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二百四十五、赤浆
    白秋练再次把双手按在白蛟光卵上,很快白家女孩儿的意识就被这枚光卵吸走。

    许了伸手扶助了白秋练娇软的身体,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他得到玄金光卵传承的时候,并无任何异兆,虽然后来被九头鸾凤光卵吸入了意识,但只以为那只是意外。

    现在看来,九头鸾凤光卵吸入继承者的意识才是正统程序,反而玄金光卵传承的过程不大正常。

    许了有些担心白秋练,他刚刚救活了白家女孩儿,可不想再出什么意外,当下就把自我意识分出一缕,也钻入了白蛟光卵之内。

    许了有东皇宫至高无上的权限,可以控制所有的传承,做到这一点并不艰难。

    许了钻入白蛟光卵,就面临了第一个选择,他只能带入一种妖力。

    许了没多犹豫选择了九头鸾凤变,一只九头凤鸟在他头顶上双翅一扑,裹着他进入了白蛟光卵。

    “多邪!你又偷懒了。”

    许了张开双眼,就看到了一个娇俏可喜的小女孩儿,正叉着腰,气势汹汹的向他问责。

    这个小女孩儿相貌跟白秋练最少有九分相似,但却年轻的多,只有八九岁的模样,他自己的年纪似乎也不大,就只有十一二岁年纪。

    许了微微一笑,叫道:“你怎么也叫我多邪?”

    小女孩儿叫道:“你从小到大都叫多邪好么?就如我一直叫做白沫!”

    许了哈哈一笑,颇觉得有趣儿,他在九头鸾凤光卵内,也被族人称作多邪,这个名字怕是有些深意,但此刻去也不用去深究。

    许了站起身来,自然而然的握住了小女孩儿的手,说道:“我们回去罢!”

    年幼的白秋练立刻俏脸微微一红,但也没有把小手抽回来,只觉得许了今天有些怪怪的。跟自己特别的亲昵。

    两人所在的白蛟部落,信奉白蛟为图腾,族中的人几乎都有白蛟血脉,能够操纵大水。跟大荒凶兽和其他部族争斗,每每都凭着血脉蕴含的天赋神通大占便宜。

    两人回到了部族,就看到数十名少年男女正在操纵水流互相攻击,旁边还有年长族人指点。这是一种修炼,白蛟一族的年轻人几乎每天都要这般战斗一场。胜者便可得意洋洋,输的人就会抬不起头来。

    多邪在这种训练中,几乎每次都输,故而经常被族中的少年欺负。

    白沫天赋奇佳,虽然年纪幼小,但已经能够胜过了比她年长四五岁的伙伴,经常都会帮助多邪。只是她年纪毕竟还小,同族少年往往不忿,总是几个人联手把她击败,顺带再教训多邪一顿。

    多邪不愿意参加族中的训练。原因便是为此。

    许了有过了一次经验,已经知道这事儿怎么回事儿。

    不管是灵秀族,还是白蛟部落,都是上古时期曾经真实存在过的部族,甚至部族里的这些人都曾经生活在大地上,每一个人都曾经是真实活过,很多事情也曾真正的生过。

    许了并不是真正的多邪,他的实力也非是白蛟一族的普通少年可比,所以此时心态和多邪全然不同,半点也没有惧色。

    族中监督这些少年训练的猛苏。见到许了和白秋练就是眉头一皱,淡淡的喝道:“多邪!你自己不成器就罢了,总拉扯白沫跟你一起逃避训练,可就过份的厉害。白沫可是族中大有前途的人,你以后尽量少跟她一起。”

    许了一笑作罢,他当然不会跟早就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人生气,倒是白秋练大怒,叫道:“我偏爱跟多邪在一起,你们又管得着吗?”

    猛苏大怒。探手一抓,五股水流就冲了出来,直奔许了和白秋练,他不善言辞,就想用武力教训这两个小家伙一番。

    白秋练刚要动手,许了就拉住了她,叫道:“我来!”

    许了另外一只手虚虚一推,就有一道灿烂如黄金般的水流迎了过去,九头鸾凤毕竟是凤凰遗脉,凤凰一族只擅长操纵火焰,根本没有操纵水的身体,九头鸾凤自然也不能操纵“真水”。

    但是九头鸾凤天生异种,可以把凤凰真火化为“赤浆”,赤浆滚滚,宛如涛涛大水,但实际上却是温度奇高的火焰,虽然看似水流,实质上还是火焰。

    许了操纵赤浆,只是稍微一荡,就把猛苏出的五股水流悉数蒸,他甚至都没有把赤浆攻击到猛苏的身上,只是稍稍逼迫,炽烈的热浪就把猛苏全身衣服和毛都燃烧起来,甚至就连空气都升温至无法吸入胸腔。

    猛苏大骇,急忙后退一步,但他很快就现自己的颓势再也没有办法挽回,包括他在内,所有在场的白蛟族人都被赤浆的热浪逼迫,退至了角落,谁也不敢去沾染这股威猛霸道,灼热宛如天上太阳的“水劲”。

    许了也不为已甚,含笑收回了赤浆,淡淡的说道:“这种训练有甚意思,我只须努力修炼一日,就顶得过你们修炼一年。”

    配合他刚才的威风,所有的白蛟族人都不敢驳斥,他们当然不信有这种事情,修炼一日就胜过大家修炼一年,岂不是说许了修炼一年就等于大家几百年的苦功了?但许了刚才所用神通,就算是他们修炼几百年,又如何能够修炼的出来?

    许了慑服了这些人,心头忽然一动,叫道:“从今日起,我就是白蛟部落之王,你们可愿意臣服?”

    猛苏忍不住叫道:“族长和大巫师不会允许你这般作乱!”

    许了一笑喝道:“大荒各部都以武力为尊,我实力强过了族长,强过了大巫师,威慑不能做部族之王?猛苏你倒是给我说说这个道理?大家也都给我说说这个道理?”

    白蛟族人,尤其是那些年轻人顿时都语塞起来,大荒时代人人淳朴,这么简单的道理大家都习以为常,从没想过还有什么更好的道理,一旦许了用这个道理来说服大家,没有人会想到其中的不对劲,很快就有人叫道:“我们支持多邪成为部族之外,他实在太强了。”

    这个声音引起了无数叫好,虽然有些比较聪明的白蛟族人觉得不对,但又想不到可以辩驳的言语,就只好沉默以对。(未完待续。)

    ps:  ps:哭着求票,月票呢,推荐票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