运吧!”

    许了刚刚张口,就被白秋练挥手拒绝了他的解释,说道:“我一直都很庆幸,是我,而不是其他人,在最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你面前。如果我错过了那一瞬间,也许我们就不会在一起,我挺后怕的……但是,我不希望自己以后都怀着庆幸和后怕来维持这段感情。”

    “许了!你现在自由了,你可以选择我,可以选择曲蕾,可以选择任灵萱,甚至可以选择赵燕琴,又或者其他女孩子。但我希望这一次的选择,就是你的最终选择,最真心的选择,最不后悔的选择……”

    许了全身热血都沸腾了,他缓缓盘膝坐下,然后用五指在胸前抓了一下,说道:“没有不后悔的选择!”

    白秋练指着落地玻璃窗外面的天空,问道:“你是想要开后宫吗?”

    许了摇了摇头,然后才说道:“我从未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挺普通的人,并没有想过太出格的事儿。”

    许了摇了摇头,放弃了自寻烦恼,说道:“今晚跟我回家吧!”

    白秋练脸色顿时羞红,正要拒绝,就看到许了拿出来一堆果子,还弄个市的手拎兜,递给了白家女孩儿,说道:“你上门看我妈,就带点水果好了,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就是这一堆。”

    许了挑选的都是有延年益寿,祛病强身,增强体质的鲜果,这些果子的品质几乎都可以跟太生果拼了,比在地铁上拿给白秋练和任灵萱当零嘴的蓝田玉实和百香果之流,都强了一个品阶。

    许了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些东西送给母亲,干脆就借白秋练之手,送给妈妈好了,还能够给母亲多些好印象。

    白秋练忍不住又气恼,又羞臊,叫道:“我已经给了你机会,你究竟想不想重新选一次啊?还有,我去你家,见你母亲算是怎么回事儿?什么身份?”

    许了哼哼了两声,没有再多说话,他走到了落地玻璃窗边,远远的眺望,看到赵燕琴正陪着曲蕾在不远处的公交站点,曲蕾在不断的抽泣,赵燕琴义愤填膺……

    他微微叹了口气,还是觉得自己甚渣!(未完待续。)

    ps:    ps:求个四月份的簇新月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