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三百五十、周天祭神吞万灵
    黄鹤脸色大变,他高声喝喊道:“你们难道不怕乾离大人的愤怒?”

    许了想了一想,说道:“还真挺怕的,但不怕也没用啊!还是赶紧让我们做了你,再考虑这件事儿吧。”

    黄鹤稍微犹豫,现自己已经被千余黄巾力士包围,甚至拔都也对自己虎视眈眈,自忖绝对打不过这么多人,尤其是许了和拔都都是妖将级巅峰,任何一个人都可能胜过自己,更别说两人带了一圈人联手了。

    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就收起了战斗形态,悻悻的说道:“就算你降服了我,遇到乾离大人,还是要被他夺回去我的控制权,就连你们也要臣服于乾离大人。”

    许了嘿嘿一笑,随手把黄鹤的符文核心上的烙印抹去,添加上了自己的烙印,然后才摇了摇头,心道:“等那个什么乾离大人反应过来,我早就远走高飞了,哪里还会留在黄巾之城。”

    许了收伏了拔都和黄鹤,还有一个比较意外的收获,这两头妖将级的黄巾力士,各有十余名妖王级的直属部下,唯一可惜的是,这些妖王级的黄巾力士并没有自己的妖士级部下,因为觉醒者虽然跟品级没有关系,但大多数觉醒者都是妖王级以上,黄巾力士因为天生的限制,没有自主权力去收伏普通的黄巾力士。

    许了立刻下了命令,让这些黄巾力士赶来汇合,同时也强行利用权限,让这些人各自带一百名普通黄巾力士来汇合。

    许了开始做的还是辛苦活,但很快就变成了瘟疫一般,滚雪球滚的越来越大,几个小时后,他直属的部下已经过了三百,手下的黄巾力士也已经破了四千,堪称一支军队了。

    许了静静的漂浮在天空,以他为圆心。方圆千里之内都在没有任何一头黄巾力士,因为所有的黄巾力士都在辛苦的降服同类。

    就连胡秀清都在跟着那些黄巾力士,在偷偷的干私活,没有跟在他身边。

    许了双臂张开。似乎在感受黄巾之城的风,但实际上,他是在努力感应黄巾之城的自我意识,他刚刚再一次跟叶白联络上。

    叶白在跟许了分开之后,仗着九元算经精妙无双。计算力天下第一,硬生生闯过了二十八层黄巾之城,终于陷入了苦战。

    就在最关键的时候,暹罗终于做到了许诺的事情,开放了权限,让叶白得以杀入黄巾之城的核心,如今叶白已经得到了黄巾之城的所有资料库,并且传送了一份给许了。

    这份资料库庞大无比,饶是许了有九元算经的修为,而且还修炼到了第二章。仍旧无法尽数容纳,换了其他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忍痛放弃,还好许了手段甚多,底牌无数,召唤出来帝族的传承符印,把这股庞大的资源给吞吸了进去。

    有了这么庞大的一份资讯,理论上任何人都可以重新把黄巾之城打造出来,甚至无限的打造黄巾力士。当然这还需要庞大的资源做后盾。

    当然实际上,还有很多技术问题需要解决,并不是拿到了资料,就能完美复制。

    许了接收完毕。心有余悸的舒了一口气,暗暗忖道:“若非是有东皇宫的传承符印,我绝对没有办法拿到这份庞大的资料,就算有机会深入黄巾之城,也只能望宝山而空手归去。”

    许了一想到自己居然什么都拿不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种结果就不爽,现在当然很庆幸,亏得有东皇宫在手。

    许了传递了一个问题过去,叶白很快有了回答:“我没有现洞玄仙派的人被黄巾力士俘虏或者斩杀。”

    许了顿时吃了一惊,问道:“我们洞玄仙派的人,不在黄巾之城,也没有被黄巾力士们杀死,那他们会在什么地方?”

    叶白挠了挠头,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黄巾力士一族的战斗记录我都调了出来,除非是有人删除,但这些死脑筋的家伙,未必有这个自主权。我打算继续留在黄巾之城,我已经跟暹罗开始了合作,你接下来是离开,还是继续跟我一起?”

