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三百四十、佛魔问禅
    王在这一剑斩出的时候,心神冥合,契入了一个玄妙之极的境界。

    宛如山岳般凝重的黄巾力士,在他的眼里化为了虚无,只有一道合乎天地道理的剑光,轻盈的掠过,斩断了某一条绷紧的“线”!

    这一根线,不在敌人身上,却在自己身上,王似乎看到了自己执着,自己的种种负面,甚至也看到了自己性格中的一切破绽,毫无必要的懒散,没有智慧指引善良,缺乏根据的判断,没来由的憎恨和爱怜……

    王忽然想起来,自己指点许了的话:“斩断执着的智慧,放下一切空我!”

    他原本以为自己明白这句话的道理,但在这一刻,才现,自己还未明白,但这种还未明白,正是一种更为深邃的理解!

    就在王的断剑之前,忽然生出了一个瞬息就湮灭的黑色光球,这枚黑色光球湮灭之后,化为一截黑色剑刃,就好像把他手中的断剑重新接上了剑刃。

    半截黑色的剑刃似乎也不是很锋锐,但却宛如斩水,轻轻的一划而过,把眼前的黄巾力士斩做两段。

    黄巾力士手持黄金龙戟,似乎兀自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这名修为远远不如自己的敌人,给一剑斩杀了。

    他呆立了半晌,才轰然倒下,就连手中的黄金龙戟都被王一剑斩断,跌落尘埃。

    英蔷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但随即就现出了狂喜,叫道:“你突破了?”

    王似乎全身都很不好,斩出了这一剑,就好像耗去了所有精力,一跤跌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说道:“我不知道!”

    英蔷诧异的问道:“你怎会不知道?你有否练成洞天剑经?”

    王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练成了洞天剑经……我就知道自己刚刚突破大衍士!”

    英蔷大喜过望,急忙伸手揽住了王,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王一脸苦笑的说道:“很糟糕。很不好,我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稳固新开辟的大衍脉,恢复足够的战斗力。”

    英蔷想也不想手中的虚空掷出。黄巾力士死后渐渐散去的战斗结界,忽然以一种奇异的变化,一层一层的倒退了回去,重新化为了原来的完整状态,把两个人包围在了一起。

    长生宗的太上长老。一双白眉轻轻一挑,忽然叹息了一声,说道:“没想到洞玄仙派居然有了枯木逢春之资,若是给他们的新一代成长起来,那还了得?”

    神话的宗主卓云生冷冷笑道:“长生宗除了寇文星和陈景之外,没有一个弟子成器,你们长生宗也该反思一下,是不是该重新调整教育方针!”

    长生宗的太上长老双眉一挑,淡淡说道:“本来孙家兄弟也还不错,只可惜他们缺了收敛。以为有了人武力就能为所欲为。缺乏智慧驾驭的力量,只会带来灭亡,这是古往今来,颠扑不破的至理。”

    卓云生冷笑一声,对此呲之以鼻,长生宗的太上长老也还是没有动恼,轻笑一声说道:“我知你想说,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何就有人想不明白。知行合一本来就是天人之资,知易行难才是正常。孙家兄弟没能过去心中魔障,就连宗门都帮不到他们。”

    卓云生似乎又运算到了关键,再也不理会长生宗的太上长老,这位须皆白。很有时尚范儿的老人,也终于把光幕转到了两名长生宗弟子身上。

    一个神采飞扬,气宇不凡的年轻人和一个神色自若,威猛无双,带有一股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同样的年轻人。正在奋力对抗一群妖兽。

    这群妖兽极其强悍,居然有三头妖将级的王兽,十多头妖王级的强横妖兽,以及过千余头的妖士级部下。

    这种妖兽全身翠蓝,有一双短短的翅膀,看起来宛如蜥蜴,但却身材矮胖挫短,并不想普通的蜥蜴身材修长。

    它们能喷吐蓝色寒潮,数头妖兽叠加起来,喷吐的寒潮威力更盛。

    如果许了看到这种妖兽,必然认得出来,此物名为蓝螭,是上古妖龙的异种,只是这种妖兽原本就极其稀少,在数十万年前就早都灭绝,所以纵然是神话的门主卓云生,又或者长生宗的太上长老,也都不识得此种妖兽的来历。

    这两个各具不同气势的年轻人,正是长生双龙陈景和寇文星。

    陈景把心魔万幻使用到了极致,方圆百里之内,尽数为幻象湮灭,这群蓝螭虽然天赋异禀,但却终究不能识破同列五大仙典之一的六魔诀,大半攻击都落在了空处,根本没有办法伤到两人。

    长生宗的六魔诀分为六种法门:天魔十变,佛魔问禅,道心种魔,妖魔真身,心魔万幻,圣魔合一。

    陈景修炼的是心魔万幻,当初孙仲虎修炼的是妖魔真身,而长生双龙之一的寇文星修炼的却是佛魔问禅。

    他全身金光灿烂,隐隐有佛陀之相,一招一式,恢弘正大,在陈景的心魔万幻掩护下,他每一招都能击杀一头蓝螭,两人互相配合居然不落丝毫下风。

    长生宗的太上长老瞧得连连点头,十分的满意,不管是陈景还是寇文星身上散逸的灵波,都已经突破至了大衍士级数,显然在连番苦战中,两人也各有所获。

    陈景以幻法击飞了一头蓝螭,并且在它身上施加了七重幻法,让其他所有的蓝螭都瞧着是敌人,数十股寒潮集火喷吐,当场把这头妖兽冻成的冰坨。

    他给寇文星施加一个隐身法,然后才有些感慨的说道:“我本来还想跟许了决斗一场,没想到龙华会居然出来这种变故,不得不突破至大衍士,若是再遇上许了,如何好意思以大压小?”

    寇文星满不在乎的说道:“孙家兄弟虽然身世悲惨,但他们并不是努力振作,而是走了最偏激的邪路,本来就不占道理的事情,我是不想卷入其中。没有办法理直气壮,心安理得的去欺负人啊!”

    陈景笑了一笑,说道:“为了师门颜面,总要出手教训一下许了,这家伙天资横溢,修行进境快的好像是飞一样,总让人瞧着不顺眼!”(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