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二百七十九、穷横
    任灵萱眉头一挑,第一个走了出去!

    许了担心任灵萱吃亏,这件事儿又跟他有莫大关系,也只好推门而出。

    白玄在,石矶,白秋练和崔盈自然也不会置身事外,6续也跟着走了出来。

    外面有七八名日形宗的弟子,每一个都脸色通红,怒气勃,这件事儿日形宗不占理,所以大家都憋闷了一口气,就算被人讥讽侮辱也不能还嘴动手,但忽然跳出来一个早就死掉的人,大家都想要借机扬眉吐气。

    任灵萱瞧也不瞧这些人一眼,娇叱道:“楼沧州!你给我出来,就凭这些小虾米,叫嚷再大声音有什么用?”

    一轮紫日从日形宗众弟子背后浮现,一个长身玉立,穿着古装的年轻人,脸上有些尴尬,温声说道:“灵萱!这件事我也很为难,许了既然没死,总不能不给我们日形宗一个交代?”

    任灵萱袖中飞出一口小剑,正要直取楼沧州,却被旁边一只手轻轻捏住,递还给了她。

    任灵萱心头激灵了一下,她的玲珑小剑本身就是一口灵兵,又配合任家的相思剑法,就算修为比她高深数倍之人,也未必能空手接架。

    当她看清楚递还玲珑小剑之人居然是许了,心头更惊,许了这手本事,几乎没有任何烟火气,但却实打实的展露了一手强横修为。

    任灵萱后退半步,让许了从她身边走过,虽然心底有无数疑惑,但任家大小姐还是做了一个聪明的决定。

    许了语气也没什么森寒酷冷,只是淡淡的问道:“我参加七日战争,却被日形宗的师兄一时圣母,带了伶仃魔人回来,断了我的归途。若是我死了也罢,一死百了,但既然我活着回来,我也想要知道。日形宗究竟要给我一个什么样的交代呢?”

    楼沧州目光一紧,不由得微觉难办,他也知道就算没有许了这边的事儿,其他有家人亲眷朋友同门死于这次七日战争的人。也会让那人的至亲偿命,也就是换一个苦主的事儿。

    大家来找许了一行人问难,其实最后也没什么结果,最多就是给许了等人一个难堪,出一口恶气。

    许了堂堂正正的应对。倒是让他颇为为难,楼沧州可不是喜欢狡辩的人。

    楼沧州无言以对,并不代表其他的日形宗弟子也没脸面开口,立刻就有人大喝道:“你又没死?我们日形宗可死了人!”

    许了哈哈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再多死几个又何妨?”

    许了单手一压,刚才话的日形宗弟子就全身如负泰山,双目圆睁,凸出眶外,他的师兄弟在一旁都来不及救援。看着自己的同门生生爆成了一团血雾。

    许了出手就杀人,让所有日形宗的弟子都哗然起来,楼沧州再也按耐不住,双手一推,一轮紫气大日浮现,挡在所有日形宗弟子的面前。

    许了随手掣出了山海棒,刚才他杀了那名日形宗弟子用的就是山海经,面对这些同辈弟子,他完全不觉得需要出动什么了不得的手段,光是洞玄仙派嫡传的山海经就足以应付场面。

    许了掣出山海棒在手。所有日形宗的弟子就宛如面对滔滔海潮,巍峨山岳,凝若实质的气势,就宛如一大片天空覆压下来。让每一个人都喘息不来。

    就算楼沧州已经是日形宗最杰出的弟子,已经凝练罡脉,是日形宗弟子中唯一的天罡士,也仍旧如山气势压的满面通红,忍不住暗暗揣想道:“这人居然也凝练了罡脉,为何所有的资料都说他还是九级妖士?他究竟凝练了多少条罡脉?纯凭气势就能让我们所有人都动弹不得?”

    许了双眼中生出凌厉杀意。他在魔狱中战斗无数场,性格比还没有打七日战争的时候,已经是大不相同。

    他是真有心把这些日形宗弟子尽数杀了,反正日形宗不过是下十三宗之一,门中也只有几个道人境长老。许了甚至都不需要赤精宫四大弟子一起出来镇场面,只要任意一人出手,说不定就能挑了半个日形宗。

    有如此厉害的后盾,许了自然也不怕跟日形宗翻脸。

    在许了身边的任灵萱吓了一跳,就连白秋练和白玄在都脸色微变,三人一起叫道:“许了住手!”

    许了微微惊讶,但还是轻轻收了山海经的气势,抚摸着山海棒,说道:“既然有人求情,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如果你们想要继续纠缠,就来问问我手中的山海棒吧。”

    楼沧州也是乖觉的人,立刻就双手一拦,把所有同门都收入了紫气大日之中,冲着任灵萱和白家兄妹点了点头,表示了谢意,护身的紫气大日缓缓浮空,先离开了这场混乱。

    许了也没有问,但任灵萱还是抢先开口解释道:“楼沧州是日形宗的大师兄,也是日形宗掌教独子,若是你杀了他,就跟日形宗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

    任灵萱稍稍犹豫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他的母亲是我亲姑姑,就算论私交我也要求这个情。”

    白玄在伸手扶额,怪叫道:“许了你怎么杀性这般重?楼沧州跟我们白家也有些亲眷关系,虽然他也来兴师问罪,但最多也就是言语上罗嗦几句,并不会真敢为难我们。没有他的支持,就凭那几个不成器的日形宗弟子,根本也奈何我们不得,现在你杀了人,问题可就严重了。”

    许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语气轻松的说道:“反正已经有一条人命了,再多一条也没什么,反正都已经赚了翻倍,再闹下去也没什么可吃亏。”

    许了顿了一顿,忽然露齿一笑,说道:“我不管是什么原因,什么理由,既然想要弄死我,那就拿自己的命来拼吧!觉得我还没死,就要担什么责任,那还讲什么道理?大家比比谁更穷横就是。”

    许了说话的声音也不甚大,但却在须臾之后,宛如雷霆,滚滚四溢,响彻四面八方。

    讲什么道理……谁更穷横……这几个字反反复复,越传越广!(未完待续。)

    ps:  ps:求几张推荐票和月票,总觉得不求票,对不起大家。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