    许了稍微有些作难,黄巾之城处处都是危机,他还是很想尽早脱身,但就这么抛下叶白,也太不够义气,而且两人都已经扭转了局面,这个时候离开也并非是明智的选择。

    许了双臂一振,黄金铠甲逐分退去,他又恢复成了一个身材十余米高大,其实非凡的年轻人。

    许了抚摸着手中的长剑,暗暗忖道:“如果遇到危险,就让收伏的黄巾力士去做炮灰,我和胡秀清应该还能逃掉。反正龙华会现在应该处处都是危机,就算离开也未必安全多少,那就先留下来好了。”

    许了放空了心情,开始把所有的算力都投入了九元算经第三章的解析!

    转眼就是十多天过去,也不知道为什么,几乎再也没有觉醒者来找许了的他们的麻烦。

    黄巾之城这么巨大,虽然许了的手下已经突破万余,但对整座黄巾之城来说,仍旧不过是九牛一毛。

    许了除了偶尔跟叶白通讯,就是全力以赴推演九元算经,此时第三章已经接近了尾声,只差百分之一还不到,就能够彻底解析完毕。

    许了按耐住情绪,双眼之中都是无尽的符文流,这些符文构成了各种法术,九元算经演化的万象天球就如一台越了宇宙和科技的机器,不断的提供各种可能,又否决各种可能,最后得出一个正确的结果。

    叶白这些天已经加入了正统派,是暹罗做的引路人,至于暹罗这个自由派,为什么会成为正统派牙都的追随者,那就是一件很负责的问题了。

    许了和叶白都无心这些阴谋和斗争,两人各自在不同的方向努力,叶白得到了黄巾之城的全部资讯,又能够亲自查看黄巾之城的核心,随意拆解黄巾力士,如今九元算经的修为亦是突飞猛进。

    只是九元算经的修炼,每一章都比前一章更艰深,叶白才突破第四章不久。想要修成第五章,非是短短时日可以做到。

    许了深深了呼吸了一口真气,脑海中出了噼里啪啦的一连串脆响,眼前忽然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整个人都为之一轻。

    九元算经终于突破了第三章,许了的大脑的计算力骤然狂增五倍,原本需要很久才能推演出来的东西,只是一瞬间就能得到结果。

    甚至万事万物给予他的感觉都不在跟原来一样,大多是的事物都似乎可以一眼看穿本质。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蒙蔽他的心灵。

    许了没有任何迟疑,立刻就转而去解析自己的未来道路,终于突破的九元算经,这一次总算是可以承载这种程度的计算。

    原本许了推演出来的五大妖种和七大符印,再一次生出了微妙的变化,做了一些具体而微的调整,然后就有许多切实可行的法门被推演出来。

    许了静静不动了十多个小时,胸膛忽然探出了一只龙爪,一条长不过数尺的迷你青龙破体而出饶空一周,黄巾力士的身躯化为了一道剑形符印。漂浮在这条迷你青龙身边。

    这条小青龙轻轻吟啸了一声,全身龙鳞寸寸翻起,身上的气势亦在不断的暴增,属于龙族神通的覆雨翻云化龙诀,就在一瞬间做出了突破。

    那股轻盈灵动,但却有厚重凝实的气息,是实打实的大衍士修为。

    许了借助九元算经之助,终于选择了一条最为正确的道路,让青龙之躯突破了大衍士的境界。

    许了的青龙之躯吞吸了百多条上古青龙的幻象,这些上古青龙的幻象。每一头都有妖神级大能全力一击的威力,这份雄厚积累足以让任何一条龙种做出梦寐以求的突破。

    只是许了毕竟有两大天妖血脉,还有麒麟变和九头鸾凤变两大天妖级神通,青龙血脉虽然仗着传承自真正的上古青龙。是嫡系后裔的血脉,不是那种传承了不知多少代的杂混血脉,压住了这四大天妖正法,但终究也被牵扯了大部分威能。

    许了借助九元算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上古青龙的血脉彻底解放了出来。自然而然就突破了当下境界。

    突破至大衍士级数的青龙微微抖动鳞甲,就如蜕皮一般把整条青龙之躯“褪下”,重新化为了一个普通的人类少年。

    被褪下的青龙之躯,化为一枚青色妖种,隐入了这个少年的体内。

    许了活动了一下手指,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他终于可以恢复人类之躯,心情无比的愉悦,但他借助九元算经推演出来的未来道路还不止于此。

