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一百七十六、你信不?
    白秋练面对迎面而来的“魔手”,一刀就斩了出去,气势惨烈,充满了决绝之意。

    她说什么也想不到,本来一切的好好的,越来越接近她心目中最美好的方向,但却忽然出现了这种变故。

    人生如戏,顷刻反复!

    从满腔欢喜,变得全身心的绝望,也不过就是短短的几分钟!

    许了面对白秋练倾尽全力斩来的一刀,手臂一横,竟然以肉身硬挡这一招。战刀斩在他生满了鳞甲的手臂上,如中金铁,生生把战刀给弹了起来。

    白秋练也没有料到,许了修成麒麟变之后,肉身居然强横到了可以抗衡灵兵的地步。

    其实,若是纯粹的麒麟变,肉身虽然强横,但也未至于到了这等地步,但许了有九玄真法的底子,九玄真法是天下间第一等的淬炼肉身之法,不要说抗衡灵兵,甚至都能够化身为法宝灵兵,硬撼任何攻伐的法术。

    许了反手一抓,就抓中了战刀的刃身,他轻轻一扭,就把这口战刀夺在手内。白秋练虽然平时也颇自负刀法,但却在许了面前,宛如婴儿一般,被轻易戏弄。她不甘心就此被杀,再度使出了白家嫡传的百龙爪,一瞬间连续挥出二十六爪,这已经是白家女孩儿度的极限。

    但每一爪的结果都是一样,麒麟真火护体,不是修为比许了高出一两个大境界,根本就破不了他的护身气劲和麒麟真身。

    许了手握刃身,倒持战刀,随手一抖,这一招看起来朴实无华,但白秋练就是没有办法避开,给许了用刀柄撞中了胸口,一股灼热的妖气随之封印了她周身窍穴,让白家女孩儿动也不动。

    封印了白秋练之后,许了并没有继续出手,而是手抚这口战刀。然后轻轻一送,就投入了万化雷池。

    万化雷池蕴含的无量雷电之气,感应到了金铁之质,立刻就爆十余道湛蓝电光。轰打得这口战刀满空翻滚,甚至都落不下来。

    许了遥遥以妖气纵驭这口战刀,一面淬炼战刀的杂质,洗练灵性,又护住了刀身。免得它被万化雷池毁去。这手本事须得妖气操纵入微,方能做到,许了不但做的举重若轻,还能分出心思来,望着白秋练笑的邪异之极,不知道在打什么心思。

    白秋练又羞又恼,但却动弹不得,只能轻声呼唤许了的名字,希望能够唤醒他意识。

    许了对少女的柔声呼唤置之不理,随手又把银狐剑。山海棒,黄金锁子甲都投入了万化雷池。

    银狐剑诞生未久,淬炼的最快,几乎跟白秋练的战刀一起,完成了雷水洗练,被许了收回来后一起扔到了池边,似有不屑之意。

    山海棒生出山海之力,又是上品灵兵,万化雷池一时三刻也奈何不得,无穷雷电顺着山海棒游走不定。每吞吸一分雷电之气,山海棒就粗大一分,到得后来,已经化为参天巨柱。足足有数十米高,三四人合抱那么粗,通体缭绕雷电,出哧哧咻咻的厉啸。

    黄金锁子甲比山海棒品质更高,若非内部的阵法损坏大半,最巅峰时期乃是一级神兵。足以让妖神级存在也生出抢夺之念。

    纵然现在阵法损毁大半,只剩下了万化归真,法天象地,八部龙象,周天祭神四座阵图,仍就算是上品灵兵中最绝顶的级数。

    万化雷池的无量雷电之气,灌注到黄金锁子甲上,被万化归真阵图吸收,当真是有来无回,不拘多少万化雷水也尽吞的下。

    只是几十分钟的功夫,足有一座大湖般广阔的万化雷池,就生生降低了十余公分,被黄金锁子甲吞噬最少能把让北都市降下一场大暴雨的水量。

    黄金锁子甲熠熠生辉,万化归真阵图终于被彻底激活,开始吞吐元气,灌输到了法天象地,八部龙象,周天祭神三座阵图,让这三座阵图的威力也层层拔升,最后化为一座三十公尺高的黄金巨神。

    许了改变过黄金锁子甲的造型,全新的黄金锁子甲不但覆盖了全身,还有面罩遮挡,纵然没有人驾驭的时候,也无人能瞧出来内中端倪。

    许了忙着淬炼四件灵兵,白秋练的内心已经崩溃了几回,她本来以为许了必然会杀了自己,已经绝望,但许了忽然去祭炼灵兵,暂时没有理会她,这种等待异常煎熬,让白家女孩儿不知怎生形容,此时此刻的情绪。

    许了先探手虚虚一抓,想要把山海棒抓起来,但是他此时运转的妖气是蜕变了凡质的麒麟真火,跟山海棒的山海经禁制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虽然仗着麒麟真身的强横,仍旧把山海棒提了起来,但这件上品灵兵却生出了抗拒之力。

    山海棒就如一件活物,再非是黑沉沉的铁棒模样,时而扭曲如弹簧,时而挣扎如大龙,想要把控制自身的力量弹开。

    许了几乎是不假思索,就转换了麒麟真火为玄金妖气,然后再转换为吞海玄鲸妖气,随着妖气的转化,山海棒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再不抗拒,乖顺的纳入了少年的掌控。

    但随着妖气的转化,许了眼中也渐渐清明,刚才的一举一动映上心头,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暗叫一声糟糕,心道:“白玄在也修炼成了麒麟真身,怎么没有看出来有甚失控的征兆?偏我就差点失去了神智?刚才还差点就杀了白秋练,麒麟变必然有什么的古怪之处,以后再也不能运使这一卷妖神经的功法了。”

    许了探手一挥山海棒,满脸都是尴尬,要是他仍旧为麒麟真火逆走空中,此时必然张扬霸道,使出一套惊天动地的妖族武学来,酷帅拽霸,兼而有之。

    但是现在他满脑子就只想,该如何跟白秋练解释,刚才他做哪些事情,并不是故意!

    许了讪讪的双手一搓,把山海棒缩成铁针大小,收入了自家的小乾坤界,也臊没搭眼的把黄金锁子甲收了,化为一套手办大小的黄金铠甲,也扔去了小乾坤界里,然后才走到了白秋练的身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要说刚才是开玩笑……你信不?”(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