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一剑飞仙 > 一百六十七、霜角和雷牙
    ps:下一更十点,大家投了推荐票和月票就睡吧,晚安!

    许了真没有想到,白玄在居然不战而逃!

    袖里乾坤剑在同阶几乎无敌,但越级挑战的时候就有许多限制,白玄在当机立断遁走,许了就只能眼睁睁瞧着,他修为不足,剑光及远之后,就没本事操纵自如,只能一压剑光又复将之尽数收回。

    尽管收回的剑气会散逸三成以上,但好歹还能让许了再有一击之力。

    白玄在只觉得丢脸之极,根本无颜回头,腾空去远,丢了一句话,喝道:“小子!没想你居然也修炼了袖里乾坤剑这种无赖的法术,还比白仙嵇更胜一筹,能出这么多道剑光来。老子这次认输,今后你走衰运的时候,不要给我遇到……”

    他倒也干脆,被许了一击吓退,就径自走了,临走前还没忘记了,把他带来的女孩子凭空摄走,许了不知道这个女孩子的身份,也未有出手阻拦。

    许了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潜运九玄真法把残存的诛魔剑气重新熔炼,威力不足的合并归一,如果白玄在冲回头再战,就会现他已经虚有其表,再不出同等威力的一击。

    白玄在只要稍微周旋,就能耗空他的剑气,到时候随手反击,就能将他击败。

    几十个呼吸之后,许了储藏的剑光,虽然锐减至七百余道,终究恢复了一战之力,熔炼剑气完毕,少年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天空,说道:“我们是不是就只剩下了你七哥白夏阿一个对手了?”

    白秋练笑道:“三堂哥白玄在都被你一剑逼退,这个消息最多五分钟就会传道七堂哥耳朵里,他绝对不肯再上祖地,自讨没趣了。”

    许了哑然失笑,颇觉得有趣儿,说道:“那我们岂不是十成十能拿到你们白家的灵兵传承?”

    白秋练摇了摇头,说道:“灵兵传承之所以要很多人来试。就是因为失败的几率太高,往往十次灵兵传承试练,只有一二次能成功。霜角和雷牙百年内已被拿出来十二次了,但仍旧没有人获得这对上品灵兵的传承。”

    许了一笑说道:“所以你们白家才会开放一半的权限给外人?”

    白秋练也一笑答道:“外人想要获得白家的祖传灵兵还有许多限制。非是白得那么便宜。”

    许了也知道,白家这种妖族豪门若是真如此败家,也不会积攒起来如此雄浑的家底了。他对白家的祖传灵兵,也没什么贪得之念,倒是浑身轻松。

    他本来就是帮忙白秋练。不是想要给自己图谋些什么。

    白秋练跟许了站在一块,过来一个多小时,白家祖地山峰顶的翠碧深潭,忽然哗啦啦水响,然后就有两道光华冲霄,交头剪尾,在夜光下遨游。

    许了催动了控鹤功,望空一招,这两道光华锋锐无匹,只是稍稍掣动就撕裂他的控鹤功气劲。

    两道光华似乎被许了的鲁莽激怒。交头剪尾往下一落,就要把许了绞杀当场。

    许了哪里会怕两件无主的上品灵兵?若是霜角和雷牙这对上品灵兵在白玄在这种人手里,人和兵刃之间互为辅助,相得益彰,,足以让白玄在的战力激增,杀力提升一倍以上。

    但光是一对上品灵兵,纯凭气机感应追逐敌人,许了又何惧之有?

    他掏了掏耳朵,扯出一根黑沉沉的铁棒。一招杀神灭道轰出,山海棒和霜角,雷牙两口灵兵硬撞了数十次,终究是山海棒有主人相助。在许了妖气全力灌输之下,生生把两口上品灵兵打飞。

    许了倒也没怎么想,该如何收伏霜角和雷牙这对上品灵兵,他手拎铁棒,正在寻找战机,对阵这种完全没有破绽的兵器类的宝物最为艰难。因为完全没有破绽可供攻击。

    白秋练抽出了许了所赠的战刀,在掌心轻轻一抹,掌心顿时鲜血淋漓,她望空伸手,默默念诵咒符,高喝道:“白家三十三代传人白秋练,恳求霜角和雷牙两口灵兵垂怜。我若是得了霜角雷牙,必然卫护白家,纵然前方危难无数,也决不后退半步。”

    白秋练誓之后,就开始念诵经咒,许了听之不懂也不想去学习,反而往稍远处退开了些,免得干扰到白秋练。

    霜角和雷牙两口上品灵兵,在空中盘旋甚久,忽然一起落下来,一口直奔白秋练,一口直奔许了。

    许了剑白秋练似乎胸有成竹,便没有出手干扰,只是专心对付奔自己而来的这道光华。

    这道光华盘绕,隐隐有剑法路数,许了使山海棒斗了十余招,这道光华并不凑前,他瞧了一眼白秋练,正挥舞他所赠的战刀跟另外一道光华斗的激烈,心头微微思忖,就换了银狐出来。

    这一次,奔向他而来的光华,却不在躲避,而是凑近来,把一套剑法使开,犹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许了好歹也是通过了洞玄仙派十二剑关的人,洞玄仙派可是十八仙派中,号称剑术第一的剑修门派,论剑术之精,几乎天下无双。白家的剑法虽然高明,却也越不过洞玄仙派去。

    许了仗着银狐剑跟这道光华恶斗了上百招,终于仗着更高明一筹的剑法,生生压住了这道剑光。

    这道光华似乎也受了许了降服,变化越来越迟缓,最终被银狐剑一压,化为一道霜亮如银,灿烂如雪的短剑。

    许了探手一抓,这回这口短剑并没有任何反抗,就被少年抓在手里。

    许了催动了玄金妖气,这口霜角剑并不反抗,任由他祭炼,一时三刻不到,许了就把这口短剑双手一搓,化为一口银针收入了自家的小乾坤界里,然后才去瞧白秋练。

    白秋练学剑天赋,虽然比许了略差,但也是一等一的天才,她也渐渐能够应付雷牙剑的变化,双手挥舞战刀,使出了一套同样的剑法,刀光化为光圈,把雷牙剑圈在其中。

    许了瞧了一会儿,就知道白秋练必然可以收伏这口雷牙剑,就没有插手帮忙。

    果然白秋练刀光渐渐收缩,雷牙剑所化光华渐渐飞腾不开,最后也一声轻鸣,落于刀光之内,被白秋练顺手收了。

    收伏霜角和雷牙的过程,比许了预料的还要容易,虽然他也知道,若非自己能通过十二剑关,又复十二剑芒归一气,练成了诛魔坚决,绝无如此容易,但仍旧有些轻松,暗暗忖道:“不知道白秋练接下来要做什么?她好像说过,不想要这两口上品灵兵。”(未完待续。)
龙8国际