    很快就有两枚妖种飞出:一枚赤红如火,正是麒麟妖种,一枚九色斑斓,光华灿灿,正是九头鸾凤妖种。

    这两枚妖种再次隐没到许了的身体里,代表这两大天妖正法从此跟他本身修为分开,各行歧路,互相间再也没有了干扰。

    许了接下来尝试了数次,仍旧没能把十色花藤和帝族的血脉化为妖种抽出,只能无奈放弃,毕竟这是他的天生血脉,没有办法那么容易的抽出。

    但接下来,许了抽出七大符印就容易了太多,九元算经所化的万象天球和玉鼎三十六变,以及洞玄仙派的诛魔剑诀,袖里乾坤剑法,蜕变自吞海玄鲸变和驮山古象变的山海经法力勾连在一起结成了一枚符印。

    三十六变成为四十般变化,虽然还有些不尽圆满,但却已经自成体系。

    至于剩下的上古天庭六大神通,许了自知所学太过芜杂,强行忍住了没有去修炼,更不曾查看,几乎不用费神,比抽出玉鼎变化还要容易的多。

    许了一一分拆出七大符印的时候,周天祭神的神通种子飞出了体外,就似乎生出了感应,绕着黄巾力士之躯所化的剑形符印轻轻一转,就将之吞吸了进去。

    这个变化让许了始料未及,不由得大惊失色,想要去抢夺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周天祭神的神通种子吞了这头黄巾力士,似乎还不满足,许了缓过神来,却不允许它再生变故,急忙探手笼住,催动了九元算经去解析,但是让许了更加意外的事情生了。

    周天祭神的神通种子,在感应到了万象天球之后,仍旧是丢溜溜一转,把万象天球也给吞了进去。

    许了急忙催动定玄镜,他定住这枚无法无天的神通种子,但定玄镜变化才出,这门法术的根本符文仍旧被周天祭神轻松收了。

    连续被吞了黄巾力士,万象天球和定玄镜,许了只觉得自己跟这枚神通种子生出了些微感应,他稍微犹豫,就把玉鼎一脉的法术符印全数投入其中。

    周天祭神的神通种子得了这些符印简直愉悦之至,顿时化为了四座大门,无数金甲神人佑护,都细如蚊蚁,各自驾乘青龙白象,大鹏凤凰,手持无数刀兵,更有最强的数十名金甲神人,手持玉鼎变化的诸般法宝组成军阵,隐隐有无穷威仪,令人不由自主的慑服。

    许了倒是知道玉鼎一脉的南天门变化跟周天祭神息息相关,但却没有想到不管是玉鼎一门的变化之术,还是九元算经,还是黄巾力士,都能被这枚神通种子收摄。

    周天祭神的神通种子,收了许了这许多辛辛苦苦修炼的法术,自然而然就沾染了许了的气息。

    许了稍加操纵,只觉得这枚神通种子简直变化通灵,无所不能,原本的玉鼎一脉变化,九元算经的推演运算之道,还有黄巾力士之躯,都能任意使出,就好像这门神通可以千变万化,无所不能一般。

    许了试了一下五大妖种,却现周天祭神的神通种子,天然排斥妖力,甚至对已经转修灵气的青龙妖种也拒不结纳,心头更是好奇。

    原本他推演出来的未来道路,自然也生出变化,五大妖种仍旧不变,但七大符印却只剩下了六大神通种子。

    许了心头暗暗忖道:“玉鼎老师创下了玉鼎三十六变,看来不但是从妖神经中借鉴不少,也有一半的源头是周天祭神,他手头的妖神经和周天祭神之法应该都不完全,才不得不创下玉鼎一脉的变化,若是此法齐全,何须去创立新的法门?”

    许了一抖身躯把六大神通种子收入体内,他分出了三大妖种,又把各种玉鼎一脉的灵宝变化和各种杂学融汇到了周天祭神之中,顿觉全身轻松。

    虽然许了还未能够把十色花藤和帝族血脉抽取,也化为一枚妖种,但此时他再运用任何神通法术都再无问题。

    许了知道此刻还在黄巾之城,所以也不敢暴露原身太久,他半是好奇,半是有趣儿,催动了周天祭神的神通种子,顿时重新化为了一头黄巾力士。

    这头黄巾力士气息渊深,有了周天祭神为后盾,他可以任意运使灵宝变化,九元算经所化的万象天球,让周天祭神的神通似乎有了灵识一般,不但能够推演运算,还能调动周天祭神刚才吞噬掉的诸般法术,通过各种搭配,生出许多以前所没有的威力。

    许了双手扯开,一口长剑在手中浮现,他现在不但是大衍士的巅峰境界,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天庭最强的大衍士。(未完待续。)

    ps:    第七章,很给力吧,票票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