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二百一十、凝练罡脉
    许了催动天妖诛仙法,也只觉得妖气汹涌澎湃,浑厚无匹,比自己自爆诛仙妖身之前还要充盈,只是瞬息间就打通了一道以前所无,从不曾有的“天罡煞脉”出来。

    凝练了一条罡脉,就等若踏入了妖王级数,不但妖气的质会跃升一个频率,运转妖气的量也会暴增。

    许了凝练了一条罡脉,只觉得余韵不绝,行有余力,便不曾客气,两式天妖诛仙法并用,再度凝练了第二条罡脉。这一条罡脉初成,跟第一道罡脉贯通,全身妖气尾相环,顿时让许了化为一头宛如厉鬼,青黑面皮,长手长脚,顶生五枚短角的妖物出来,全身都生出磅礴大力,捷走如飞。

    许了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在妖气沸腾,凝练罡脉之后,居然还会二次妖化。

    这种厉鬼形态,只持续了一瞬间,许了就重新化为一个普通少年,只不过他恢复人身不过几秒钟,就又变化为了厉鬼,因为许了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已经破碎殆尽,恢复人身是赤身裸体,还是厉鬼形象好些。

    茹狂沙自负勇力绝伦,智谋过人,但也没有想到这名“妖人”居然悍勇若斯,甚至不惜吞纳魔气,自爆妖身,也要杀了四名同族。

    他一时凛然,虽然也觉察到许了的自爆有些古怪,但却没敢冲上去加补一击。

    待得许了重新化形,茹狂沙左右盼顾,见其余三名同族都是一样的脸色,立刻狂喝一声,化为一道黑影钻入了地下,另外三名影魔族亦是分头逃窜,生怕被许了冲上来杀了。

    许了有心追杀,但凝练罡脉须得一鼓作气,尽可能多凝练几条,不然日后想要再凝练一道罡脉,就要耗费无数精力。他此时觉得自己仍有余力,便没去追杀茹狂沙等魔人,而是默默催动天妖诛仙法,把第三道罡脉亦复凝练出来。

    第三道罡脉凝练。许了的妖躯又有变化,全身都生出了金银二色的妖纹,脑海中也多了许多传承。

    许了来不及欢喜,就开始凝练第四道罡脉,要知道任灵萱还是在参加七日战争之前。才凝练了第三道罡脉,他能修炼到这一步,未来的潜力已经过了任灵萱。

    第四道罡脉凝练,就艰难了近倍,许了花了接近十倍的时间,才把第四道罡脉凝练成型,他身上的金银两色妖纹转动,生出了宛如生体铠甲一般的结构。覆盖在体表的硬甲,并非纯粹的肉身妖化,还参杂了妖气护罡。兼具诸般妙用。

    许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再没有办法凝练第五道罡脉,也有在初次凝练罡脉的时候,才有这种勇猛精进的机会,日后只能靠水磨的功夫,一点一滴积累,打磨妖气,凝练罡脉。

    许了双手张开,御气驾风,魔狱的气流湍急。只要善于驾驭比地球的风更容易飞翔,他还是次有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再也不用受大地的束缚,甚至感觉不到大地引力的存在。

    “这就是妖气沸腾。凝练罡脉吗?”

    许了催动了吞星式和化月式,一轮明月在身外出现,比原来明亮许多,清冷通透,汇聚的亿万银毫,比原来更细微几分。杀伤力暴增数倍。

    他微微可惜,未能追杀最后的四头魔人,凭他现在的实力,击杀茹狂沙等影魔族,已经轻而易举。

    许了放眼远眺,正要回去自己的阵营,忽然微微一震,他看到阵旗笼罩的虚空不断崩塌。那些影魔族还未来得及破坏两界虚空炼成大阵的阵旗,也未有其他人催动,阵旗的变化,让许了生出了不妙的感觉来。

    只是几分钟的功夫,两界虚空炼成大阵就彻底崩塌,方圆数十里的虚空尽数消失,原地只留下了一个漆黑的大洞,但这个大洞也只存在了一瞬间。

    然后,就有一枚白色的石头跳了出来,跌落在地上。

    许了探手摄起这枚白色的石头,送过去一缕诛仙妖气,不过片刻这枚白色石头就化为墨玉之色,他见过这个东西,在天帝苑里他破坏封印台的时候,得到的封印石就跟这枚石头一模一样。

    许了几乎疯了一样,全往自己的阵地飞去,他甚至都没有遮掩身上澎湃的妖力,没有丝毫顾忌,但当他赶回看守的两座山峰时,还是迟了一步。除了他布置在周围的小天魔幡和黑甲虫,两座山峰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那块地方原本就不存在。

    许了没有费多大力气,因为白色的石头会散虚空之力,所以他找到了第二块封印石,他捧着这块封印石,猛然仰天大吼,心底悲怆不已。

    他没有想到,自己还未到支撑不下去的地步,眼看再有一两天就能打赢七日战争,他又成功晋级,实力暴增,但地球那边却毁了通道,断了他回归的路径。

    许了被遗弃在了魔狱!

    “为什么?为什么都不等我回去?为什么就差一两天,就提前关闭了镇魔碑?这是为什么?”

    许了暴怒如狂,他大喝了数声,但心底总还存有一丝希翼,舍不得浪费时间,匆忙去附近搜索,甚至把黑甲虫和剩余的小天魔幡全数散开,四面八方的去寻找其他的战队。

    一天半之后,许了彻底的绝望了,他又多找到了两枚封印石,也找到了一些参战队伍的尸骸,他们都死的惨不忍睹,但却没有一处两界虚空炼成大阵还保存完好,他再也没有办法离开。

    许了无法猜测镇魔碑究竟出了什么变故,也无法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他唯一还能安慰自己的是,好在白玄在,任灵萱,崔盈,石矶他们都已经回去了,但是他随即就恐慌了起来……

    他一直都把白秋练被石化的雕像,放在自己的小乾坤界里,他一直都以为这是最安全的办法,只要自己打赢了七日战争,夺得愿望果实,就能立刻让白秋练复活。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抛弃,再也回不去地球,他没法回去,白秋练最后的复活希望也不存在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