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二百八十九、分手大师
    许了双手插兜,瞥了一眼白帝武馆的大门,就那么悠闲自在的走了进去。

    白帝武馆本来就不禁外人进出,所以也没有人来阻拦他,许了凭着妖气感应,几乎没有走错半步,直奔白秋练的闺房。

    白帝武馆是皇家园林式建筑,气派非常大,白秋练的住所也堂皇的宛如宫室,有三进的院落,六栋独立的小楼,对称式的格局,甚至还有一条小溪潺潺,穿过整座建筑。

    白秋练住的地方,可就是非开放区了,但区区门禁自然拦不住许了,他把身一摇,化为一道清风,须臾就吹进了白秋练住的地方。

    这却是他得了玉鼎老祖独家传授的天象三十六变之一,风云部的六种变化,可以任意变化风云,聚散如意,无形无相。

    许了闯入了白秋练的住所,就提气喝道:“秋练!你怎么没有去上学?我代表老师来家访了。”

    白秋练正跟任灵萱默默对坐,两人面前摆了一壶茶,一张棋盘,但却谁也没有动作,就宛如两个美女雕塑。

    许了的叫声,让白秋练没好气的答道:“许了老师!你想要家访,就赶紧上来吧!”

    许了闻声辨位,变化的清风兜转,须臾就吹到了两个女孩子面前,他也不知道为何任灵萱没有离开,转了一圈,就显化了原身,笑呵呵的说道:“今天周末,我来找你,好几天都不见了,也没有想我?”

    白秋练很没好气的说道:“我想你作什么?”

    许了有些奇怪,瞧了任灵萱一眼,见这位任师姐笑盈盈的,似乎情绪没甚大变化,就随手给自己斟了一杯茶,饮了一口,主动说道:“我们已经确定关系,你不想我,还能想谁?”

    白秋练听得心头一暖。但一想起任灵萱这个大难题,就禁不住头疼,脾气还是好不起来,就冷哼了一声。还是没有给许了好脸色。

    许了也不避讳,小声说道:“我来找你,还有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儿,必须得你来帮忙。”

    白秋练恼怒道:“你还有什么事情要我做?”

    许了把自己跟曲蕾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苦着脸说道:“当初我没有想过。追了好久的女神会忽然转变态度,她又被孙仲虎所害,不得不暂时应承。现在只有秋练你才能解决问题,去帮我跟曲蕾解释清楚吧。”

    白秋练气的脑门都崩青筋,她也没有想到,才回了地球没几天,自己就要面对“小三小四”,还要负责给男朋友分手,尽管这些麻烦都有理由,甚至也不见得就是许了的锅。但还是让白家女孩儿从头梢到脚指头都不爽利。

    她冷冷的说道:“你前女友的事情,我管不着!”

    许了立刻就抱屈起来,叫道:“我跟你之前,虽然追过曲蕾,但真没有前女友。”

    任灵萱噗嗤一笑,插嘴道:“每一个渣男都会这么扯谎,小白沉睡的这段时间,你好像干了不少好事儿啊!”

    许了心头忽然生出了几分警惕,严肃认真的说道:“任师姐,我做了什么好事儿?你不要污蔑我啊!”

    任灵萱满脸哀怨的说道:“没人的时候。你都是叫人叫小萱萱的啊!”

    许了顿时暴怒,大叫道:“我特么还是绝望的生鱼片呢!”

    任灵萱眨了眨眼睛,变戏法一样弄出来一条纸巾,开始半真半假的擦眼泪。哽咽,哭泣,就是不说话。

    许了顿时觉得,自己就算生有一百张嘴,也不大说得清了。

    他暗暗忖道:“难道是任师姐这边出了状况,所以秋练才没有去学校报到?”

    许了历经磨练已经成熟了不少。再不像原来那样,对女孩子的小心思,根本没有感觉。但是他虽然觉得任灵萱会对自己有些好感,但也不至于非自己不可,只要白秋练去说一声,应该就会把这件事完美的兜过去。

    说什么也想不到,任灵萱居然给他玩了这么一出戏。

    许了就算炼就九元算经,也推算不出来这是神马一种状况,他虽然稍稍有些呆,但很快就想出来因对之法。

    许了五指虚虚一抓,就有十余枚光卵在掌心飞舞,任灵萱脸色微微一变,她对其中一枚光卵有莫名其妙的亲切感,这种感觉熟悉到了极致,就好像是母亲最温柔的怀抱,让她眷恋不已。

    任灵萱暗叫一声不好,还未有来得及催动任家的心法抗拒,精神意识就被一枚光卵给吞吸了,整个人软软的倒地。

    白秋练其实心知肚明,任灵萱跟许了并未有那种关系,但是任灵萱摆明要以许了炼剑,也言明已经深深爱上许了,除非能拔剑斩情,不然不会退出,她也无可奈何。

    甚至白秋练都没有办法说明真相,因为一旦她暴露了真相,许了说不定就会反感任灵萱,相思剑法奇妙就在,必须要双方都有情愫,才能拔剑斩情,若是许了不喜欢任灵萱,任灵萱就没法做出突破,很有可能真的倾心相爱,那就是更大的麻烦了。

    白秋练也没有想到,许了居然会用这种方式,暂时摆脱了任灵萱的纠缠,不由得好气又好笑,恼怒道:“就算你解决了任师姐,还有曲蕾那边呢?你还真打算让我帮你分手不成?”

    许了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做出顶礼膜拜姿态,小小声说道:“虽然麻烦是我惹出来的,但还真得你去帮我解决,若是我出面,只怕曲蕾的面子大不好看,毕竟是我的错,让她太难堪了,我心底实在过意不去。”

    许了见白秋练脸色似乎好看了一些,就继续说道:“若是我自己去做,难免会被你怀疑有否藕断丝连,你自己去当然就不会怀疑了,必然是快刀乱麻,迎刃而解。”

    白秋练叹息一声,低声说道:“算是我欠你的,这辈子都还了你吧。”

    许了大喜过望,指了指任灵萱,白秋练随手一招,收入了自己的乾坤手环里,如今也只能等任灵萱醒过来,再继续解决问题。

    许了让任灵萱继承天狐传承,白秋练也存了几分希翼,任灵萱的问题就是相思剑法,也许就误打误撞,让任师姐突破了相思剑法的界限,把问题悄然解决了呢!(未完待续。)

    ps:    ps:暗搓搓的求个月票,请把本月第一张月票投给《一剑飞仙》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